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我观黄山的第六道风景

2019-11-29 21:50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俏丽迷人的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著称于世。素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天下第一奇山的美誉。我以为黄山还有一道风景,便是挑山工了。
    已是第三次来看山了。第一次在20年前,正值年壮体健,但没留下多少印象,记忆也十分模糊,弄不清是没有索道,反正是没坐,只在山上遛了一圈。也不知哪是前山哪是后山,随着游人亦步趋亦地爬山,累了坐于石阶擦汗,见有人挑着沉重的担子上来,知山上一切用度,全靠人力运输。便对他们充满了敬佩。由于天气炎热,满脑子装着文字材料,只对“梦笔生花”有些印迹,连迎客松都没看见,便匆匆下了山。
第二次去看山是十年前,参加中国晚报协会在的会议,东道安排乘缆车上山。此次总算爬至光明顶、到达玉屏峰,看了那棵驰名中外的迎客松,远眺了天都和莲花二峰。还得知国画大师刘海粟与黄宾虹,一生分别十和九上黄山,对其情有独钟。前者曰:“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后者自称是:“黄山山中人”。他们醉心黄山烟云山峦,笔走龙蛇黄山无数,于九十多岁高龄仍登临其写生作画,留下诸如《黄山云海》《黄山汤口》等传世之作,令人感佩。
那回带了相机,在北海处懈逅挑山工,欲拍两张照片。谁知他们极不情愿,甚至暴躁喝斥别拍了,估计是挡了人家的道。于是既不敢轻易造次又不甘心情愿错过机会,就用变焦远远拍了些他们的背影。心想自己空手走都累得喘气,何况他们要挑着重担讨生活呢?那天正值夏日,挑山工们光着膀子,洒下一路汗水,转眼就消失在山林中。
    这次再来看山,正值寒露刚至,不过黄山天气极好,接连两日皆阳光灿烂。与诗人桂子、摄影家岚川、特级教师桂大哥夫妇、资深报人老齐、还有浙商章霓,从千岛湖前来登山。午后一点半赶至屯溪,在老街寻得“徽张臭鳜鱼”饕餮,那鱼做得地道,包括毛豆腐及粉蒸肉,为登山贮备了能量。
    下后四点左右从汤口换乘景区大巴,再乘索道到云谷寺景区。出缆车站便是一步一景,众人十分兴奋。远观始信峰后,走走停停拍照。我体弱恐误大家行程,笨鸟先飞独自前行。在三叉路口找到黑虎松,有人指点在上方拍摄角度更佳,选不同角度拍了几张。等大队人马赶来,走至梦笔生花时,已是暮色苍茫。本想赶到丹霞峰看日落,已经来不及了。
    顺石阶向下,问导游小叶当年小平同志是否走的也是这条路线?小叶答是。但老人家是从前山往后山走,我们是从后山向前山行。从当年小平同志下榻的北海宾馆路过,正好又碰见几个挑山工挑着担子过来,吭哧吭哧像喊着号子,行人赶忙避让,我忍不住抓拍了几张,但角度效果都不理想。叶导引着继续往下,又拍了拍团结松,当晚住西海宾馆。晚饭等二次翻台才轮上我们,同样点了臭鳜鱼,味道远不如山下。而旁边一桌老外,十多人点菜很少,却兴致盎然,喝着啤酒。
    回房休息,算下来高高低低下午走了有三四公里,体力有点吃不消。老齐问咋个样,明天要不要看日出?我说若不是章霓给咱准备了登山专用的护膝手杖,这会儿早就不行了。明天看不看,看能不能起来。其实我怯火去看日出,不仅要凌晨五点爬起来,还得再爬半个小时山路。更担心已经六明天还有差不多七八公里的路,能否走得下来?凌晨三点腿疼醒来,见时尚早复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5:50。昨天预告日出时间为6:15,看来无缘观赏黄山日出了。等桂子几个回来,看了他们拍得的照片甚是后悔,不知何时再有机会来看黄山日出?
吃早饭时叶导看除章霓外,都是60开外的人了,恐体力不支建议走西海峡谷,说那的景色也不错。大家说来一次不易,一定要去飞来石、黄山松,拒绝了她的善意。早八点出发,往飞来石方向运动,一路日和景明,空气清新,使人神清气爽,但景色相对比较单调。过排云楼时,从山上陆陆续续有几拨挑山工挑着担子下来。其中一位50多岁精瘦汉子,将肩膀上的扁担用一根木棍撑住,横在路中放下擦汗。有游客问挑有多重,回答有二百斤。问谁有10元钱让他买瓶水喝。我急忙从兜里翻出20元予他,想与其攀谈抑或能拍张特写。谁知他接过钞票,挑起担子转身又赶路走了。
    走了约半个多小时,山路开始陡峭,远远望见飞来石。我仍是走在前面,走走歇歇等他们上来,大约数50个台阶就要停下来喘口气。好不容易爬至飞来石,游人已经多了起来。这块电视剧《红楼梦》中拍摄过的顽石,高12米、长7.5米、宽2.5米,耸立在一处岩石的平台上,确为神来之石,传说是八仙中的铁拐李用扇子扇来的。我手脚并用攀爬上去,摸摸这块奇石,帮人用手机照了两张照片。下来才知“一摸官、二摸财、三摸福、四摸桃花”,当时记不得摸了几下。其实凡事皆有定数,这般年岁了只求个健康平安。
    继续爬山前行,从上往下回望飞来石,拍摄角度更好一些。到合掌峰后不久,同伴们慢慢赶了上来,走到光明顶小憩,算算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我松开缠裹的护膝,里面已被汗湿透了。真佩服章霓体力,背了十多瓶矿泉水及水果干粮,足足有五六十斤重。这里也有一些挑山工歇脚,并叫卖矿泉水和桔子。矿泉水10元一瓶,桔子10元六个。章霓讲山上苹果随着高度的增加,最高一个要卖15元。桂子说早上看日出时,碰见几个挑山工打着手电挑运,一趟要走八公里,多的一天要走大概三四趟,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从光明顶下至天海,过白云宾馆又开始向上爬石台阶。应该说黄山的步道修筑的不错,有些地段还在拓宽改造,刚下光明顶时遇工人抬着石条铺路。正走着山道又下来一名挑山工,将担子横下来放稳停于路中。章霓问能不能让我试一下?那人说你挑不起的。章霓执意要试,轻松地单肩挑起,走了两步脸红脖子粗,竟卸不下担子。在挑山工帮助下才将担子放下,言这碗饭真不好吃。一旁的桂大哥说,我当知青时也挑过二百斤重的湿稻谷。
众人皆感叹曾经的艰辛,何尝不是。我年轻时也推过重千斤的原木,扛过百多斤的粮食桩子,但没有负重走这么长的山路。回想我们这辈吃过不少苦,不免悲悯与敬重起挑山工来,深深自责光想着拍一张特色照片,没考虑他们的生计与感受。叶导介绍黄山目前虽然有三条索道,其中只有太平一条能在结束客运后运送一些物资,山上宾馆、气象站等所需的生鲜、换洗的被褥、包括水果、矿泉水与产生的垃圾,还有修缮所用的水泥、砂石,每天约有四万斤的货物要靠人工挑运。所以挑山工被誉为“黄山脊梁”,彰显着不畏艰险,勇于攀登的“黄山精神”。
她还吟了一首描写挑山工的打油诗:面朝山径背朝天,货到巅峰赚薄钱。岁岁艰辛终不悔,只缘生计在双肩。她说黄山既有泰山的雄伟、华山的险峻、衡山的烟云、庐山的飞瀑、峨眉的清凉,更有挑山工这道与黄山松、黄山石一样亮丽的风景。
再往前去迎客松有两条线路,一条是向上爬鳌鱼峰、走一线天,另一条是朝下绕鳌鱼峰、爬百步云梯。桂子、大哥和章霓选择正面冲锋,我与岚川、老齐、大嫂和叶导选绕峰而行。这一段前半程还是比较平缓,到爬百步云梯时就有些吃力,叶导讲这里就是拍《小花》,刘小庆跪抬伤员的地方。爬至中间岚川唱起电影《小花》的插曲《绒花》来,那优美与坚毅的旋律给人以无形的力量。走至莲花亭,仰望黄山的最高峰——莲花峰,听说上下还需要走一个多小时,几个人开始揉腿,已实在无力去登它,更不用说上天都峰了。
终于到达玉屏峰,先看了送客松,再观了迎客松。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大家争相与那棵黄山的标志合影留念。我挤进人群拍了几张照片,就与齐老师在玉屏楼前的石凳上,等另一队人马会合,再次解开护膝放松,揉搓腿部僵硬的肌肉。章霓过来递过矿泉水,说准备下山再去宏村转转。叶导介绍黄山松树生命力极强,它的根部能分泌出一种酸溶解岩石,使树根深深地扎入悬崖峭壁之上,长出强壮的树干和形成美丽的树冠。
下山前再次回望玉屏峰上“江山如此多娇”的主席手迹,又看了看伸出长长枝桠的迎客松。大嫂见我一路狼狈问我还来不来?我答没上莲花天都,也没看到日出云海,冲着这黄山松和黄山挑夫,也要向粟虹二老学习,有机会还要再来。 俏丽迷人的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著称于世。素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天下第一奇山的美誉。我以为黄山还有一道风景,便是挑山工了。
    已是第三次来看山了。第一次在20年前,正值年壮体健,但没留下多少印象,记忆也十分模糊,弄不清是没有索道,反正是没坐,只在山上遛了一圈。也不知哪是前山哪是后山,随着游人亦步趋亦地爬山,累了坐于石阶擦汗,见有人挑着沉重的担子上来,知山上一切用度,全靠人力运输。便对他们充满了敬佩。由于天气炎热,满脑子装着文字材料,只对“梦笔生花”有些印迹,连迎客松都没看见,便匆匆下了山。
第二次去看山是十年前,参加中国晚报协会在的会议,东道安排乘缆车上山。此次总算爬至光明顶、到达玉屏峰,看了那棵驰名中外的迎客松,远眺了天都和莲花二峰。还得知国画大师刘海粟与黄宾虹,一生分别十和九上黄山,对其情有独钟。前者曰:“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后者自称是:“黄山山中人”。他们醉心黄山烟云山峦,笔走龙蛇黄山无数,于九十多岁高龄仍登临其写生作画,留下诸如《黄山云海》《黄山汤口》等传世之作,令人感佩。
那回带了相机,在北海处懈逅挑山工,欲拍两张照片。谁知他们极不情愿,甚至暴躁喝斥别拍了,估计是挡了人家的道。于是既不敢轻易造次又不甘心情愿错过机会,就用变焦远远拍了些他们的背影。心想自己空手走都累得喘气,何况他们要挑着重担讨生活呢?那天正值夏日,挑山工们光着膀子,洒下一路汗水,转眼就消失在山林中。
    这次再来看山,正值寒露刚至,不过黄山天气极好,接连两日皆阳光灿烂。与诗人桂子、摄影家岚川、特级教师桂大哥夫妇、资深报人老齐、还有浙商章霓,从千岛湖前来登山。午后一点半赶至屯溪,在老街寻得“徽张臭鳜鱼”饕餮,那鱼做得地道,包括毛豆腐及粉蒸肉,为登山贮备了能量。
    下后四点左右从汤口换乘景区大巴,再乘索道到云谷寺景区。出缆车站便是一步一景,众人十分兴奋。远观始信峰后,走走停停拍照。我体弱恐误大家行程,笨鸟先飞独自前行。在三叉路口找到黑虎松,有人指点在上方拍摄角度更佳,选不同角度拍了几张。等大队人马赶来,走至梦笔生花时,已是暮色苍茫。本想赶到丹霞峰看日落,已经来不及了。
    顺石阶向下,问导游小叶当年小平同志是否走的也是这条路线?小叶答是。但老人家是从前山往后山走,我们是从后山向前山行。从当年小平同志下榻的北海宾馆路过,正好又碰见几个挑山工挑着担子过来,吭哧吭哧像喊着号子,行人赶忙避让,我忍不住抓拍了几张,但角度效果都不理想。叶导引着继续往下,又拍了拍团结松,当晚住西海宾馆。晚饭等二次翻台才轮上我们,同样点了臭鳜鱼,味道远不如山下。而旁边一桌老外,十多人点菜很少,却兴致盎然,喝着啤酒。
    回房休息,算下来高高低低下午走了有三四公里,体力有点吃不消。老齐问咋个样,明天要不要看日出?我说若不是章霓给咱准备了登山专用的护膝手杖,这会儿早就不行了。明天看不看,看能不能起来。其实我怯火去看日出,不仅要凌晨五点爬起来,还得再爬半个小时山路。更担心已经六明天还有差不多七八公里的路,能否走得下来?凌晨三点腿疼醒来,见时尚早复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5:50。昨天预告日出时间为6:15,看来无缘观赏黄山日出了。等桂子几个回来,看了他们拍得的照片甚是后悔,不知何时再有机会来看黄山日出?
吃早饭时叶导看除章霓外,都是60开外的人了,恐体力不支建议走西海峡谷,说那的景色也不错。大家说来一次不易,一定要去飞来石、黄山松,拒绝了她的善意。早八点出发,往飞来石方向运动,一路日和景明,空气清新,使人神清气爽,但景色相对比较单调。过排云楼时,从山上陆陆续续有几拨挑山工挑着担子下来。其中一位50多岁精瘦汉子,将肩膀上的扁担用一根木棍撑住,横在路中放下擦汗。有游客问挑有多重,回答有二百斤。问谁有10元钱让他买瓶水喝。我急忙从兜里翻出20元予他,想与其攀谈抑或能拍张特写。谁知他接过钞票,挑起担子转身又赶路走了。
    走了约半个多小时,山路开始陡峭,远远望见飞来石。我仍是走在前面,走走歇歇等他们上来,大约数50个台阶就要停下来喘口气。好不容易爬至飞来石,游人已经多了起来。这块电视剧《红楼梦》中拍摄过的顽石,高12米、长7.5米、宽2.5米,耸立在一处岩石的平台上,确为神来之石,传说是八仙中的铁拐李用扇子扇来的。我手脚并用攀爬上去,摸摸这块奇石,帮人用手机照了两张照片。下来才知“一摸官、二摸财、三摸福、四摸桃花”,当时记不得摸了几下。其实凡事皆有定数,这般年岁了只求个健康平安。
    继续爬山前行,从上往下回望飞来石,拍摄角度更好一些。到合掌峰后不久,同伴们慢慢赶了上来,走到光明顶小憩,算算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我松开缠裹的护膝,里面已被汗湿透了。真佩服章霓体力,背了十多瓶矿泉水及水果干粮,足足有五六十斤重。这里也有一些挑山工歇脚,并叫卖矿泉水和桔子。矿泉水10元一瓶,桔子10元六个。章霓讲山上苹果随着高度的增加,最高一个要卖15元。桂子说早上看日出时,碰见几个挑山工打着手电挑运,一趟要走八公里,多的一天要走大概三四趟,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从光明顶下至天海,过白云宾馆又开始向上爬石台阶。应该说黄山的步道修筑的不错,有些地段还在拓宽改造,刚下光明顶时遇工人抬着石条铺路。正走着山道又下来一名挑山工,将担子横下来放稳停于路中。章霓问能不能让我试一下?那人说你挑不起的。章霓执意要试,轻松地单肩挑起,走了两步脸红脖子粗,竟卸不下担子。在挑山工帮助下才将担子放下,言这碗饭真不好吃。一旁的桂大哥说,我当知青时也挑过二百斤重的湿稻谷。
众人皆感叹曾经的艰辛,何尝不是。我年轻时也推过重千斤的原木,扛过百多斤的粮食桩子,但没有负重走这么长的山路。回想我们这辈吃过不少苦,不免悲悯与敬重起挑山工来,深深自责光想着拍一张特色照片,没考虑他们的生计与感受。叶导介绍黄山目前虽然有三条索道,其中只有太平一条能在结束客运后运送一些物资,山上宾馆、气象站等所需的生鲜、换洗的被褥、包括水果、矿泉水与产生的垃圾,还有修缮所用的水泥、砂石,每天约有四万斤的货物要靠人工挑运。所以挑山工被誉为“黄山脊梁”,彰显着不畏艰险,勇于攀登的“黄山精神”。
她还吟了一首描写挑山工的打油诗:面朝山径背朝天,货到巅峰赚薄钱。岁岁艰辛终不悔,只缘生计在双肩。她说黄山既有泰山的雄伟、华山的险峻、衡山的烟云、庐山的飞瀑、峨眉的清凉,更有挑山工这道与黄山松、黄山石一样亮丽的风景。
再往前去迎客松有两条线路,一条是向上爬鳌鱼峰、走一线天,另一条是朝下绕鳌鱼峰、爬百步云梯。桂子、大哥和章霓选择正面冲锋,我与岚川、老齐、大嫂和叶导选绕峰而行。这一段前半程还是比较平缓,到爬百步云梯时就有些吃力,叶导讲这里就是拍《小花》,刘小庆跪抬伤员的地方。爬至中间岚川唱起电影《小花》的插曲《绒花》来,那优美与坚毅的旋律给人以无形的力量。走至莲花亭,仰望黄山的最高峰——莲花峰,听说上下还需要走一个多小时,几个人开始揉腿,已实在无力去登它,更不用说上天都峰了。
终于到达玉屏峰,先看了送客松,再观了迎客松。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大家争相与那棵黄山的标志合影留念。我挤进人群拍了几张照片,就与齐老师在玉屏楼前的石凳上,等另一队人马会合,再次解开护膝放松,揉搓腿部僵硬的肌肉。章霓过来递过矿泉水,说准备下山再去宏村转转。叶导介绍黄山松树生命力极强,它的根部能分泌出一种酸溶解岩石,使树根深深地扎入悬崖峭壁之上,长出强壮的树干和形成美丽的树冠。
下山前再次回望玉屏峰上“江山如此多娇”的主席手迹,又看了看伸出长长枝桠的迎客松。大嫂见我一路狼狈问我还来不来?我答没上莲花天都,也没看到日出云海,冲着这黄山松和黄山挑夫,也要向粟虹二老学习,有机会还要再来。 

作者简介: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高级编辑职称,现任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