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田敬文随笔】柳韵依依

2019-03-24 22:1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柳,自古以来就被描写得很美。《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把柳描写得像一个女子,轻移莲步,款款而行。欧阳修的千古名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只一个“柳”字,就让这黄昏突然之间有了意境,有了心情,有了羞羞怯怯的情怀。
       报春花亦晚,枝头看鹅黄。早春二月,“弱柳青槐拂地垂”,“吹面不寒杨柳风”。柳是春的使者。春寒料峭,迎风摇摆的柳最先带来春的消息,酥枝拂风,吹面不寒,燕子衔泥,水面初平,杏花初雨,浅草没蹄……春,随着柳的召唤姗姗而来!
       柳是诗的精灵。春风里,阳光下,柳舞动着柔软的枝条,从古到今,不知惹得多少文人雅士诗兴大发,挥洒豪情:“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柳丝闪烁,杜审言携着“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春江”款款而来;柳絮飞扬,李白吟着“风吹柳花满店香”潇洒而行;柳树灵活,一代伟人毛泽东盛赞“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挥笔赋诗。万里乾坤,柳色青青,历代诗人以柳入题歌咏不绝,千百年来已形成情趣盎然的柳文化。
       柳是美的象征。万物枝头匆匆过,唯解风情说细柳。房前屋后,河岸湖旁,村头巷尾,但凡有柳枝一摆,便立时有了生机,添了灵气:水清亮了,境清幽了,人清爽了。微风习习,柳丝轻摇,飘逸、婀娜、娉婷,如烟、如岚、如幻;远眺,绿浪腾涌,碧云接天;近抚,温婉佳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散发的脉脉清香,似恋人发际飘过的喁语……
       柳是韧的化身。《易经》上说:“柳者,易生之木也。”柳树生命力之强是树木家族中少有的,山坡、沟壑、村旁、河边,只要有土,哪都可以生根发芽!甚至随便那么一插,过些时日,一棵新的生命就开始扎根萌芽了。即使严寒酷暑,风吹雨淋,也无惧无畏,卓然挺立。春尽的时候,柳还会吐出一树的絮花,飞飞扬扬,将生命再一度地播向四面八方。《太极谱》上说:“韧如柳,坚如钢”,讲的就是这种境界吧!
    “一树春风万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面对那一行行、一片片的柳,总让人读出欣然,读出亲切,读出陶醉,读出质朴,也读出了敬畏!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