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杜鹏霄随笔】仗剑而歌

2019-05-28 17:1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仗剑而歌

         杜鹏霄
 
   冠军之战的对手白礼阳比郭宸曦高半头,虽说是U八组比赛,但从模样上看来,要比实际年龄大一两岁。白礼阳的成绩和郭宸曦一样,都是三战三胜,但从小分来算,白礼阳显然高于郭宸曦,臂长膀大腰圆,是他从开始走到决赛的有利条件之一。相形之下,郭宸曦则显瘦小细弱,
灵巧多变则是他取胜的重要法宝。
决赛是强者的对话。比赛现场,几百双眼睛翘首相望。
郭宸曦站在长条形的红色地毯上,丁字步,侧身对着白礼阳。手中的佩剑轻轻举起,剑尖向上,在空中略微停顿了一下,向对方致以赛前的致意。这一古老的礼仪,郭宸曦早已烂熟于心,致意的同时,郭宸曦透过头盔面罩上的视孔,看到白礼阳的一双眼,在有机玻璃视孔后边,闪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看到这目光,郭宸曦的眼睛也瞪了起来,比平常的眼窝大了一圈。
郭宸曦不是刻意到男子少儿组来练佩剑的,学校老师问他想参加佩剑兴趣小组不?他说,好吧,我报上一个名吧。在让老师填上了名字,置办剑具之前,佩剑是什么,怎么个玩法,他连一点都不知道,只是凭着年少,一时的兴趣,撞到这个项目里来了。一练就是大半年。半年下来,兴趣不减,倒也小有长进。
裁判的哨音响了,比赛拉开序幕。郭宸曦和白礼阳的剑身有力地碰撞在一起,发出很响的声音。用力的强度让两人感到虎口都有些微微发麻。郭宸曦闪电般出击,剑身向左一拨,剑尖向右一带,刺向了白礼阳的胸部,得了一分。第一局结束,双方退回,准备第二局的开始。
佩剑是由马刀砍杀术而来,有弯月形直形不等,左右开刃,前后砍杀自由。只要一方任意刺中对方腰部以上,头部以下部位就得一分,巡环赛得满五分为胜,冠亚军决赛得满十分为胜。郭宸曦就是这样记满了三场五分,走向了冠亚军之战。无疑,白礼阳亦是如此。
第二局开始,白礼阳也不示弱,很快还了郭宸曦一剑,得一分。双方成绩为1比1。
第三回合白礼阳似乎强于郭宸曦,很快又得一分,第四回合再得一分,把比分拉成了3比1。成绩对郭宸曦来说稍有不利,但郭宸曦找回了感觉,第五六回合回合采用毛文教练教给的战术:把剑高高地横在头上,有意向后退步,待白礼阳向前进攻头部疏于防守时,剑尖直刺白礼阳的头部,白礼阳中招,连得两分,双方再度战平。第七回合,郭宸曦乘胜追击,再下一城,将比分超出,以4比3领先对手一分。第八回合白礼阳发力了,运用欲擒故纵之术,又得一分,再战时再得一分,比分很快由原来的4比3变成了5比4,对手领先一分。这样的比分,似乎得益于白礼阳身高臂长的优势,很快由原来的下风平局,一跃占了上风,比赛朝着有利于白礼阳的方向发展。白礼阳只要再得五分,就可以将金光闪闪的冠军奖牌挂在自己胸前。而郭宸曦还得得六分才能完成一个冠军的梦想。六分,谈何容易,冠亚军决赛非比平常,都是势钧力敌的选手,不是想得就能得到手中的。
郭宸曦的教练毛文知道,这样的比分在所有冠亚军决赛中算不了最危险的时刻,也到不了赛点。但这是一个重要的关口,如果在5比4的比分上顶不住,比分一路拉下来,不但分数上要吃亏,而且在心理上也要受到很大的影响,直至失去眼看就要到手的冠军奖牌。坐二望一,虽说亚军已然到手,但能拿到冠军,可是每一个教练终级的梦想。
第九回合结束时,毛文叫叫了暂停。白礼阳快步跑向自己的教练,让教练面授机宜。郭宸曦站在毛文面前,将面罩从头上拉了下来,一张稚嫩的脸颊微微发红,鼻尖上的汗珠闪闪发亮。九场比赛已经让他大汗淋漓,汗水从面颊上如小溪一般哗哗流下。毛文是一位有着多年教龄的专业运动员,参加多次大小不同的比赛,有着深厚的基本功和丰富的训练经验,对瞬息万变的比赛情况也有着敏锐的洞察力。毛文拍着郭宸曦的背,鼓励着着说,打得很好,就这样打,别看对手领先你一分,但是对手已经有点脚步紊乱了,这是体力上的不支,也是训练中基本功不扎实的暴露,稳着点,还用老战术,一定能赢的。郭宸曦不知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向毛文点了一下头,说了嗯,准备再上战场。临走时,毛文再次拍拍郭宸曦的背说,注意,千万不要错步,不要错,倒脚向前向后。
郭宸曦缓了口气,戴上面罩又走上了赛场。
按规则,选手只能以丁字步站立,进攻后退,都得保持一个姿势,不能双脚交叉着向对方进攻,如若这样,便被判为“错步”,被判为错步的选手,拱手送给对方一分。这样的错误在初级比赛中,因为基本功差异,屡见不鲜。丢一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罚分产生的情绪影响,将给比赛带来灾难性的结果。这就是规则,规则是什么?是准绳,是法,法的背后就是公平和正义。所有比赛都是在公平正义的旗帜之下进行的,依如底线,一旦突破,得要付出代价的。
第十局开始,还未战几下,白礼阳鬼使神差般错步,被判罚一分,记在了郭宸曦的成绩薄上。5比5。两人的比分再次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如果不是这个错步,如果不是被罚一分,如果不是被罚的一分记在郭宸曦的成绩薄上,或许,白礼阳会一路大杀大砍,大步流星地走向冠军台,低下头来,让颁奖嘉宾将闪闪发光的奖牌挂在脖子上,何等的荣耀,何等的自豪。可是,接下来的比赛并非如此,结果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比赛一路属于郭宸曦,也可能由于对手的错步,给郭宸曦带来了胜利的勇气,情绪更加沉着,头脑更加灵活,目光牢牢地盯着对手,寻觅错漏,寻找战机。
白礼阳似乎被罚得乱了方寸,情绪失控,步伐紊乱,一错再错,连续被判罚五分,这在同样的比赛当中,是不太常见的,也是绝无仅有的,比分从5比5跳到了9比5,郭宸曦领先,把比赛引到了赛点。再有一分,郭宸曦就将退下比赛场地,昂首走上领奖台,向着冠军奖牌致意。
第十五回合开战前,郭宸曦看着对方。显然,对手被错步的违规弄得乱了阵脚,眼睛中露出了沮丧的神色,同时心理上受到了太大的压力,失去了信心,站在比赛场地上,一返上场前的虎虎生气,显得无精打采,无心恋战。郭宸曦抓住对手自乱阵脚的机会,一剑封喉,刺中对手的臂膀。得,10比5。比赛结束,冠军之花开落在郭宸曦的身上。
决赛鸣金收兵。这是“西安市二0一九年未央杯击剑公开赛” U八组比赛的最终结果。冠军:金色光击剑俱乐部郭宸曦,亚军白礼阳。
郭宸曦仗剑而归。脱下面罩,露出了英俊而帅气的脸庞,也露出了胜利的笑容。U八组,二十多位选手相互砍杀,能从此中冲杀而出,不能说太不容易,但一定可以说,过关斩将也极为不易。这笑容几多甜蜜几多幸福,一定在郭宸曦幼小的心灵上深深铭刻。
郭宸曦站在领奖台上眺望前方,一群人,一群怀揣冠军梦想的人,正向自己站立的台上观望着。他似乎还不理解,台下的人们是在用一种仰视的心理看着冠军的,而他全然不知,只是羞羞答答地站在台上,低下头来,让组委会的嘉宾将一枚闪光的奖牌,挂在了脖子上。
郭晨曦开心的笑了,心中阳光灿烂。他是冠军了,冠军是什么?冠军是荣耀,是骄傲。更准确地说,冠军是教练员用心血浇灌的一株参天栋梁,是剑客用汗水和勇气砍获的丰硕成果,是意志和智慧开出的绚丽之花。期盼和告诫都在这三句话之中。至嘱其后,铭记为要。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