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杜鹏霄随笔】我要和你一起吼

2019-11-01 12:1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大庆老会战”刘宝范先生,在将《听亲历者口述铁人》一书送给西安市秦腔剧团时,在扉页上题写了这样一段话:“尊敬的秦腔团的领导和同志们:你们爱铁人,我们爱秦腔,当然更爱你们,让我们一起发扬铁人精神,弘扬优秀古老的民族文化,为实现伟大复兴而共同努力。”刘启堂老先生,胸中一股激情汹涌,眼里一股泪水奔流,他记着大庆,记着王铁人,记着大庆人,没想到大庆老会战刘宝范、卢泽洲也记着他,这情这境,让他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1959年8月,新中国建国十周年国庆之际,西安秦腔一团远赴玉门油矿慰问演出,在玉门矿管局鸭儿峡采矿厂、石油沟和白杨河等地进行了20多场演出,掀起了秦腔为工农大众服务,为石油工人服务的热潮。时任玉门油矿管理局局长焦力人说:“你们来到玉门油矿演出,给石油工人带来了欢乐,活跃了文化生活,我们表示衷心地感谢!”玉门地处西北,多为西北人,秦腔根植西北大地,黄土高原,西北人没有不爱听秦腔的,没有不吼秦腔的,玉门油矿工人以西北人为主,在玉门石油工地,听到正宗正腔的秦腔,无不喜气洋洋,欢欣鼓舞。
至此,西安秦腔一团与石油战线,与石油工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开启了秦腔助力石油生产的破冰之旅,也结下了文艺工作者与石油工人的深厚情谊。
 
  1962年,我国石油队伍齐集东北大庆,在北大荒的千年土地上,拉开了石油大会战的序幕。从千里之外赶赴大庆会战的王进喜,在亘古不化的土地上发出了豪迈的声音: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于是,在茫茫的黑土地上,青天一顶星星亮,荒原一片沟火红,石油工人心向党,满怀豪情战恶风。要让那大草原,石油滚滚流!时任地质部长的李四光,坚定地向国内外宣言:中国不是一个贫油国,在中国的地壳之下,蕴藏着无尽的石油资源,我们石油工人一定会用智慧和奋斗,在中国的土地上,打出滚滚喷涌的石油来!李四光话语掷地有声,令中外瞠目。
远在古城西安的秦腔一团,被大庆石油工人战天斗地的精神所感染所鼓舞,当年曾随剧团赴玉门油矿慰问演出的刘启堂,更是激情难抑,积极向文化局领导请战:石油工人在大庆发出了大会战的吼声,我们秦腔一团也要和他们一起,在黑土地上,为石油工人吼一声秦腔,为他们呐一声喊,让秦腔也加入石油大会战的行列当中,不负秦腔艺人为石油战线助力献演的一腔心愿。市委市政府慨然应允,派文化局副局长杨公愚带团,刘启堂随团,开始了一赴大庆石油工地慰问演出的历程。时任大庆文化局局长陈灼华和铁人王进喜亲临车站欢迎。见面时把手言欢,激情无限。刘启堂在见面会上,说出了秦腔一团来大庆油田的终极目的:大庆石油工人在荒原上吼石油,我们也来和你们一起,吼一声秦腔天地动,唱一出秦腔为石油。
然而演出是艰苦的,大庆刚刚起步,百废待兴,处在边生产边生活的艰难时期。演出团到了大庆,雪下得很大,皑皑白雪,漫天飞舞,天地很冷,零下四十多度的酷寒,让人伸不出五指;芦苇有一人多高,在寒风中瑟瑟摇曳。演出团住在干打垒的招待所里,一张床,一套被褥,一张破木桌。条件极其简陋。演员们从心底发出这样的敬佩:大庆人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为国奋斗,为国争光的。
大庆的天气是冷的,可是石油工人的热情却让演员们感到一股热流,恰似春天般的温暖。
演员王玉琴一到招待所,想见“铁人”,旁边一位服务的同志说,刚才给你倒水的那个同志不就是王进喜同志吗?王玉琴大吃一惊,穿着这么普通、看起来非常平凡的那位同志就是王进喜,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敬意。
是的,那就是“铁人”,那就是在一片荒滩上吼出了“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的铁人王进喜,那就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铁人王进喜,那就是“宁可少活二十年,也要打出大油田”铮铮铁骨的王进喜,那就是在油压突然升高,井喷即刻就要喷发的危急关头,第一个跳进化浆池,用双臂搅动池水,把水灌进油井,制止井喷,避免了一场严重的井喷事故的王进喜,那个就是被石油工人们敬佩地称之为“铁人”的王进喜,也是那个酷爱秦腔的王进喜。
王铁人对秦腔团的到来,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倒完水后,抓起一把糖就往演员手里塞,马上安排演员们吃小灶,不住地说,一定得吃,这里天气冷,吃不好,就不能很好地演出,要保证健健康康地多为工人们演几场戏。末了还把演员们请到二钻井队吃饭,全部都去,一个也不能落下。到了井队,大庆的土特产一齐上,那番热情,那番厚意,从一点一滴中全都表露出来。过后,又把几个演员请到家里吃饭,没别的,只有几个烀土豆,那年月国家困难家家穷,能吃到土豆,演员们心里别提有多热乎。
铁人对秦腔可不是一般的热爱,他从小爱看秦腔,没钱就趴在戏园子外的窗户听,因此对戏中的历史人物都很熟悉,什么杨家将的舍身报国,关云长的勇猛忠义,单雄信的宁死不屈,王宝钏的坚贞纯情等等都了如指掌,从中受到教育,滋长爱国主义精神。秦腔团在大庆演出期间,他坐着大卡车撵着看戏,场场不落,有一天演《金沙滩》,局长张文彬说,等铁人来了再演,没想到铁人有事,一时抽不开身,等到铁人赶到现场时,戏已经演完了,铁人非常惋惜,演员们就为铁人现场唱了几折子戏,过了铁人的戏瘾。铁人说,他一生有三爱,一爱党,二爱石油,三爱秦腔!铁人身上有着石油工人的坚强不屈,亦有对秦腔艺术的钟爱,是对事业的追求,是对故乡的怀恋。
秦腔团离开大庆之后,王进喜还在队里成立了一个秦腔小剧团,利用现有人员,现有家伙,为常年奋战在荒原上的石油人吼秦腔,鼓舞斗志,增加生产。当然这是后话。
铁人与秦腔人感情至深。1970年,秦腔一团陈导演在京参加《红灯记》表演学习班,听说王进喜同志,长年奋战在生产第一线,积劳成疾,从大庆转院在北京301医院住院,就赶着前往探视,适逢李先念副总理在场,不能马上进入。等李先念离去后,陈导演几人进去,看到王进喜躺在病床上,戴着氧气管,人已经瘦得不成样子,气息微弱,见西安秦腔团来人,强支起虚弱的身子,紧紧拉着陈导的手,久久不放,眼泪不禁喷涌而出。王进喜艰难地说,你们秦腔团的人来看我,我打心眼里高兴。说到当前的政治,王进喜无比愤慨,有人说大庆的红旗是黑的,铁人是假的,说我个人不要紧,要说大庆,我咽不下这个气,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这个问题要是不解决,我死不冥目。铮铮铁骨,令人肃然起敬。这也是后话。
秦腔人从中感悟到的,能仅仅是这一句话吗?秦腔和石油人,大庆人紧紧地凝结在一起,血肉相连。两天后,铁人溘然长逝,永远地别离了他所爱的党,石油和秦腔。
石油工人们的热情深深地感动着西安市秦腔一团的同志们,他们分成若干个小组,冒着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深入钻井平台,采油工地现场,工人宿舍,学校进行演唱,还和工人们面对面地交流,女团员们抽空为石油工人洗衣服,缝被褥。演出现场条件艰苦,无遮无拦,又在冰天雪地的严寒季节,但演员们在现场摆开架势,开腔演唱。演员们说,石油工人在冰天雪地里为我国开采石油,誓为摘掉贫油国的帽子艰苦奋斗,我们不管有再大的困难,也得为石油工人们开口演唱。慰问团的演出,激励着石油一线的同志们,他们说,西安秦腔团能从千里之外到北大荒来慰问演出,我们就是舍出命也要把石油从地底下打出来。一时间,秦腔在石油工地上发出了吼声,工人们在井架旁展开了与天地争斗的英雄壮举。秦腔为石油战线鼓与呼,石油人们为了祖国斗与争,写下了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又一壮丽篇章。
历时一个多月的演出结束了,演出队转赴哈尔滨。在分别的车站上,王进喜把一兜炒熟了的黄豆,塞到每个队员口袋里,还歉意地说,没啥好吃的,一点心意,路上好垫垫肚子。一句话说得队员们泪流满面。1962年,国家困难,各地饥荒,饥饿夺去了多少贫困人的生命,在这个时候能拿出一兜黄豆让演员们路上垫肚子,足见一位石油人对秦腔艺术家们的谢忱和无私大爱。
这些情和爱,深深地铭记在刘启堂的脑海里,牢牢地扎根在心田里。
 
1979年9月,西安秦腔一团再赴大庆石油工地,为石油工人们吼秦腔。时任秦腔一团的副团长刘启堂,带队前往。为了加强和充实演员阵容,保证演出效果,刘启堂请求文化局将已经调出剧团的陈民贤、董珣、张西庆重新调回,又从外地调进了杨三榆、刘美丽、康少易、郭善民等中青年演员,加强演员队伍,保证演出成果。
刘启堂率队二次到大庆,眼前一亮,眼前的大庆远不是十七年前的大庆了,高楼林立,马路宽阔,商铺琳琅,学府高耸,蓝天白云下,井架高高矗立,大庆人用他们的奋斗,智慧,把一个荒原草滩,变成了一座美丽的城市,无处不书写着他们战天斗地的丰功伟绩。这回队员们下榻的地方可不是干打垒盖的招待所,而是住进了大庆东风宾馆。此一时彼一时,十七年过去,功莫大焉。
大庆领导人陈烈民、王苏民、李寅庚、薛国邦、马德仁等亲临宾馆看望队员。刘启堂还是那句老话:我们要和石油工人一起吼,吼得石油遍地流。三天后,刘启堂安排演出队在大庆中心礼堂连演七场秦腔本戏:《铜台破辽》、《杨门女将》、《胭脂》、《辕门斩子》、《三娘教子》、《三上轿》、《柜中缘》等,演出期间,中心礼堂1800多个座位,七场演出,座无虚席,场场爆满,羸得了满堂喝彩。
慰问演出期间,适逢建国三十大庆,9月30日,大庆市在体育馆举行了隆重的庆祝活动,会后,演员们演出了《辕门斩子》,十月一日在中心礼堂再演一出《胭脂》,和大庆人度过了一个热烈而隆重的国庆节日。
刘启堂心中始终有一个理念,来大庆,并不是仅仅为了给身在大庆的同志们演出,重要的是要给战斗在石油第一线的同志们演唱,让他们在秦腔艺术的激励之下,创出更大的成绩,为国争光,为人民立功。刘启堂把演员们分成两个小队,从10月2日开始,到方圆二十多里的创业庄、井下、钻井台、油建、运输、采油,研究院、石油学院等近三十多个基层单位演出,还深入医院油井旁,到铁人的家里演唱,把秦腔送到石油第一线,把温暖送进石油工人心中。
当然演出不忘参观学习,演员队先后参观了研究院、地宫、采油,大庆第一口井,学到了大庆石油工人不畏艰难险阻,一门心思为国争光的高尚情操。大庆人也不忘秦腔人对大庆人的深情厚意,给予秦腔一团慷慨回赠:布景道具灯光、刀枪把子、鞋帽、化妆品、乐谱架子以及服装音响灯光箱子等,一应俱全,表现出石油人对秦腔人的一片热忱。
11月慰问团离开大庆赴外地演出。临别时,油田领导陈烈民同志说:我们爱秦腔,你们爱石油,大庆就是你们的家,是你们的舞台,大庆随时欢迎秦腔一团到大庆来,和我们一起吼石油。
道别大庆,刘启堂率慰问团南下吉林油田,在扶余、新木、红岗油矿、二厂、兴油等地巡回演出;辽宁辽河油田的红林、于楼采油、钻井俱乐部;北京石油部礼堂、怀仁堂演出;河北任丘油田总部运输队、水电队等礼堂以及钻井队、三部、五部演出20场;天津大港油田14场;山东胜利油田张店、总部指挥部、东营等地演出20多场。此次演出历时四个月,跋涉20万里,演出五个省6个油田,200多场,观众30多万人次,不仅为石油工人带去了欢声笑语,还学到了石油工人们为国争光的英雄主义精神,同时也锻炼了演员队伍。可谓收获满满,不虚一行。
 
1989年,西安秦腔一团再赴大庆,为石油工人带去了欢乐。这次与以往不同,刘启堂他们除带去秦腔演员外,还带去了西安曲艺、独角戏等节目,当时红遍国内的石国庆(王木犊)也随团慰问演出,不但使西北乡党满意,也使其他省籍同志满意,收到了很好的演出效果。
 
1992年10月,大庆市委郑重邀请西安市秦腔团赴大庆献演。西安市委欣然同意,派出一支慰问团,远赴大庆慰问,带去西安人民的深情问候。时任省委书记的安启元同志委托刘启堂为团长,临行前语重心长:你们带着西安市委的重托,西安人民的深情,西安艺术家的热情,一定要把这些问候带到,不负市委厚望,领导重托。刘启堂带着重托,和刘茹慧、刘晓玲肩负重任,前往大庆慰问演出。
刘启堂已经是第四次前往大庆了,深知大庆人对秦腔艺术的钟爱,秦腔在大庆有着深厚的基础,但是,大庆远不是当年的大庆了,青年工人中大多数已经不是西北人了,要慰问成功,一定得要在节目上多下一些工夫,不但让西北老石油满意,也得要让新石油满意才是啊。于是,刘启堂把节目进行了精心调整,保留传统本戏,增加小型节目,以新特奇精为重心,组织了一支精干的演出队伍,带着50名演员,《游园逼宫》、《三请樊梨花》、《血染深宫》、《法门寺》等七台本戏,四台折子戏、一台综合晚会,带着西安人民的深情厚意,前往大庆。到大庆后,刘启堂采用演出和送戏上门的方法,先后一个月,慰问演出四十多场,观众两万多人次。综合晚会演出关中道情、戏曲串唱、哑剧小品、秦腔清唱、豫剧清唱、眉户表演唱、丑角说唱等多姿多彩,生动活泼。另一组演出《辕门斩子》、《三娘教子》、《访鼠》、《三请樊梨花》、《三堂会审》、《拾玉镯》、《法门寺》、《打镇台》和《斩单童》等九个折子戏。演出期间,还应邀为大庆电视台录制两台节目。
当刘启堂带西安慰问团来大庆慰问演出的消息传出后,油田广大职工,特别是西北藉石油工人奔走相告,串联结伴,赶来大庆看戏,一位杨姓师傅,祖籍陕西眉县人,从十九里开外骑着自行车,专程来看秦腔,看完后拉着演员的手激动地说:看了秦腔,过了戏瘾,就像回到了陕西,跟你们拉拉话,心里滋润。还有位戏迷,不仅带着老婆,还带着儿子和对象,一家四口,赶来看戏。他还风趣地对刘启堂说:儿子的对象是东北人,他们成亲可以,但是,不爱秦腔不成。钻井公司书记巢志贤,副总经理张德明不但请慰问团前往演出,还请团员们吃了一顿羊肉泡馍和刀削面,张德明还代表公司向慰问团赞助5000元,作为石油工人的一片谢意。
大庆市委领导同志对刘启堂带团的到来,给予特别的热情和关怀,书记李智廉、市长兼石油管理局局长王志武同志、宣传部长陈灼华、副部长田正萌同志分别到驻地看望演员,详细过问演出情况,并多次带着班子成员观看演出。感谢西安人民对大庆人大庆油田的关爱和支持。
刘启堂带着慰问团,把西安人民的深情厚意送到了大庆的千家万户,送进了石油工人的心窝,大庆石油工人把一片赤诚还报慰问团,带回西安,带回西安人民的灵魂深处,凝结成一股血肉情感,永不离分。
 
1999年,是我国建国五十周年,是大庆油田成立四十周年!大庆人要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搞一次隆重的庆祝活动。大庆艺术中心夏书记前来西安,代表大庆领导特邀西安秦腔一团参加庆祝活动。夏书记介绍说,本次演出主要邀请上海、北京、长影等地歌舞团演出,秦腔和石油人血脉相连,大庆老会战要听秦腔,活动领导小组特邀你们出一个节目,但演出只能加在中间,看看能不能满足一下老会战石油工人的心愿?
从千之外赶来的夏书记,也许此时并不知道刘启堂已经从秦腔一团的领导岗位上退休致闲。但大庆人,大庆石油工人的邀请刘启堂不能等闲视之,责无旁贷,当下提出一个合适的演出方案,节目小,还只能加在中间,那就来个秦腔男女对唱,由夏书记出题材,刘启堂找人编曲填词排练,选定演员排演,一定给庆祝活动助好兴。1978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大庆,对大庆深情期望:要把大庆建成一座美丽的花园。刘启堂以此为题材,将节目取名为《怀念》,表现大庆人不负重望,继续发扬大庆精神,艰苦奋斗,不断提高科技含量,保证年产五十万吨石油不变,油田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十多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题材定了后,刘启堂邀请曲作家姜云芳作曲,邀请板胡演奏家芦东升伴奏、表演艺术家王荣华、惠敏莉伴唱,青年演员丁小玲、周留华演唱,制成“迷底”,之后刘启堂带丁小玲、周留华三人第五次赴大庆参加庆祝活动。
刘启堂到大庆后,发现大庆已经是一座楼房林立,草坪成片,道路交错纵横,油田上设备齐全,不禁对大庆人又心生一番敬意,心中升起一个信念:如果不把这个对唱作好,就一定对不住大庆人的盛情。一到驻地,刘启堂临时动意,邀请大庆歌舞团十名舞蹈演员为对唱伴舞,请长影导演现场指导,保证演出不落人后。当天演出时,丁小华、周留华登台激情演唱,十名舞蹈演员齐刷刷一般高,亮丽丽翩翩起舞,把作品演绎得淋漓尽致。结果,秦腔对唱节目虽小,但式样新颖,主题鲜明,表演精彩,受到大庆人的热烈欢迎。
会后大庆领导安排刘启堂三人参加有长影著名演员参加的“老石油会战”联欢会,会上,丁小玲、周留华倾情清唱秦腔折子戏,和长影演员对唱等,引爆了现场。
秦腔人和石油人结下的浓厚情谊,把一份满意、高兴写在了刘启堂的脸上,联欢会上,刘启堂放声地笑了,为石油,为秦腔,为石油为国争光,为秦腔为石油助威呐喊。
 
刘启堂每每回想起他和大庆人,大庆石油老会战的情与谊,常常有一股激情涌动。他与石油,与大庆人的情缘,是用秦腔“黑头”为大庆人吼出来的,那声吼,是和着大庆人“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的吼声一波三折,和折押韵,有板有眼,激越慷慨,用真情实感吼出来的,唯其如此,他才对大庆人,大庆石油老会战爱得真切,爱得刻骨铭心。勿有初始,鲜克有终,大庆亦没有忘了这位已经退休赋闲的老人,当刘宝范和卢泽洲在历经数年采访,编著了一部《听亲历者口述铁人》的报告文学后,特意从大庆赶来刘启堂家中,将大庆人的记忆,将他对大庆的深情厚意,过往历史,送到手中。白纸黑字,留传身后。刘启堂捧书的一刹拉,泪水从眼中夺眶而出,哽咽无语。
大庆,石油,秦腔,是流淌在刘启堂血脉中的一段生命辉煌。似一颗流星,亮丽地划过人生的旷远苍穹!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