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一碗有滋有味的葫芦头

2019-09-04 13:0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8月29日晚,与老友及家人相约,分别从南北郊乘地铁赶到案板街的易俗大剧院,观看由新近斩获茅奖的陈彦及其女编剧、中国话剧院查明哲执导、西安话剧院演出的话剧——《长安第二碗》。
     刚开始我还真有点担心,已开演了剧场还有不少空位,前几天忙着操办同学聚会累得不行,不知能不能看得下去。也因为开场第一幕,呈现场景为1978年冬,主人翁秦存根家后院,一群衣襟褴褛的邻居,闹哄哄地上场,烘烤敲打想着法子让冻住的水龙头流出自来水来。他们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原来是养有七个子女还带一个哑巴养子、生活艰辛的秦家煮了一锅葫芦头即猪大肠汤,还烙了个四斤多重的大锅盔,为即将参军入伍的老二送行,也为一家子能吃顿饱饭,更为即将开始的新生活——重开秦记葫芦头泡馍馆“长安第二碗”挂上招牌。
    我的担心不仅是舞台场景与人物穿着的老旧,演员台词夹杂着“长安方言”,幕景转换过程中加进了好几段秦腔的唱念做打,而是现今的年轻人是否能接受这味道浓烈的老汤重味?当下的观众是否愿意去咀嚼这看似平淡无奇的市井生活与家庭琐事,你凭啥能让他们咥下这“长安第二碗”呢?
随着剧情的展开,尽管之后的1988、1998、2008年、2018年《碗》剧选择的四个时间节点,即后四幕的布景几乎没有什么在的变动,只是舞台中间的圆桌从天幕吊下来越换越大。而这一大家子人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子,却紧紧地抓住了不同观众的心。此时剧场亦是座无虚席,观众们跟着剧中的人物悲欢离合的故事和跌宕起伏的命运,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或是擦拭着眼泪,对动情之处报以热烈和真诚的掌声。
   《碗》剧之所以能引起观众的强烈共鸣,在于它以小见大,重新唤醒我们对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一些重大事件与普通民众生活变化的追忆。除了长安古城人们熟悉的报话大楼的钟声、老宅院中的柿树、大杂院公用的水管、破旧的自行车和新式的轻骑木兰、双喇叭的手提录音机、吃泡馍的老碗和高亢浑厚的大秦之腔,那真理标准讨论冲破思想禁区、孔雀东南飞、全民经商、北京奥运会、金融危机和非法集资、黄赌毒丑恶现象等等,还有“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来吧,来吧,相约九八”“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这些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瞬间又将把观众带入不同年代与回到现实之中。
而真正能引人入胜的,则是《碗》剧中尖锐激烈和曲折复杂的矛盾冲突。在时代变迁过程,兄妹中有跟着“倒爷”下海经商、贩卖模特的,有参军负伤、后为抢险液化气闪爆英勇牺牲的,有因婚变和不得志、离家出走20年虽成为院士可落下重疾的,有不务正业、绺窃和吸毒的,有喜好秦腔一心要嫁给大自己十岁的,有当了干部收礼而洋洋得意的,也有老实巴交扛麻包受媳妇气的。但是作为当家人的秦存根却能在这些人与人、人与社会及自己内心的矛盾冲突中,坚守做人做事的原则,含辛茹苦地劳作、苦口婆心地劝解最终使一大家人团聚,将“长安第二碗”弄得是红红火火,还东西南北地开了几个分店,为子女留下家业和宝贵的精神财富。
    《碗》剧的可贵或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它没有回避现实社会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乃至病态。以寓教于乐的方式,鞭笞了生活变好了的同时人们于道德上部分沦陷或缺失的问题。最典型的就是最后一幕,主人翁盖了八配房子让子女们讨论如何分配的过程。使人回想起第一幕,一家人在吃不饱的岁月,为分一个锅盔互相谦让;而日子好了什么都不缺的情况下,子女们都有了不同的想法心思。让秦存根伤透了心,说不行就一把火将这老店和新盖的房子烧了。看到这里,观众的内心与老秦一样五味杂陈。
当然《碗》剧的精彩还远不止于此,全剧至始至终都有无名氏带着两孩子,每年都要到秦家泡馍馆喝一碗葫芦头汤。就连开始当“倒爷”后来非法集资,最后潦倒的“老闲人”花朝阳,逃跑时也忘不了这长安的老味道。
正如导演查明哲说:“这部剧演出的现实意义,就在于我们同处一个时代的人们,一起交流、相互提醒、共同思考,在思辨、求变、改变、巨变中保存和守望‘不变’。”
其实每一个人都在想往着日子过得更好,时代在变、社会在变,但我们的初心应该不变。就如能常常光顾一下长安城中大大小小的葫芦关泡馍馆,咥一碗已传承千年、有滋有味的葫芦头,是何等的惬意啊。

作者简介: 祁 河  55年出生,木工出身。自学电大中文,毕业中國轻工业管理干部学院政治经济专业、中央党校经济管理本科、研究生班。在企业工作19年,考取公务员从事区域发展研究三年,文稿文件起草10年,媒体6年,曾任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