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赵小勤随笔】夏风

2019-07-26 12: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夏风

       夏风是夏的孩子。很调皮,很多变,很快乐,也很可爱。
       正是大暑时节,初夜闷热难耐,尽管纳凉等风的人们,等不及顽皮的风儿到来,尽都散去了,它还是依然躲藏得无有踪迹。
       中夜前夕,窗外花椒树的枝叶沙沙作响了,玻璃窗紧跟着“当当当”响起来,是夏风!它先是轻摇枝叶,而后扣响玻璃窗户,告诉睡眼惺忪的人,我来了。
       它轻轻的,缓缓的,柔柔的从纱窗飞进,拂过发际,拂过脸庞,像孩子亲吻母亲一样的温馨。又拂进耳朵,像是要挑逗瞌睡虫儿,要它起身来陪它玩。盖上薄薄的毯子,瞌睡虫任那风儿肆意拂动,满是惬意的渐就睡去。
       黎明前夕,那风儿竟带了些寒意。袭扰得薄毯子下的人蜷缩着身子,下意识裹得严实了一些。
       这个季节最后一个节气里,早起的鸟儿在摇曳的枝头上呼朋唤友,未休憩的风儿从中夜一直缠绵到黎明前夕竟然伸开了拳脚,越吹越大了。天亮起床穿上衣裙走出家门似乎有凉意袭人,回头套了长衫再度出去。健身的老人早起怕凉竟穿上了秋装,忽然的就有了些许感触。是啊!时间真是飞快!像夏风,一转身就吹到夏末了,一疏忽,秋,就要来了。人生何尝不是。昨日还是青春年少,今日两眼就满是斑驳……
       以往晨间弱弱的夏风即将轮转给秋了,就连长裙下的小腿肚都感觉到了秋的气息,凉凉的,渗渗的。
        早饭前风儿吹累了,云儿也避开了伏天的太阳,把整个天空交给了火辣辣的它。
       中午的烈阳,把它最毒最辣的热毒排泄了开来,到处都是毒热难耐。知了声嘶力竭的凑热闹,把燥热里的心事儿,尖锐的声声儿鸣唱。
        伏天里的午间,风儿也燥动不安。太阳的毒辣使它即便吹吹闹闹也没有清凉的感觉。门前大槐树下,凉椅里入睡的爷爷,酣态可掬。头靠在凉椅顶端,嘴巴微微张开,胡须随着呼吸向上一翘一翘的,嘴角的涎液忽忽闪动着,手里的竹扇无力的垂落……午间的风儿是热的,尽管它吹来又吹去闹腾腾的,尽管爷爷只穿肚兜短裤,额头上依然浸出了许多汗珠子。
       下午四五点钟,暑夏里的这个时候太阳的热毒慢慢会散弱。勤快的农人就要下地了,一出家门那热气像蒸汽一样扑面而来,“嗡”的一下就把人包围了起来,农人依然是要下地的,他知道,午后的太阳是越来越弱,最欣慰的是田间还有风儿作伴。
       田间务做庄稼的农人,擦汗间西北部天上已然乌云密布了,不好!有雷阵雨,“山雨欲来风满楼”农人收拾农具向地头才要走去,呼呼地就刮起了大风,那风儿里没有寒凉之意,却也急疾劲步。雷电随之也呼啸而至,那乌云的速度更是极快,忽而就翻覆着到了头顶,农人加快了步伐。
        大风夹杂田间里的枝枝叶叶和尘土,呼啸而起,铜钱大的雨滴噼里啪啦被那大风儿吹的四散滴落……
       夏日的风,早上清清凉凉,中午热热闹闹,傍晚柔柔弱弱,夜里温温和和,雷雨时又急急火火。
       古人有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夏有凉风,最是人间好时节。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