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黄田萍随笔】重走狼渡滩

2019-08-05 11:4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对草原情有独钟,这些年,去过新疆的那拉提草原,西藏的羌塘草原,内蒙的乌兰布统草原,青海的金银滩草原,云南的格拉丹草原,甘南的桑科草原……草原的蓝天,白云,羊群,骏马,绿草地,让我迷恋沉醉;草原的辽阔无际,如诗如画,让我难舍难忘。

今天,我又和20多位拳友,第四次来到岷县境内的狼渡滩湿地草原。每年夏天,只要回到家乡避暑,就一定要到这个没什么名气的小众草原来,看看天上的白云,吹吹草原的清风,听听悠扬的牧歌,闻闻青草的土香。狼渡滩变化不大,依然是原汁原味,保持着它特有的清新和纯朴。只是多了一条木栈道,可以一直通到山顶的亭阁处,站在高处,可以饱览四周平缓的碧绿草地和一群群在草地上散步的牛羊。还可以清晰地看到,狼渡河流经的蜿蜒前伸的小溪和散落在草地深处亮汪汪的小水潭。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只是狼渡滩草原很小的一部分,周围的草原巨大,遗迹众多,只因未被开发,沼泽湿地阻挡,车辆进不去,只能骑马或步行寻访。狼渡滩,是隐藏在边远山区的一块净土,它用它独有的魅力和灵性,默默地守护着自己的家园,朴实无华的淡淡绽放。

狼渡滩,多么霸气的名字,不得不让人们联想到因为狼的存在,而因此得名。这里海拔2600米,年平均温度只有4.9度,占地面积90多万亩,是夏季避暑胜地。这里地理位置优越,文化底蕴深厚,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在历史上,曾是通往青海,西藏的一条茶马驿道;早在5000年前,是西周王朝秦汉部落的牧马之地;三国时期,这里又是魏、蜀多次交战的古战场;明朝时期,李自成发动的洮河之战失利,败走马坞,曾屯兵狼渡滩;清朝陕甘总督年羹尧将军西征,也曾屯兵狼渡滩,被贬后,子孙流放到此,成为狼渡滩的永久居民;1935年,1936年红军长征两次经过此地;至今,还有一个军马场的遗址,保存完好。

夏天是狼渡滩最美,最靓,最妩媚,最迷人的季节。广袤的绿色原野上,绿草花香,蝴蝶飞舞,苍鹰翱翔,马斯牛哞。正如歌词中唱的,“看不尽无边无际的绿草,听不够高原古老的民调,跳起欢乐的舞蹈,醉在草原的怀抱”,去过草原的人,一定会有同感。

这次重游狼渡滩,朋友们做了充分的准备,吃的,喝的,用的,一应俱全。避开熙闹的人群,选择一块清净平整的草地,支开遮阳伞,小帐篷,活动正式开始。男士换上白色的拳服,女士换上粉色的拳服,在娓婉悦耳的古筝乐曲声中,集体表演陈氏太极拳,一拳一脚,一招一式,行如流水,柔中带刚。太极剑,太极刀,轮番上场。尤其是女士表演的太极扇,既有太极的功底,又有舞蹈的韵味。粉色的服装,火红的折扇,绿色的草地,在蓝天的映衬下,如此的美妙和谐,犹如一幅美丽的动态图画。这些拳友们多才多艺,有吹笛子的,有拉二胡的,有吹葫芦丝的,一位拳友还为大家独唱陆树铭的《一壶老酒》,我和妹妹、妹夫也为大家跳了一段草原舞蹈。拳友们很兴奋,纷纷登场,为大家即兴表演,非常热闹。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还有两拨游客,看到我们这边如此热闹,也自动加入进来,前来助兴。他们是宕昌一所学校的老师们在草原聚餐烧烤,另外一拨是岷县一个广场舞的舞蹈队,三个不同地方的陌生人,瞬间成为朋友。五六十人拉起里外两个大圆圈,伴随着高亢嘹亮的藏族舞曲,跳起了欢快的锅庄。大家手拉手,无拘无束,自由发挥。时而正转,时而反转,时而向中间聚拢,时而又后退散开,虽然脚步不同,舞姿也不优美,但每个人的灿烂笑容和开心快乐,是由衷的,发自内心的。顿时,这片原本沉静的草原沸腾了,吸引了不少路过的车辆和游人,驻足观望,喝彩,拍照。我也被他们的热情深深的打动了,理解了什么是欢乐的海洋。

太阳悄悄地落下,给草原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光。意犹未尽的人们,又跳起了当地的一种社火秧歌,边唱边扭,陶醉其中,我感觉有点藏羌文化的风味。天色暗下来,朋友们才不得不收拾东西,依依不舍的打道回府,回来之后,又到饭店聚餐,继续着白天的兴奋与快乐。夜深了,才各自回家,狼渡滩一日游圆满结束,画上句号。

草原是一幅画,草原是一首歌,草原是甜美的梦。它的广阔无际,天宇清澈,芳草无涯,让我心灵静谧旷达,忘却烦恼,抛开尘世,所有的一切都逸散的无影无踪,融化在这透明的天地间。尽情的放飞吧,草原是最好的选择,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今生无悔恋草原。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