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王文琴散文】服务

2020-01-21 11:3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的手机前段时间不停地死机,如同向我示威,间歇罢工。因工作中经常要用微信发送一些文件,所以想买一个新手机,不能影响工作。元旦那天,我正好休假。晚饭后,先陪爱人去干洗店取了件衣服,随后便一起去给我买手机。
手机当然买国产的,我和家人一直认定一个品牌,所以就去那个品牌的专卖店选购。
这个专卖店营业面积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了一倍,隔着橱窗和无框玻璃门可以看到店面重新装修,焕然一新,购物环境很好。我推门进去,里面没有一个顾客,六个店员聚在柜台边交谈。他们都是统一着装,红色上衣,外套着黄色棉马甲。
他们见我和爱人进了店,顷刻像一朵朵花瓣一样围在我和爱人四周。这种阵势让我受宠若惊。我感觉店员瞬间将我拼成一朵郁金香花,而我成了中间的花蕊。
选手机不麻烦,心里价位选机,一分钟的时间就选定了一款。这时候,其中的四个花瓣都开始忙开了。一瓣给我俩端过来两杯冒着热气的开水;一瓣忙着取来节庆进店赠送的礼品—— 一个陶瓷杯;一瓣去库房找与模机同款的手机;一瓣拿来质保单开始登记我的电话号码,我在等手机的时候,扫码付款,余下两瓣陪我俩聊天。
很快,新手机从库房拿来了。唯一的一瓣年轻男店员马上从旧手机里把两张手机卡转装入新手机。我给他说了要求,凡我旧手机上常用的一些软件或者APP都给我下载上。如微信、高德地图、美团、百度、智行等。这些常用的都要有。还有电话本要传至新手机。男服务员微笑着说:“没有问题,姐,so easy, 这是分分钟的事情。”男服务员调皮地插了一句英文。
我和爱人进店的时候接近八点钟,他们可能是八点钟下班。过了大约十分钟,除了这个男店员,其他花瓣都相继去后面的更衣室换掉工装,穿上了他们各自的衣服出来。其中一个女店员走过来换这个正给我新手机传输图片的男店员,让他也去更衣。很快男店员换好衣服出来,他继续用热点传输图片。由于我手机上的图片和短视频比较多,所以花费的时间长一点。那几个花瓣聚在柜台那儿,轻声热聊。看样子她们今晚要聚餐。
男店员回头对其他同事说,让她们先走,他晚一会过去。花瓣就一个个飘出了门。再过了不到十分钟,那个男店员对我说:“姐,所有的程序都弄好了。”我没顾上检查,因为已经让这个男店员延迟下班十分钟,我有点不好意思。不想再耽延对方时间,回家了再慢慢熟悉手机。
我拿着手机,爱人提着礼品,向店外走。男服务员热情地送我们到门口,说:“姐,以后手机质量无论有什么问题,在保修期内都可以随时过来。”我听了内心热烘烘的,被男店员的热情服务而感动。看来选择这个品牌,真的没错。
回家后我忙着做家务,也没顾上看手机。
第二天早晨上班,期间有要事需要打一个电话,结果一查电话本,空空如一。六百多个联系人,一个也没有。原来昨晚那个男店员在匆忙间,没有把电话本给我导入新手机。
中午12:00下班,我去了昨晚的专卖店。我推门进去,店面此刻有两个顾客,两个女店员在分别接待。其余四个店员分两处两两相聚在一起聊天。我能感觉到六束目光从店内不同角度向我闪瞄了一眼,我感到的是一股寒气。我目光回扫了一眼,那个男店员正与一名女店员头碰在一起热聊。那个男店员也看到了我,但是他的屁股并没有挪开高腿凳,他正和身边的女店员聊得热火。几双无声的目光仿佛在说:“你找茬来了”。没有一句欢迎的问候语。我没有说一句话,轻步走到男店员跟前,说:“你好,麻烦帮我把电话本导入新手机,手机里面没有一个联系人。”
那个男店员伸手接我的手机,边接边说:“不可能,我昨天晚上都给你传过了”。我没有与他争辨,保持沉默。男店员翻阅了一下手机,电话本的确空无一人。他小声自语:“哦,昨天晚上可能忘传了”他在自圆其说。电话本很快传好了。手机递了过来,男店员接着与身旁的女店员继续热聊起来。我拿起手机转身出了店。身后没有“您慢走”的送宾语。
我沿着人行道往家走,心拔凉拔凉,犹如时下的二九天。不要说在整个手机的保质期,短短一夜之隔,昨天的服务是热情洋溢,今天就变成了冷若冰霜。服务态度天壤之别。这怎么能让人相信,在保修期内随时找他们来服务这个承诺兑现的可能性?
这个品牌好,手机也过硬,但这个专卖店的服务的确让人心寒。一线品牌更需要与之匹配的服务。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