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粉墨是梦散文】只道是天凉好个秋

2020-09-03 22:2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只道是天凉好个秋
文/粉墨是梦
正是初秋,太阳的光芒,虽然明亮但已经不是暴晒了,带了些许温柔的色彩,暑热的闹气初消。窗前牵牛藤起伏爬满木篱笆,紫色的小浪花没有猛然收势之态,依然疯长。秋月正圆,秋池碧莹荷花皎洁,懔烈萧瑟气态远没有到来,日子还是温和的,没有一丝丝悲凉。再过几天就是白露了,彼时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天气就慢慢凉了。草丛里虫声合唱已经接近尾声,怎么用力都掩饰不住曲终人散的凄凉。
       曾经感觉人到三十,便是入了人生的秋天。我过“三十”二字,至今已二十二年,已经是人生的暮秋。三十那天的生日,也算是我的立秋节气,心灵受到了不少的暗示与影响。虽然明明觉得自己没有与以往不同,但“三十”笼在心上,使我的全身蒙了暗淡色的阴影:年龄的节候从夏移交于秋,人生也渐渐的开始霜降叶落。
       实际,我近十年来的心情与秋瑟最调和而融合,这情形与从前不同。在往年,我只喜春天,三月一搭头,常常站在门口看街角的那棵拐槐,从毫无生机到慢慢的杨风里有了隐隐的青色,看到生命一点点的到来,这是何等的欣喜。日光一天天的暖了,初染鹅黄的嫩柳,娇娇羞羞的颜貌,心中更有了小锤敲鼓般的欢愉,心在说:“春来了!不要放过!”尤其是到了叶绿花红胡蝶乱时,更是焦虑,“快埋种子吧”。我觉得更应作画,写东西,漫游。可是大多不被实行;或实行而全无效果。不过我想没关系,一年中才走了一季,还有三季呢!而后三季如流水匆匆,直到我惊愕又是一年春来到。
      三十以前心中似乎只有春,身儿总是追着春光春景,别的三季都被我放在心后,全然不曾注意到它们的存在与意义。而对于秋,尤无感觉:因为夏连续在春的后面,在我可当作春的过剩;冬先行春的前面,在我可当作春的准备;独有与春全无关联的秋,在我心中一向没有它的位置。
      我现在对于春亦减少了八分热情。每当万象回春的时候,看到群花的斗艳,蜂蝶的扰攘,以及草木昆虫等到处争先恐后地滋生繁殖的状态,我觉生无过于此!尤其是在青春的时候,看到柳条上挂了碧玉绿签,桃枝上着了点点的红苞,最使我觉得反覆这老调了!我眼看见它们无数的祖先,个个同它一样地出世,个个努力发展,争荣竞秀;不久没有一个不憔悴而化泥尘。
      时光旧了,心境淡了,迎送了五十几次的春来春去的人,对于花事早已看得厌倦,感觉已经麻木,热情已经冷却,不会再像初见世面的青年少女地为花的幻姿所诱惑而赞之,叹之,怜之。况且天地万物,没有一件逃得出荣枯,盛衰,生灭,有无之理。
    自从我的年龄告了立秋以后,我的心境完全转了一个方向,也变向秋天了。昔日的狂喜与焦灼走了,却有了一种空阔的蓝郁,一种深沉的宁静和平和。只是生命应该严肃、应该成熟、应该神圣,就像秋天所给我们的一样,然而,谁懂呢?谁知道呢?谁去欣赏深度呢?
     一个人的文笔走到秋天,我想恐也是渐趋纯熟练达,宏毅坚实,其文读来有深长意味,枝头也亦有几棵结实。这该是一个作家的秋天了。
     小禅说的:“秋像坐实了江山的人生, 风雨雷电都经过了 。 辽阔的秋天, 突然感觉到一切痕迹都可有可无,连那些生生死死都可以被收藏起来了 , 慢慢在深秋的光阴里淡化, 再淡化。”一个人来到人生的秋天,便渐渐收敛了锋芒毕露的个性,成熟的样子已经显现。然而,心底依然会不经意间滋生出许多的感触与叹惋。
      秋天看起来,死的气氛逼人,和死亡接近。但是几乎每一次破坏或死亡都会激起新的生命,所以死亡是肯定的,进步,未来,也是永久的。
一阵晚风吹来,一群落叶在起舞,她们在死里逃生,可又找不到生在何方?悠悠落地,她们死的是那样的平静和美丽,但我却感受到她们死的痛苦,随风优雅的身躯是惊鸿的挣扎。看这一地的美艳,是一份生之坦然,去之释然的安静与清绝。相比春花夏草的绚烂聒噪,我更宁愿欣赏一种荒凉清逸的美。
     我现在更特殊的是对于死的体感。青年们恋爱时不遂心愿惯说生生死死,然而这不过是知有“死”的一回事而已,不是体感。就是我们阅历了五十几度寒暑的人,在前几天的炎阳之下也无论如何感不到围炉煮雪下酒等事,在心中只是一种空虚的知识。须得入了冬天,炎阳威势渐渐退却,于是围炉煮雪下酒等方能渐渐融入体验而化为体感。最近我的心境中所起的最特殊的状态便是这对于“死”的体感。以前我的思虑真疏浅!以为春总是花好月圆,人可以永在青年,竟完全没有想到死,似乎我是不会死的。又以为人生的意义只在于生,我的一生最有意义。直到现在,仗了秋的慈光,死的灵气,才知道生的甘苦悲欢。
      有生就有死,死是另一种方式的生。想清楚了,心就不着急了,就像初秋,一点一点变成老秋,再慢慢走进白发苍苍的冬。人也就这一单趟旅程,春夏秋冬,走过了,就没有了。
      繁花落地成霜。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