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陈耀光散文】黑人的命也是命

2020-06-16 13:5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黑人的命也是命,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但在美国警察的眼里,非裔黑人的命却并非如此。就说乔治.弗洛伊德吧,前不久因为用了20美元的假钞在超市购物,被商家报警。警车随即呼啸而至,从车上跳下来四个白人警察,不由分说就把弗洛伊德按倒在地,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家伙,立马来了个“锁喉”,用膝盖死死顶压弗洛伊德的脖子。
被压得不能出气,弗洛伊德也没做任何反抗,只是苦苦哀求警察:“我无法呼吸”,那家伙无动于衷,继续用力施压。弗洛伊德窒息难受,在他感觉到死亡即至的无奈时,这个46岁的黑人男子用尽最后的气力,发出微弱的声音哀痛地呼唤着“妈妈”……白人警察毫无恻隐之心,那个“跪杀”弗洛伊德的家伙更是泯灭了人性,他脸无愧色,持续“跪杀”8分46秒钟,直至乔治.弗洛伊德无力呻吟,气绝丧命,活活被憋死。
多么残暴、野蛮而又血腥的一幕啊,它发生在自由女神像下的美国。
这一幕使我想起了历史上的黑奴贸易,黑人曾被当作牲口一样买来,从非洲的港口装船运往美洲。当时在美洲每成功卖出一个黑奴,就有十个黑人葬送送了性命。几百年的黑奴贸易,一千万黑人被卖到美洲,非洲就损失了一亿人口。这一幕也使我想起了斯托尔夫人的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想起了书中那个狠毒残暴的奴隶主勒葛利,他让汤姆当牛做马干很多活,经常不给饭吃,还动不动就对他一顿毒打,最后,汤姆悲惨地死在了奴隶主勒葛利的暴力下。这残酷的一幕,还使我想起了黑人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和他的那篇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他晋见肯尼迪总统,要求通过新的民权法,给黑人以平等的权利。
马丁路德金给‘’黑人以平等权利”的那个梦想又过去五十多年了,林肯当年许下给黑人的“自由”都兑现了吗?!非裔黑人要求的“平等”权利和最宝贵的生命权,有了切实的保障吗?!
没有,根本没有,从来没有啊。
且听美国自己的学者是怎么说的吧。近日央视记者在采访美国佐治亚洲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政治学与非裔美国人研究教授珀尔.道(PearlDowe)时,她直言不讳地说:“种族歧视问题在美国持续了400多年”。她认为:“警察问题,不平等问题,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渗透进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如今美国的非裔黑人,颈肩上依旧套着种族歧视的枷锁,脚上依旧戴着种族隔离的镣铐,他们中的大多数依旧蜷缩在美国社会底层的一些不起眼的角落。
由于贫富分化、种族歧视和教育、工作方面的机会不平等,美国的非裔黑人能进入大公司和院校高层的极少,多数人都就业于餐饮服务性行业,这次疫情一来,首先冲击的就是这些行业 。弗洛伊德原本是一家夜店的保安,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他突然失去了工作。要知道美国底层的老百姓,许多人除了当月的工资,家里是拿不出400美元的生活备用金来的。一下子没有了收入,弗洛伊德的生活顿时就陷入了困境。所以,绝大多数的非裔黑人的生存权实际上是大打了折扣的。看来,林肯许诺给黑人的“自由、平等”,至今还是一张没兑现的空头支票。面对弗洛伊德的死和全美反种族歧视抗议示威,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无奈地说,马丁路德金的梦想,在美国“还遥不可及”。
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
每个人天生就有生命、自由、追求幸福和财产的权利。然而,在21世纪的今天,因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示威游行,非裔美国黑人竟然还要用“黑人命也是命”的口号,来争取自己的生命权,这对标榜“民主、自由”,以“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来说,既是一种讽刺,又是一种悲哀,也是美国非裔黑人和少数族群的一种无奈和不幸。一直以来,美国动不动就对别的国家抡起“人权”大棒,到处指责别人的“人权记录”,今天要制裁这个国家,明天又要打压那个国家,可美国自身的“人权”状况又怎么样呢?
有人说,这次新冠疫情,对各国的“人权”是一次大考。那么就看看美国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吧。白宫为了资本的利益,根本不顾人民的生命安全。美国的富人、名人和高官可轻易进行核酸检测,而穷人没有医保,检测不起,所以非裔黑人成了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国死亡率最高的族群。“自由美利坚,枪声每一天”,美国的校园枪击案屡屡发生,许多无辜学生死于非命,为什么不禁枪呢?也是为了维护资本的利益,军火商的利益。  
口口声声尊重“人权”的美国,乔治.弗洛伊德们的人权到哪里去了呢?非裔黑人的医疗、健康和生命权又到哪里去了呢?校园里死于非命的学生们的生命权又到哪里去了呢?一边恣意践踏人权,不把黑人的命当命,一边又恬不知耻地高喊“平等”、“自由”,到处进行人权说教,美国政客亵渎了人权,也把“自由、民主”这些美丽的字眼给玷污了。蓬佩奥之流的美国政客奢谈“人权”,就像娼妇奢谈“贞洁”、强盗奢谈“善良”一样的厚颜无耻,令人作呕。
美国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是政客们不愿承认却又掩盖不了的,身居其中深受其害的美国非裔黑人和少数族群最有体会。一位叫布雷德福的非裔黑人教师愤怒地控所说:“种族歧视于我如影随形”,一位曾当过警察的非裔黑人说“我只要开车出去,就担心什么时候会被警察无端给拦在路边。”面对弗洛伊德的死,游行队伍中的一位黑人妇女说:“我也是一个母亲,我担心我的孩子”……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反种族歧视抗议游行,几天之内就席卷了全美150个多个城市,至今已持续三周了,仍没有停歇的迹象。美国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均、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和疫情对社会底层的冲击,积聚了巨大的社会能量,这是非裔黑人和少数族群对美国社会不满情绪的一次大爆发。
这场反种族歧视的抗议示威游行,再次印证了那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