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玉霞散文】水街印象

2019-05-22 16:3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水街印象

李玉霞

       初次听到水街这个名字,总以为是以水为街的江南水巷,真正来到水街,才发现它终究没有脱离北方的气息,只不过是傍水而建的一条狭长街道。
       水街的水并无特别之处,既无大河的滔滔不绝,也没有小溪的清澈舒畅,只是波澜不惊的一湖碧色,浓浓的绿色似乎凝固在了水里,使得水并不清澈,甚至有些浑浊,不曾发现有鱼。如果不是随着地势的起伏,人为地用几层岩石拉开了水的距离,使平静的湖面突然显出了一个小小的水幔,你很难发现水还在流动。
       有水的地方必定有桥,这里不乏低矮的水泥桥,宽阔的木桥,用石头随意摆布的石桥。游人中有胆大的踩着两行石头一路惊险地到了河的对岸,大多数人还是踏上寻常桥,随心所欲地欣赏两岸的风光。最是一座用竹板搭成的软桥富有特色,不过那不是用来渡游人的,一伙年轻人正在桥上做着他们的游戏。偶尔有一两只船随意地划过来,船上的人懒洋洋地摇着手里的桨,他们哪里是划船,分明是陶醉在这醉人的春光里。
      水和桥成就了这个地方一个响亮的名字:水街。人们奔着水而来,却认识了一条不同凡响的街。凭借两岸大大小小的茅草屋以及它们古色古香的名字,你几乎要断定此地可能是从远古遗落下来的一个村落或集市。再往里走,若不是那些小商贩身着现代人的衣饰,你会怀疑自己已经穿越到古代,误入了一座皇家园林,或者是踏进了一处世外桃源,很担心会惊扰里面正在休憩的达官贵人或来此处隐居的某一个隐士。看到那一扇扇粗拙的木板门,灰色砖瓦堆砌的院墙,你会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里是否会走出一位穿汉服或青衣的女子?也因此生出一些遗憾,那些小商贩为什么不穿古装呢?那样不是更与他们身后的建筑相吻合么?
       水街以茅草屋、柴扉、青砖瓦来表示它的古,也并不拒绝现代元素,却让人丝毫不觉得突兀或不协调。那些掩映在竹林、树木下的青砖小楼,一套桌椅,三五个人,远离喧嚣的尘世,享受着世外桃源的怡然自得。一条陡峭的幽径两旁繁花笼罩,似乎是大自然有意搭成的花之门。很想到里面去看看,那里又会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呢?
        水街的精魂在于它接地气,任谁都可以随意踏进这里,一个茅草搭就的街门丝毫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百姓大舞台”发出这里最嘹亮的声音。一方简易的舞台,一班擅长吹拉弹唱的人组成了一个现成的秦腔戏剧班。舞台正上方有遮蔽风雨的屋檐,四面则是敞开的,即使演员的化妆、换装也清晰可见,少了以往戏剧演出的神秘与好奇,多了一份亲切。演奏乐器的人虽在台上,却坐在露天里,阳光直射在他们的脸上,庄重而又陶醉。
        台下的观众席却很讲究。木制的崭新桌椅整齐地摆放在两边的长廊里,一侧还有卖吃食的小摊点。他们静静地守候在那里,以饭食的香味做诱饵,只等你看戏看得饥肠咕噜。一边看台上演唱,一边吃着饭菜,别人也在看着你,不得不表现出一份优雅来。传统的秦腔,简易的舞台,随意的观众,一伙秦腔爱好者的甘愿付出,让这个舞台来自于百姓,回归百姓。舞台点亮了水街的一草一木,使得它们皆有了灵性。
       水街的闻名,不仅在于水,在于街,更在于那些人!

       李玉霞,女,陕西省千阳县人,教师,爱好读书,平时多与文字打交道,喜欢记录工作与生活中的点滴,留意自然的一草一木,用心感悟身边的人和事,在乎生命的每一个细节。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