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秦钟散文】烟雨朦胧赏莲荷

2020-07-05 23:4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烟雨朦胧赏莲荷
秦   钟
 
万事开头难,六十多年前我就设计着返老归宗这件终身大事。今天可以说是有了眉目,有了着落。今天六月二十八日,是我返回故乡的第二个月份的某一天,移居故乡以来,每天我都在激动着,都在感念着,为许多叫不上名的人和事操心着,像一团剪不断的乱麻,一片栽种不完的葱菜,一种收割不完的心事而劳累着、奔忙着,而且活跃着。
清晨起来,又是个细雨蒙胧的雷雨天气。这也很正常,在新疆,要看到响晴天气容易,要等待一片带雨水的白云彩、一个真正的下雨天要比登天还难。回到故乡这五十多天,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浸泡在烟雨中,浸泡在淅沥淅沥的渴盼与焦急地等待中度过的。乘坐上公交车,带上雨具和众多的心事赶早上路,我要看望惦念了大半生有恩情于我的堂姐,顺便也看望一下那里种植在心地的千亩莲蓬。
西安到九间房荷塘约摸40 公里路程,公交车踩着雨水,踏着喜气和雾霭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顺利地抵达了流峪口。因有人接应,旧梦重圆,就像是重回灞河滋水,再返当年大唐一样轻松,一样洒脱。我们夫妻二人,先是看望了年逾七旬的堂姐一家,还没有走进家门时,已经与梦中的千亩荷塘照了正面。跨越时空,旧景旧情一一重现:
层层梯田,道道沟渠,万片绿叶如蒲如扇,千种风情,一碧万顷,云蒸霞蔚,繁花似锦,在胡坡和歪嘴岩若诗若画光影游移中徐徐拉开了大幕。远景是长天雨幕烟云穿插,朝露演变驰骋的大秦岭;近处是白云翻滚,鸥鹭翔集,流水潺潺、花好叶繁绿如墨染,红似点丹,白如飘絮、长天亮月堆星的千亩莲荷。当时我的心就在此地沉醉了,觉得酣畅淋漓,大梦初觉。觉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力气。同时也觉得荷塘莲藕,就应该是寂静的,孤独的,冷清凄切别具一格的。何况这是千亩荷塘,不是一处小小盆景的点缀,本来就是远在天边横陈,绝地孤芳露绿,虽然只是我们两个从遥远中不期而至的人,当然还有冒雨披衣正在雨露与湿气氤氲中游览荷塘中的几堆情侣谈情说爱,相拥相依的闲散人群,也不能排除左右或上下车队上游的游客散客。
原来这荷塘本身就出生在杂草丛生,野花遍地,鸥鹭徘徊,流泉淙淙的山乡河边。也是交通枢纽,通衢要道,我们可以从下而上地观赏,也能自上而下地游玩照相。于是,我们随性由下向上逆行,瞅准了一个横截面抓住不放,逐层展开。刚刚走下曲径通幽的小路几步,因为水草茂盛,露珠如浴,我们的鞋只和衣服早已湿淋淋地成了落汤鸡,不过是沙质小路,清露如银,弄湿了更有趣味,更有风采与价值。同时,千亩荷塘的中下游,叶片更大,荷花更多,欣赏把玩意趣更大更其稠浓。
小径蜿蜒曲折,堤坝也是用碎石块或者如牛羊大小的顽石接续叠砌而成的,上面覆盖了黄沙土和泥巴,水芹菜,水蒿,稻子稗苗丛生,连片的食用黄花满地,黄花本来与百合同族同种,长相如姐妹,花色也是一母同胞,让人望而生媚,乐而忘返。我们在田块与畦垅间穿行,在自然与人工缔造的环境中艰难地选择着方向和道路。高深的水草埋没了膝盖,根本看不见脚脖子,我们不敢轻举妄动,跳跃攀援。怕的是不幸掉落这污泥浊水之中,不一缕能自拔,跌落了也污染破坏了这盛夏美景,同时,也破坏了我们远道而来积蓄已久的怀念留恋的情绪。
这偌大的荷塘里,万扇争绿,千蒲竞芳。争先恐后地接受着夏日阳光的照射雨露的恩赐,雨花水花与直径盈尺如雨伞,雨帽泳衣般硕大莲叶枝叶交互,葳蕤稠密中展露风情,她们不惧风雨,不怕烈日光焰灼灼,蒸晒如煮的暴晒与煎熬,因为,只有熬得过这懊热与辐射的考验与锻炼,才能结出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丰腴与甜美嫩白的果实。莲荷的高贵平凡,不仅在于其花的重叠肥大洁白紫红,叶片的宽阔隔水遮阴透明,虽然笑容可掬,娇态亭亭,活泼开朗,娴情照水,如木中的阔叶,梅中的腊梅,兰中的白玉兰,花中的红牡丹。她是名实相符,表里如一,是一气呵成,大器厚重的,不掺杂一丝毫的虚假与伪装的 。她不是君子,胜似君子,不是伟人中的烈女子,胜似宽怀大度的花木兰,蔡文姬,让人肃然起敬,让人流连忘返而念念不忘!
微风荡漾,水滴如银,荷叶田田,如盛满水银的酒盅在圆盘与绿茎上自由滚动,不幸流失或者再次盛满摇晃,都光滑丰润,晶莹透亮。都流光溢彩,从容镇静,接受生活的检阅或者洗礼。不卑不亢,不愠不怒,在完成属于她们的年轮与光景中成为路人眼光的奇珍异趣,美好传说。
稀薄的雨水断断续续铺天盖地,汹涌澎湃的山雾迷漫着远处与身边的河流高山,我们在这优美的荷塘间徜徉踌躇,在这万顷绿波碧野中穿梭徐行,观赏着这泥水中的故事,这故事中的波折逆转与迂回。荷塘太美了,不单是连天荷花无穷碧,水乡淙淙绿映红,还有这岸边的女贞,紫红李子,淡绿植物,广玉兰,奇松异石,月季碎花香草,用松木板材装钉隔离了的田间小路,点缀绰约的座椅,球场栏杆,融合成一幅大气磅礴的立体画,交响诗。单这潺潺水下就有波连浪接,牵扯皮不断的小故事,小情景:水花漂浮,涟漪涌动,蜻蜓点水,青蛙呢喃,金鱼游弋,蚯蚓耕耘。也有水苍蝇蚊蚋的咏唱,迈油虫的出没滑行与蜘蛛的适时出击。
不知曾几何时,有几只洁白的苍鹭鱼鹰丹顶鹤一样的水鸟,也赶来参展还是凑热闹,赏游兴。它们一尘不染,洁白如雪,在不远处舞姿轻盈,交颈和鸣,群聚散欢,如入无人之境。转念一想,这才是它们理想当然的绝对领地,它们是这块天河塘沼泽园林的主人,我们只是匆匆来去的过客。人和物,动与静,远与近,浮与浅,绿与红都在这儿融汇成了一片风景画,一首深深浅浅,平平仄仄,洋洋洒洒的和谐自由诗章。
有了这样自然融合,宽怀大度,汪洋恣肆的风景,这样热情激荡的心情和这样光影调合的气韵环境,怎能不会抓拍出几幅光彩明丽,气韵生动的写生画,不能书写出龙飞凤舞,震撼天地的笔趣墨宝呢!
左面瞧瞧,右侧看看,浓缩抽象,游移目测,长拉短送,浩渺如烟海波涛;细致如掌纹著字,成像的篇幅皆有可取之处,亦居粗细匀称之妙。山乡的荷塘,绝不是小花小景的敷衍了事,也不是机器扎实精工细做的模仿。它是农民画家的胸有成竹,它是描绿大师的蓄意谋划和精耕细作的大器晚成。我们走遍了荷塘边角凹地,目测了中心与重点,却总是挂一露万,厚此薄彼,因为动态的远比静态的富于表现力,而静态的全面突出,亮点纷呈,让人一目了然,一气呵成。
梯田层层难为水,管网密布不露垠。荷花参差因叶厚,摇曵生姿雾为媒。零花不瘦莲藕茎,向阳花木更恋春。投怀送抱夏有情,云雾飘飘又一晨!我们取足了莲荷雾景雨幔中的花颜,也写下了娇奢霪逸荷花的优雅与侈态。
应该点到为止,就此收笔,又觉得河滩雄壮,流水难舍,枯树与流云幻景,晨雀在高峰岭尖吟哦。听不断潺潺细语,捉不完鱼水深情。几个小时的浏览就在这漫不经心中消逝怠尽。我们却意犹未尽,还在怀想着流云的多彩,凝重的碧荷,山重水覆,柳暗花明。采访的一天就这样地被我们写入腹稿,记入眼帘,转借给同志和朋友们重组和渲染,絮语和交流。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