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蛤蟆沟里觅荫凉

2020-06-11 16:3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今年踏山似乎与鸡窝子杠上劲了,在那里走了回东坪沟,还搞了次赏高山草甸杜鹃的穿越,这不周日又爬了趟蛤蟆沟。
    蛤蟆沟位于沣峪口里约29公里的鸡窝子村东朝南的一条不起眼的沟道,听说从这里花三四个小时能登上海拔2886.9米的光头山。此行目的是到大瀑布下纳凉,群里说只需徒步一个来小时,便报名参加。
初进蛤蟆沟,就感到一阵阵风凉,甚至有点瘆冷。查看只有21度,比山下温度整整低了7度。走过座小桥,一条羊肠小道隐藏于陡峭的山林之中。这里林草茂密、石径回转,循着水声虫鸣,须不时拨开挡道的藤蔓、竹枝方能前行。
下车时乐山户外营吴政委,将一大塑料袋黄杏塞进我的双肩包,说给我增加点难度。而他和朱队长等背着锅灶、茶具、睡毯等装备和食物,特别是许继良还背了个大西瓜。开始还比较轻松,大家说说笑笑,不时还在路旁发现和挖掘些黄精、鹿药,和难得一见的七叶一枝花等药材。
七叶一枝花为百合科重楼属植物,别名蚤休、金线重楼、螺陀三七、七叶莲等,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等功效。上次从分水岭到朝天场穿越,就有所斩获,但不如这里长得肥壮。细观其一轮叶片上冒出长茎,顶着与叶子极像的花朵,还俏皮的伸出六七根金丝蕊来。《本草纲目》载其“味苦,性寒,有小毒。归心经、肝经、大肠经。主治痈疽。”民间常用于治疗带状疱疹、风毒暴肿、久咳哮喘、跌打损伤、虫蛇叮咬、支气管炎等,现在还发现其有调节细胞因子、抗肿瘤的作用。
随着山势增高,山路开始险峻起来,许多地方须手脚并用才能攀爬上去,汗很快湿透了前胸后背。赵总戏谑:“这才叫爬山,出这身汗真舒服。”正应了“请人吃饭,不如请人出汗。”快到第一个小瀑布时,山上下来一两拨人说不:不敢上了路太滑,没带装备怕出危险!
这儿一边绝壁、一面深涧,路窄的仅容一人通过,有些地方因滑坡塌方便没了路。队长和章霓、继良等伸出手臂,将我、石嫂子等老弱连拉带拽地翻上有70度的岩壁,大家在小瀑布前休息片刻,拍几张照片又继续前行。
再爬上两道石坎和涉过两条小溪,我渐渐落在了后边。吴政委在上边喊“加油!再有20分钟就到大瀑布了!顿时来了精神,抓着扯着树根一步步又爬上个斜坡,只听前边几个人说一棵铁甲树。等我走到那棵高大、一搂粗、直溜溜的铁甲树旁边,已不见他们的身影。在草深林密中似乎迷了路我急忙喊了两嗓子,石嫂说先下再往上走,按她的指引猫腰钻过数十根藤萝缠绕的灌木丛,终于来的目的地——百米瀑布。
这里地势开阔,横在眼前一面百米多高、两三百米长的绝壁拔地而起,巨大的岩壁如泼墨被渲染过,岩顶两端绿荫浓浓,靠右一束白练分三叠哗哗地翻滚落下,飞溅出大大小小的水珠,然后顺着光滑的石墁汇流入蛤蟆沟中。其水势不大,却也随风飘舞,飞珠溅玉,水雾袅袅,凉爽袭人。所以,蛤蟆沟又叫水崖沟能说通,但为何叫蛤蟆沟不知其所?既没看到溪水中有蛤蟆,也没见到像是蛤蟆的山石,难道是人们匍匐爬山像只蛤蟆才叫了这个名字?
先到的几位,有的铺好睡毯,有的在瀑布前汲水准备煮茶烧饭,有的冲洗携带的水果,冰镇那个大西瓜。此时已到正午,从鸡窝子村到达大瀑布用了一个半小时,路途虽短强度较大,所穿速干衣竟能拧出水来。穿过一片芦苇,我踅摸到瀑布下洗了洗脸手,立时清凉了下来。
吴政委腆着大肚子,一气搬来三块石块当作餐桌,又搬来七八块石头当板凳围成一圈。经开置业的韩总用烧清洌的山泉为大家泡好肉桂,他太太拿出早上专门烙的小烧饼。中天赵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酱牛肉、鸡翅、薰鸭,还有清真、油炸两种花生米、鹰嘴豆及蓝莓等水果。朱队长为大家斟满能拉出线的好酒,准备了凉拌荠荠感菜,现场烧了铜锅饭。大家举杯畅饮,一顿别具风味、十分开心的野餐,就在凉爽的蛤蟆沟中开始了。但不知何故,另外一只用来烧排骨蔬菜汤的锅,好端端的翻倒了四次。
酒足饭饱,我无意发现刚才钻过的灌木丛上方有棵枯立的桦树长了十多个木蹄层孔菌,急忙叫来章霓爬上去采摘了下来。章霓等人意犹未竟,说再往上爬个把小时看能否走到瀑布上边去,其他几个选择在睡毯上小憩。说来奇特山中即使太阳直射,人却不觉炙烤或燥热。我躺在睡毯上总觉得硌得慌,而赵总、韩总和石嫂竟能发出鼾声,享受这秦岭山中的风凉与幽静。   
靠坐在一棵四拃粗的松树上,我继续眺望峭壁之上淡淡的云彩和细细悬挂的水帘,任凭清风拂面、煦光照耀,欣闻鸟语花香、蝶舞蜂绕,不知不觉进入梦乡。忽然山梁之上转来呼声,将人从梦中唤醒,原来几人已登上瀑布顶端,只是只闻其声却望不见他们的身影。
等他们下来切了天泉浸泡的西瓜,收拾装好垃圾,开始原路下山。章霓打头朱队长殿后,小心翼翼地护送恐高的两位女队友,倒爬下刚才那几段险路。快到沟口时走在我前边的赵总,突然发现一棵足有两米多长的黄精,喊来章霓用工兵铲轻轻地挖出,数数结有16个茎块,竟然长了16年,实为罕见。
黄精也是百合科植物,别称龙衔、白及、垂珠、鸡格、米脯、菟竹、老虎姜、鸡头参等,生长在林下灌丛的阴坡处。其性甘、平,含甾体皂甙和黄精多糖,有壮筋骨、益精髓,补精气、治脾胃虚弱,补肝气、治贫血和润肺生津的功效,还有降血糖、抗疲劳、延缓衰老的作用。除入药外,还能生食炖服,泡酒及用作绿化观赏。往前几步赵总又发现了一棵,挖出数了数茎块亦有10个,又让大伙兴奋地与这野生的黄精精合影。
在这蛤蟆沟中即赏了瀑布美景、出了两身透汗,又享受了秦岭的清凉、识得几味中药,真是不亦乐乎。我说这地方下次还要再来,争取从这里看能不能爬上光头山。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