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罗凤霜散文】风中摇曳的“玛瑙”树

2020-08-20 17:0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风中摇曳的“玛瑙”树
 
     ○罗凤霜
 
   “红枣树,家乡的红枣树,随着那磋砣的岁月,你是否依然花香如故……”每当听着《红枣树》那优美动情的歌曲,我的眼前总浮现出故乡石院边,那两棵在秋风中摇曳的结满“玛瑙”般果实的红枣树。
    枣树在我国北方大地极普遍,每到收获季节,山洼村庄都成了琉璃翡翠的世界。一颗颗、一串串艳红的枣,一片片墨绿的叶,交错搭配,随着秋风摇曳,树树葳蕤藏金玉,株株婆娑显玛瑙!那甘甜酥脆的红枣,无不诱惑着乡下人的味蕾,凡是在农村生活过的人们,都记得打枣时的欢愉。
    记忆中,二哥用竹竿打或爬上枣树,抱住细枝使劲一摇晃,红枣就“刷啦啦”掉落,眨眼,铺了一地红。我和妹妹像觅食的小鸡,小竹篮一会被装满了。“河上秋林八月天,红珠颗颗压枝园;长腰健妇提筐去,打枣竿长二十拳。”清代诗人崔旭的这首脍炙人口的诗就描绘的是人们打枣的情景。
   《诗经》有云“八月剥枣,十月获稻。”看来,枣树历史悠久,在我国古代就与人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枣是中华饮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食品,它从远古时,人们采食野枣果腹充饥到嫁接栽植,从皇家供品到民间都备受青睐,譬如,做枣馍、枣米饭、枣糕点、枣茶汤、枣泥包,现在人们还能加工成醉枣、枣脯、蜜枣、枣酒……特别是每逢节日,枣能排上大用场,过年蒸枣糕,端午包枣馅粽,中秋用它和苹果、葡萄等果品祭祀祖宗,腊八熬腊八粥……枣还有极好的药用价值,放几枚枣在中药里当“药引”,以此提高药效。除此,它和枸杞泡水喝或放煲成汤食用,能起到健脾养胃、滋补益血的神奇功效。
                            
    在人们心中,枣是吉祥的象征。结婚时,往婚床上撒红枣花生,寓意早生贵子;在农村,娶新媳妇,婆家有往炕的四角各压两颗红枣和核桃,有“对对核桃对对枣,对对儿女满炕跑”的说法;闹洞房新人吃枣,有“吃枣枣,生小小”的讲究;产妇在生完孩子,也要喝红枣汤,是祝福产妇早早康复……
    枣还备受文人墨客的喜爱,从古至今,流传着不少咏枣颂枣的诗文。
    宋代诗人岳珂就有《食枣有感》诗:“百果随时效岁功,枣盘亦复荐年丰。柔柯低带随风绿,纂实骈随映日红。” 宋代著名诗人王安石的《赋枣》“种桃昔所传,种枣予所欲。在实为美果,论材又良木”。则赞美了枣树具有极强的生命力;“行过大山过小山,房上地下红一片。”唐朝诗人刘长卿则把枣乡美景写到极致。“君求悦目艳,不敢争桃李。君若作大车,轮轴材须此。”白居易则从枣树的木质坚硬加以褒奖。
   枣树每年四月才开始发芽,枣花淡黄,小而无华,且落叶早。 “枣花至小能结实,桑叶虽柔解作丝。堪笑牡丹如斗大,不成一事又空枝。” 但在宋代诗人王溥的眼中枣花最美,红枣最甘甜。
    故乡有一片枣园,它还是红色革命的摇篮,当年解放军解放宝鸡路过此地,牛奶奶曾用大豆、玉米和大枣为他们熬过粥,红枣成为父辈永久的怀念。这里的枣个大肉厚味甜, 耐储运而享誉国内外,是家乡一大特产,也是家乡人的自豪和骄傲。只可惜,后来被当做“割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了。
   “七月七,小红枣子甜似蜜”,在我们这些孩子们渴求的眼光里,枣终于熟了。我家的两棵枣树,一般每年能收二百多斤枣,父亲让家人把它们盛在装玉米的筐里。那些年,连年口粮都很紧张,望着这些枣,家里人的喜悦写满了脸上,在一家人的欢声笑语里,母亲已将枣分成若干等份,左邻右舍,家家都有,多半是我,乐巅巅地挨家挨户送过去。那时,我家的枣,颇有“天下为公”的味道。
    摘下来的鲜枣,洗净了,加点糖用瓦罐炖着吃,是乡下无上的奢品。记忆里,傍晚,当炊烟起时,家家都有一缕淡淡的枣香飘过来。
    如今,家乡恢复了那片枣园,靠枣致富。每当漫步在故乡枣园,看着漫漫秋风夕照中,那一树树婆娑的珠红“玛瑙”。我就默默祈祷:愿家乡的日子“早早”红火起来,人们的日子像红枣甜甜蜜蜜。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罗凤霜,中国散文家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先锋作家诗人》外事部主任陕西省宝鸡市作协会员、宝鸡楹联协会会员、凤县作协会员。擅长于散文、小小说。作品在《中国摄影报》《延河》《骏马》《西安日报》《宝鸡日报》《太原晚报》《黄冈日报》《三峡晚报》《平度日报》《鹤岗日报》《乐陵市报》《春城晚报》《大理时讯》《今日平度》《平度日报》《邳州晚报》《读者报》越南《西贡解放日报》《印尼国际日报》德国《欧华导报》等国内外多家报刊杂志发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