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翔鹰散文】阴夜

2019-06-11 18:3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一群人站在院子里,有的闲聊有的忙活着跑来跑去,似乎是家里在办着什么事,似乎回到了二三十年前,家里无论操办什么事都是在自家的院子里操办,支起锅灶请来乡间的大师傅和全村的人来,一边帮忙一边吃席,这种场面不是红事就是白事,而一般情况下只要有小孩子在的不用说应该是红事了,应为红事是喜事不是嫁女儿就是娶媳妇,父母都会带上自家的小孩子,一是为了让孩子们凑凑热闹二是让孩子们吃顿大餐解解馋,也沾沾喜气。说实在的,那时候的生活水平真的是很清苦,因此不管谁家有喜事村里人总是会全家上阵,一起去吃席,大家也都习惯了,不管谁家做席也总是会按全村的人口去计算席面。只是不管那时有多馋,有多想带着孩子吃大餐但大人们一般都是不会带着孩子参加白事的,即便有孩子自己偷摸着去了也会被大人们呵斥回来,如此的原因自然是因为红事喜庆吉利,白事自不必说就是埋死人的场面感觉很晦气很不吉利谁也不愿自家的孩子去触霉头。

      正玩着呢无意间看到从房子里不停地往外冒着黑气,而且那黑气里透着一股子的阴森诡异,令人不寒而栗,看着我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跑去哥哥跟前跟哥哥讲 “哥,你看那房子里好像不对劲,怎么不停地往外冒黑气呢?”。哥哥正忙着呢,并没有看见房子里有什么不对,听我一说便抬头看去“咦,这是怎么回事?”,哥哥脸上现出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有几分惊异又有几分不安,这令我更加害怕有些毛骨悚然,忽然就想到是鬼。站在哥哥身边的姨父(是嫂子的父亲)却不声不响地朝着房子走去,而且只身进入屋里,那黑气越来越浓将整个院子都笼罩起来,我们什么也看不到了,但不一会那黑气居然散去,当黑气散尽我们发现姨父正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凉棚底下,他手里拿着一把点燃的香煞有介事地拜着,拜了几下就将香插入不知何时支起的香台上的香炉里,再往前一看那凉棚的梁柱上居然挂着一口晃晃悠悠的小棺材,看上去很精致很袖珍的那种,有些讶然,可当姨父拜完上好香那口棺材居然就静了下来,再也不动了。随后姨父就走回我和哥哥的身边,他跟哥哥说“没事,是你姨娘她是想着孩子要出嫁了,这么大的喜事她也来凑凑热闹,看一下孩子”,天,姨娘不是早就死了吗,那就是说是鬼了晕,心里一下就开始七上八下的敲鼓,正惊慌呢,突然就被一阵鸡鸣叫醒。

      人都说日为阳夜为阴,感觉自己此刻醒来正是从阴间里回到了阳间,鬼最怕的就是黎明时刻的鸡鸣,不管是何种鬼魅只要遇到鸡鸣就会自动消失。人与鬼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不该再有任何的交集,不管是善意或是恶意,人就是人鬼就是鬼,就该人走人的道鬼走鬼的路,不可逾矩,否则就会被黎明的鸡鸣封杀回去。如此想来我是该感谢村里这些勤劳的鸡子们了,谢谢它们守护了我的暗夜,守护了黎明之光,让我安然地重返人间。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