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赵小勤随笔】肚兜,远去的思念

2019-06-29 10:4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夏天,是记忆里穿肚兜的季节。
     每年夏天,祖父都会穿上曾祖母为他做的肚兜。
     肚兜穿起来简便,凉快。套上脖颈的绣绳,把左腰上的绳绊牵起,绾在右腰的绳环上就算穿好了。
     藏蓝色或者酱青色的丝绸做成肚兜,是祖父炎炎夏日的简单衣装。上面总会有些花草鸟兽的绣花图案,分别缠绵于肚兜上部,下部,以及横跨中部袋口的周边左右。就连袋口都花花绿绿的绣着锯齿波纹。
     肚兜上,分明是曾祖母绣线游走的满满母爱。
     祖父的肚兜,除了承载了母爱,还装满了对子孙的宠爱,装满了我们儿时馋涎的记忆。
     小时候,祖父的肚兜里常常装有糖果。我们顽皮不听话的时候,祖父会从肚兜里变戏法似的掏出糖果来。所以我们总是喜欢围着祖父前呼后拥,抱膝绕腿,馋着肚兜里的甜蜜。
     祖父经常会去山沟里割牛草,肚兜里时不时会摘回来些杏儿啊,桃儿啊,被野果汁染坏的粗布帕包住的覆盆子啊,桑葚啊,还会有能穿成手镯项链的红玛瑙……呵呵,祖父的肚兜,就是我们儿时欲滴的垂涎。
     一次,祖父给我一毛钱,让我帮他去买打火机用的火石,一毛钱能买五个。我们发现,原来肚兜里除了糖果,还有粗布帕裹得严严实实的元,角,分。最小,最受宠,最淘气的妹妹总是能用骗哭啊,哄抢啊,缠出几个分币,或是几毛来之不易的钱来,然后欢呼雀跃呼朋唤友的飞奔去买零食。每当这个时候,祖父总会嗔怪着,然后笑着自顾不暇的用帕布包住剩下的钱小心翼翼的又装进肚兜,生怕淘气包再回头来抢。
     那年春天,祖父没等夏天穿肚兜,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祖父离开我们虽然已有二十六年了!但每年夏天一到,就会想念宠爱我们的祖父,和他装满糖果的肚兜。
     那肚兜里的甜蜜,是盛夏远去的思念。

赵小勤,陕西白水农民,佛门弟子,爱好文艺,生活简单朴实。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