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闰土散文】没有过好的八月十五

2019-10-14 23:0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农村人把中秋节叫八月十五,就好像把过春节叫过年一样。
    王老八今年八月十五没有过好,其实,这几年的八月十五,他一直都没有过好。
    今年八月十五,王老八还是一人在家,他早早就准备好了献月亮的贡品,上周他就兴冲冲在岐凤镇星期日大集上买了月饼,他前天还专门又买了些葡萄、香蕉、大枣什么的,就为了过这八月十五。
    遗憾的是天公不作美,这几天一直下着阴雨。今年的月亮压根没现身,看不到又圆又亮的月亮。但是,月亮虽没现身,老八还是将献月亮的贡品一一摆上。
    献完月亮,那阴雨还是忽大忽小的下着,下得老八心烦意乱。
    立秋后,天气不知不觉的短了,特别是白露过后,白天好像一下子缩短了许多,不到下午七点,天己经麻麻的黑了。老八感到有些口渴,打开烧水器,取出了他喝水的杯子,捏了他割麦前买的一包“十万大山”茶叶,那茶叶也没有多少了。他还舍不得多放。水开了,他把开水倒入杯子内,静静的坐在电视机跟前,百无聊赖的转换着电视频道,眼睛望着电视频幕,至于电视里说着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心里盼着的是儿女的电话。
    儿子和女儿多少年都没有回来陪他过节了,他仍然期盼着晚上能给他打一个电话。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人不是都说八月十五是团圆节么?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时间在那夜阑人静的时候分分秒秒滑过夜空,悄悄走向了那不为人知的远方。在房子里,只有日光灯发出那烦人丝丝的晌声。
    王老八那老年手机,他不知看了多少遍,就是没有一个来电,他怀疑手机出了问题,他不至一次的压了手机频幕,接听健,就是没有人打来电话。他又一次拿起手机,狠劲摇了摇,他生怕手机在这关键时刻出了毛病,他也怕手机因电不足, 影响接听,再看看手机,右上方显示,手机电还是满满的。
    十二点半了,老八关了电视,手拿着手机,又一次来到院子。阴雨还潺潺不停的下着,天上那阴云和老八心情一样沉蒙着,他站在院子中间,眼圈红了,任雨淋着。那沥沥的小雨,好像汇成一股股泪水,从老八眼中流出,他那花白的头发,被雨水撒湿了,那头上的雨水,淋落在他那不算宽厚的肩膀上,六十多岁的他, 用手擦了擦又一次流出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失望了,彻底失望了,他原想儿子不打个电话问候,最其码女儿也应该问候一下,八月十五,又是一个大节坎、团圆节。
    王老八他实在不盼望儿、女回来看望他,或捎、寄几块月饼,他只求他们花一、二分钟时间,那怕三十秒,打个电话,叫一声爸,或随便问候一下,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想,老八的这个要求实在不算过分吧。
    说他们小、不懂事吧?老八的儿子大,结婚都有娃了,女子也都有孩子了,他们都己是三十开外的人了。
    老八突然想起农村一句俗语:叫做“尻子大把心遗了,他们是否把心遗了。”
    不远处一阵阵狗的狂叫声,打破了十五静谧的夜晚,也打断了老八的思路。这时他才感到自己穿的一件衬衣全淋湿了,身上有些发冷,头上、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都挂满了,他忙回到房间,换下被雨淋湿的衣服,打了一盆水,洗了洗脸,又狠狠的洗了洗他那双浑蒙、不争气的双眼。
    他怕他自己感冒了,老八他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那晚,老八想了好多、好多,他儿子和女儿,多少年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细细一想,老八的女子四年多了没给老八打过一次电话,包括老八的生日,她也从没回老家看望过一次。老八苦笑着说道:“他现在把女儿的电话都忘了,即是女儿打来,他也不知道是谁的电话.”
  老八对我说过,前年他过六十岁生日,他就怕儿子不知道,想提醒一下,不会玩手机的他,就让别人给儿子发了条短信,告诉儿子他某日生日,在生日那天晚上,老八的儿子好像完成任务似的,也没叫爸,在微信上只打了四个字:“生日快乐!”给老八发来,老八的女儿一个字腿腿都没有发出,更别说打电话了,就这老八还是很高兴的。
    第二天八月十六,老八十五晚就想好了,明天在逢星期日大集,他要在大集上吃三碗羊肉泡,过一过今年还没吃过一次羊肉的瘾。他把世事看透了(即社会不良现象),他从自己睡的炕席下面,拿出一百元,今天他要尽这钱吃光花净,那席下面,是老八常常放钱的“银行。”
    岐凤镇就有星期日赶集市的旧俗,从文革开始到现在。集市这天,四面八方的客商来这里抛售货物,几十里外的农民也都来这里赶集购物,其阵势把一条宽畅的水泥大道, 有时都堵实了,不亚于农村小镇的古会。以后,随着国家大星期的实始,这里的集市也由原来星期日一天大集,变为星期六、星期日两天。今年的农历八月十六,正逢星期六集市日。
    老八起了个大早,他生怕集市上人多,骑上昨晚充饱电的小三轮电动车,来到六里路外的岐凤镇,直奔羊肉摊来。这个镇有三摊卖羊肉的,他都转了一圈,捡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来,大声喊到:“有人吗?来三碗羊肉泡。”
    卖羊肉的老板笑嘻嘻的赶过来,忙问到:“三位吗?”
    “就我一个。” 老八没好气的说着。
    “那两碗您带走吗?” 卖羊肉老板和颜悦色的问道。
    “那来那么多的废话,让你做就做。” 王老八把昨晚怨气全拿出来发泄,周围其它吃羊肉的顾客,都回过头来看老八,但他并不觉得什么,忙伸手从衬衫中拿出一张红头钞票,给老板递去。
    老板也没收钱,转身离去。
    这卖羊肉老板在这岐凤镇开了二十多年的馆子,他啥事都经过,知道这位老人可能受到什么委屈、或挫折,在这撒怨气,他能理解,忙向他老伴使了个眼色。
    不一会,羊肉端上来了,老板又低声说到:“你先慢慢吃,那两碗等你吃完后在做给你。”
    原来卖羊肉的老板很早就认识这个王老八,虽不是很熟悉,但彼此还有些了解,当老八断断续续讲了他过八月十五的辛酸,老板安慰了他几句。最后王老八羊肉吃了一碗,又提走了一碗,花了四十块钱,他又在羊肉摊子上买了十块钱麻花,总共五十块,这可以说是今年老八吃嘴钱花的最多的一次。
    “这日子咱不过了,也再不细了,攒钱不如遇个好后人,咱娃都己经看透了。” 王老八自言自语的说道,把剩余的五十块钱,他二话没说,在卖衣服地摊前,出了四十八元买了个夹克外罩。
    老八细了一辈子,去年有事我去他家,他穿的那衬衣袖囗和领都烂了,衬衣脊背还有一道也划丝烂了。他旁边换洗的一件也烂了。
    今年王老八说他今年胡整了一件大事,我细细一问,原来二三月一个厂家搞活动,他在朋友鼓动下,一使气,掏了三千多元买了个空调,这可是他一年来卖麦子的收入啊!
    人常说:“瞎事里面有好事。” 兢兢业业一辈子,把东日头背到西日头的王老八,从今年的八月十五后,他也认识到,这样不顶啥,他不再细了,他对我说到:“以后胡吃浪花吧,现在社会好了,还有养老金,即是儿、女不给一分钱,也困不住我,再说我六十多岁了,花也花不了多少年了。”
    虽然,今年八月十五老八没有过好,但他真正悟出了一个道理,也长了一次大的见识。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