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小桥流水散文】好心态

2019-11-03 18:4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十月二十五日晚上,我在上海长宁区龙之梦购物中心的地下餐厅,陪远从成都来上海出差的侄女就餐时,看见一位跑外卖的美女来前台,从肩挎包里拿出一个食品袋里装的硬币换整钱,她丅恤后背上印着:“给我一杯快乐,我能摇动,整个地球。"在这暮秋的寒凉里,看见这段文字,多少会让人生出些许暖意的感动。
       十月底的上海,按时间来算已到暮秋,霜降已过,但气温最高20度以上,最低也在10度以上,虽然早晚有些凉,但并不冷,还有许多人穿衬衣,裙子短裤,但也有人穿起羽绒服了。哈哈,这乱穿衣的季节,真有点像温庭筠的《荷叶杯,一点露珠凝冷》里的“满池塘,绿茎红艳两相”啊,不可谓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汪曾祺注:“生活,是很好玩的”。把寻常日子过得有声有色,靠的往往不是金钱物质,而是一颗从琐碎生活里发现诗意的心。这位姑娘带给我的,是一种积极、向上、乐观的心态。
         在刘禹锡《秋词》里,“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这短短四句诗,让我们领略了秋日里别有诗情的壮图卷。那种在人生低落之际,不以为苦,反而极端乐观从容,豪情满怀,这种人生态度很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会给人一种紧迫感,虽然视野开阔,机会多多,但高房价,日常生活开销也很高,同时,你还面临就业、求职和升职的压力,所以,不管你是外地人还是上海人,只要你生活在上海,压力是挺大的。但也有人说,压力不在于环境,更在于我们的心里素质,只要心理上做好了准备,压力就自然随之下降,甚至压力便成为了人生成长的最大动力和营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没有压力便没有动力”。
         虽然我们嘴上说没有压力便没有动力,但实际上那种没心没肺的人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宋代词人李清照,想必没有人不知道吧,我最近读李清照的文字比较多,自然便想到了她。李清照曾经也快活过,生于一个相对开明的家庭的李清照,少女时代没有沉入深闺,不食人烟火,而是约上了三五好友,吟诗作词,把酒言欢,她笔下的生活没有离愁,没有相思,只有满满的乐趣。她那首《如梦令》“赏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日暮时分,碧水清波,荷塘暮色,酒微醉的少女乘兴而归,坐在小船上,哼着小调,此时的她,肆意欢笑,荡舟湖心,酒意未醒,误入藕花深处,心慌意乱,意外打破湖面的平静,惊起水中栖息的水鸟,腾空而起,眼前景象虽有惊吓,恍惚回神,不禁觉得有趣,大笑而归。这种青春至纯的少女情怀,羡煞了多少人。
         但她的晚年却很凄惨,你看这首《声声慢,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处境,让人不禁潸然泪下。即便象李清照这样一个天性乐观,积极向上的女中豪杰都会被生活折磨成如此不堪,何说我们这些普通小人物。
       没心没肺的人当然也有,在我的老家,时候物资匮乏,窘境生活,还比较贫穷落后,身居茅草房还大有人在。我一长辈,我们管他叫康叔,三间土墙茅草房,那时几乎都是土墙瓦房,我家也是,一间住人(两个下人两个小孩),一间吃饭,存放粮食和农具等,一间茅房兼做猪、鸡、鸭、牛圈用,就是这三间茅草房也是垮不兮兮的。由于盖房时沒有大的树木做支撑,久而久之,中间塌了,一下雨就漏水。俗话说,瓦房漏了挆一挆,草房漏了蹴角角。屋子里到处滴滴答答,躲都没地方躲。一日,小孩子不小心把房子点燃了,顿时,浓烟滚滚,火势冲天,三间草房不一会儿便烧了个精光。他在对面的山道上,老远就看见了,却一点儿也不着急,着急也没用,嘴里还哼着“刘三姐”。旁人说他,你房子烧了,住都没地方住了还唱歌。他半天说了句“烧了就烧了勒,烧了再盖就是了。”回去打扫出一块空地儿,找块大点的塑料布,砍几根竹杆搭个棚棚照样生活。也许,这也是一种乐观,但这种乐观很无奈,要不又能咱的?后来,在生产队的帮助下又将几间草房盖了起来。
         写这些我到底想说什么呢?都怪那美女丅恤上的文字,惹得我说了这么多。秋天是美丽的,一片落叶,一根枯草,只要你拥有一颗好心态,他们都会为生命增加厚度,为生活增添色彩。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人生中总是有许多艰难和无奈,但即使在最难捱的日子,也要不失诗意,在生活的夹缝中活得摇曳生姿。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初冬来临,枯黄的叶凝结成了霜。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愿我的朋友们,一如那墙角的一枝梅花独自盛开,为这孤寒的世界增添一抹暗香。
         吃罢晚餐出来,我们乘地铁到人民公园,经南京路去外滩。说实话,工作一天下来真的好累,但走在这“十里洋”感觉什么样的疲劳都被消除掉了。
          在世纪大道广场,侄女见有人玩滑板,她居然跑上去跟人家借来在广场上秀了一把,那优雅的动作,灵活的身姿,惹得我五十多岁的人也青春萌动,跃跃欲试,只是怕摔跤,不敢尝试。
         南京路上人很多,但外滩上的人更多。外滩矗立着52幢风格迥异的古典复兴大楼,素有万国建筑博览群之称,是上海的象征。“夜上海,夜上海……”古老的唱片在留声机里缓缓地转动着,流出的既是音乐,也是上海的历史。霓虹灯下的大街五彩斑斓,灯光酒在黄浦江上,江水带看这些倒影,辉煌流向远方。东方明珠塔反射着所有光芒,高傲,强大。我喜欢夜上海,喜欢它的小资情调,喜欢它的灯红酒绿,喜欢它的自由奔放,也喜欢它的古朴自然。凭栏远眺,悠悠江风扑面吹来,水与影,人与情,在告别白天的喧嚣之后,此刻融合得如此完美。上海的夜晚,太迷人!
         侄女的手机不时响起,她是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主任编辑,虽然出差在外,但仍有很多工作上的事需要处理。她感言,这哪里是出差旅游,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工作,她得赶回酒店,看来她今晚又得熬夜了。
                 2019.10.25上海
作者简介:任朝鹏,男。网名:小桥流水,四川绵阳人,中共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文字散见于《西部文学》、《大渡河》、《江山文学》等期刊及其他一些文学网站。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