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重庆郑立散文】遇见白云石林

2020-06-25 18:5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在重庆市武隆区白云乡最高处的葫芦大尖下,石林、松林、杉林、灌林葳蕤连绵,交相辉映,无关乎于星辰。大自然的金声,被石林用上苍吻过嗓子唱出,春晖如潮,万物光辉。我遇见的白云石林,眼缘与心缘的涤荡,无关乎于风。
      对白云有石林,我素有听闻,只是未曾动心。看过了云南昆明石林的博大,见过了重庆万盛石林的恢弘,目睹了贵州赫章天上石林的清峻,我以为石林之美,在于骨立的高贵,在于默契的神奇,在于幻象的灵异,是沧海桑田的佐证,是笑傲山河的大气象,是叱咤天地的大格局。而太多小格局的石林,或潜藏于溪谷,或隐匿于山脊,或坦裸于荒野,过目之意趣,聊侃之谈资,难入大雅,白云石林大概也如此。
    我初见白云石林,是2017年3月15日。那天,我下乡白云乡,白云乡卫生院长张强说,石林是白云乡的镇乡之宝,如若不见,便是遗憾。适逢阴雨初歇,阳光破雾,山色流韵,春意盎然,我心动了。艳阳正当头,我们驱车沿着泥石村道路抵达红色村的生基坪。低处田畴山居,桃李竞妍,菜花溢金。高处峰峦密林,山樱怒绽,野椿飞红。石林呢?张强指着路边一条泥泞山路说,在密林深处,石林不轻易示人。我们攀爬了十几分钟羊肠山路,探入荆棘与松杉交杂的密林,阳光从树枝间筛落,光影斑驳。四处怪石嶙峋,或禽或兽,或刀或锤,或墩或柱,或坐或卧,或仰或俯,或斜或正,高低错落,隐隐约约,奔突于荆蔓之中。这就是石林?不入流的石头,杂乱无序,辱没石林之名了。
    不,这才开始,张强固执地领着我往密林深处钻。在起伏转首之间,迎面草木森森,林涛轰鸣,陡坡之上,几座巍峨的石幔与几网葱茏的藤萝,棱角峥嵘,交融画屏。再往前,阳光披拂,巨石兀立,意气磅礴,巨石与巨石在密林之中旗剑相交,门桥相连,纵横捭阖,掀开了连天接岭的大幕。张强说,石林漫山过岭,星罗棋布,延宕好几公里,弥散近千亩,腾跃直上海拔1575米的葫芦大尖山顶。一路坎坷,遍地荆刺,我望而却步。我们返回生基坪,调头赶往穆家洞湖。
     所谓的湖,原来是一口正修缮的山坪塘,铁锅底一样深陷在山坳中。野风吹拂,褶皱的水面泛着蓝粼粼的光。白云乡人民政府围绕山塘以及四围的石林已启动了乡村旅游保护性开发计划,刚才我探访的石林,是湖口右边山脊外的一隅。车不能前行了。站在湖口,我眺望云遮雾绕的葫芦大尖,氤氲曼妙的山腰间翠林蓊郁,三条破土建设的登山步道岚雾飘飘。这是一处激动人心的处女地,上亿年沧海桑田的荟萃,上亿年动人心魄的静美,历经了僻远而孤独,因为寂寥而自卑,只为了云蒸霞蔚、机缘来临的那一刻,在脱胎换骨的疼痛中找回美丽的自己。而今,白云乡美丽乡村建设的画笔异彩纷呈,石林跨越了孤独,敞开了山门;放下了自卑,迈向了超越。我看见,在对岸山边,跃然于森林间的石林,由近而远,气度萧萧,绿衣冉冉。它们依山傍势,在翘首迎望,在等待时间之手掀开神秘的面纱,让所有的美,因为重逢而再生。
    又见白云石林,是2020年3月22日。那天午后,漫天白云,太阳浮游在白云间。我随白云乡文学笔会采风队伍,沿着新建的水泥村道路奔赴穆家洞湖。三年之后的重逢,时光深处的心悦,不是锦辞丽句所能言表。在湖口停车场,蓝波烁烁的湖水,修葺一新的湖坡,青石垒砌的登山步道,以及蜿蜒直上葫芦大尖的林间公路,尽在眼底。时间不裕,该往何处去?每个人都有内心的探寻。撩人的抉择,唯有自由组合才能走入心随所愿的最爱。一座望山亭,独蹈于山脊之上,跃跃欲飞。我和几个喜欢爬山的文友,选择了湖口左边的山脊。
      石阶步道宽敞,可三五人并排而行,两边有护石,护石外还砍出了一米多宽的花草坪。爬行了一百米陡直的步道,我们只能走走歇歇。山势渐高,视野渐阔,湖影渐小,人影渐无,风声渐紧,头顶之上流云浪卷,阳光或闪或敛,不时有纷纷细雨粉落而下。爬上山脊,一座山亭迎迓而来。山亭并不高大,因居于高处,独一无二,俗而有威,凡而有度,凛凛有青云之志,让人不敢忽略,不敢小觑。亭边有老松数棵,因在瘦瘠之地,若塔似伞,虬枝奔逸,既不伟岸,也不壮硕,褐红色的鳞皮恰似岁月绵绵柔柔的交织,心有砥砺之气,淡于尘世,蕴于沉静,乐于险境。步道初开,老松立于路隘,依于亭旁,还未曾被邪妄之人囧面刺字,忍亵受屈,蓄忧积愤,尚未背负尘世之痛。高远处,葫芦大尖山势逶迤而下,密林间,石影暗动,野雀沉浮。松亭之间,灌林伏拥,轻风拂绕,阳光与斜雨纷至沓来。我们合影留念,微雨若尘,光影掠金。
      沿青石步道走过一个蜂腰鹤膝的小山坳,我们爬向另一片山脊。四野林木蓊然,杉林、松林、水青棡丛自然交错。左边五米之外是百余米的悬崖,崖上藤蔓若幛,荆棘巍然,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中,倔强的旱芦苇悄然探头,氤氲入画。到石林了,前边有人喊。循声望去,或密或疏的松林下,或现或匿的步道边,光怪陆离的石林诡异地露形。一头栩栩如生的大石象扑入眼帘,山光吉祥,我满心欢悦,奔到象鼻前,扮盲人摸象状,惹得同行人欢呼雀跃。石象迎客,石蛇探路,石龙迷踪,石门迎宾,这是冰川之遗迹?这是海底隆升的造化?这是我心头的奇幻在眼中的遇见?路道两旁,分岔的石脉水流一样奔泻,最终在时间的枝丫上结出了这石林的果实。时间即距离,暗流百亿年,潮涌百亿年,亿万年时光依旧,时间的落花凝就了我眼前的一瞥。继续向上爬越两百余米石脊,又见平缓的山背,密匝的石林锯齿般夹道左右,有天然的石墩石椅,精工巧智,有石化的狂兽惊鸟,妙趣天成。行走其间,阳光的轨迹,山风的足迹,脚印的痕迹,交织着石化的苍古,我犹如一粒尘埃的淡影。
       春风里,盛大的石林翻开了时光的典藏。采风队伍各自从三条步道汇聚在一大片松林、杉林、灌木林掩映的石林里。我惊讶石林间的几棵老松,枝桠树瘤丛生,大若纺锤,小若手雷,与地上似旗似剑的石林,守望如契。大自然亿万年的鬼斧神工,绘就了这剑拔弩张的神奇,不是我等凡夫所能破解的。我只能举着手机,东瞧西望,搜拍吸人眼球的一瞬,或者斜依奇石惬意自拍,留下遇见的刹那。我们最后选了一处画屏般的石林前拍了集体合影。帅男靓女,老人新人,都是时光的过客。穿越时光的是石林,分享时光之美的是我们。山边,天空鳞云点点,几尊翘望的石林,状若啸天之巨犬。穆家洞湖波光粼粼,山光水色俱入幻象,万物都醒着,不信你听,你听……风过石林,阵阵松涛足以容纳时光濯洗的万千悲喜。
       我遇见的石林,只是白云石林的小部分,沿湖口右边林间步道可以去生基坪,一睹轿子山、狮子岩、济公扇、扎兵坨石林的原始与壮阔,顺着穆家洞湖后的盘山公路还可以去葫芦大尖山顶,站在唯一的石头墩子上,可以瞻望在山脊之上延宕的石鳞,远眺在众壑之外白云之边的重庆城,以及夜幕下的万家灯火。这一片刚刚移步深闺、走出山门的石林,谁也不能一次遇见就能一网打尽,其内心的深掘和内涵的蓄积已是步入辉煌的开始。快来吧,这里美极了。我不会这样表白。我只想,留一些美好再次重逢,留一些遇见再次美好,留一些记忆的细节慢慢孕育回望的花朵。
        在我的身后,林涛喧哗,因为石林而获得了应有的高度。大美无言,白云石林掩入了大美无边的哑默,醉入人心的美,需要我们在内心的深处不断深掘。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