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梓钧散文】应是“草长莺飞四月花”

2019-05-01 11:1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最近,内地的朋友们在微信朋友圈里晒着花开、草绿,出门踏青的图片,更有借着春风放风筝,将“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村居》这首诗中描绘的情景表现的淋漓尽致。
可是,看看克拉玛依,现在还是灰黄一片,到处显现的是枯色萧条。小草没有露出头,柳树没有抽芽,更别说是什么开花了。是的,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晚。
对季节的变幻一向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往年“三·八妇女节”的时候,已经可以穿外套了。今年已经到了三月底,还裹着厚厚的棉衣,不仅身体上感觉到臃肿,好像心灵也被紧紧束缚着。
抬头望向天空,也是灰蒙蒙的,似乎有半个月都不曾见过阳光。窗外的树,枝头依稀挂着几片枯黄的叶子,看上去光秃秃的,显得孤寂落寞,有气无力。
每年到2月4日立春的时候,都有莫名的兴奋。虽然立春了不代表春天马上就来,但似乎随着立春的到来日子会越过越热,越来越有春的气息了。今年,零下二十多度的时间特别长,气温迟迟不回升,路边的雪也不化, 时不时有冷空气侵入,北风一吹更是如刀割,便越发觉得这个冬天难熬了。
克拉玛依位于中纬度内陆地区,是属于典型的大陆性气候。这种气候本来就使得春、秋两季很短。加之今年气温回升慢,今年的春天姗姗来迟了。
不过幸好到了3月底,天气一下子暖了起来,连个过渡都没有,棉衣脱了,大衣还没有来得及上身,就已经到穿单衣的时候。尤其是这两天,阳光明媚,天似乎也一下子蓝了起来,心情便也跟着明朗了。
是啊,春天来了,虽然已经快到四月了,但毕竟还是来了。想想,心里都好像开出了花一般。
小区里两两三三的桃花、杏花开了,一朵朵艳态娇姿、胭脂点点,远远望去犹如红云一片,养眼极了。尤其是杏花,在含苞待放时朵朵红艳,随着花瓣的伸展,色彩由浓渐渐转淡,到花谢时就成白一片,似乎开花用尽了全部的气力。
路边的榆叶梅,是很热闹很艳丽的一种花。花开了,有的枝头拥挤繁茂,艳极了,就像桃色的云彩;有的枝条上只开有三五朵,有种疏疏的淡然,却不失英气;有的或只有一朵俏立,却倔强张扬,一点也不显得单薄。无论是繁茂还是疏然,迎风摆动时,都显得妖冶而柔软,美丽又灿烂,让人挪不开眼去。可惜没有趁着月色看过,王鹏运有两句词道:“只愁淡月朦胧影,南验微波上下潮。”这是写月下海棠花的,但我想,若是在月色中看榆叶梅,大约便是这种光景吧。
公园里的花草树木也生机勃勃地展现着自己独有的姿态。小草偷偷地抬起了头,吐露着新芽,给草坪染上了绿意;黄色的迎春亭亭玉立,却又沁人心脾,让人赏心悦目;粉色、白色、红色……桃花、杏花等各种花凑在一起,热闹极了,呈现出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大农业更是“满园春色关不住”了,紫红色的榆叶梅、粉红色的桃花、奶白色的苹果花,还有很多叫不上名的花,红的、粉的、白的、黄的……都竞相开放。盛大的花季到来了,树沟里、草坪上、田间地头,抑或不起眼的角落里,目之所及,繁花似锦。
似乎,整个克拉玛依都弥漫着浓浓的花香,那香味悄无声息地钻进开着的窗户,诱惑着沉闷了一个冬天的人们。
呵,4月的克拉玛依,才是“草长莺飞”啊!
作者介绍:笔名:梓钧、左瞳。真实姓名:殷亚红,克拉玛依人,性别女,汉族,现供职于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党群工作处。2002年开始发表文章,消息、通讯、散文、诗歌、小说,作品散见于《中国石油报》、《新疆石油文学》、《新疆石油报》、《克拉玛依广播电视报》等报刊。系克拉玛依市作家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