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文雅散文】西窗幽梦小记

2020-09-07 12:1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斗室西窗之内,是我的卧床,之外是一存车棚。内外之隔,仅一窗一帘。窗外名为车棚,实则杂以旧桌,旧凳,旧牌扁,旧手推车,旧三轮车,而三轮车厢又满堆旧纸箱废报纸之类,至于学生们所存的自行车,稀稀疏疏,被它放者挤兑得瘦骨伶仃,可怜兮兮,实在有负存车的盛名!
         所幸,像这样的杂乱之地,倒对得住卑微如我的人。拉开帘帷,虽眼界有极,毕竟也算得扩疆开土,目力至于数丈之外的墙壁墙根,些许的空阔里,聊可暂舒我为仄室夹痛的心。惯于见缝而入的太阳,似乎没有遗忘多为阴翳所蔽之凡人,不惜抬高光亮,于夕午时分,以一丝丝的光,铺向我的睡床,让我感激的心,时刻记得总有比不屑于深入鄙者之陋居之人,多了高于俗世的关照。当然,此等光顾之景,亦使我的郁抑之情不至于过早地坠入沉沉暮霭!
        雨天的日子,我的幽寂于睡床的梦,总因了车棚顶上覆的洋铁皮的作用,被叮叮当当的流韵敲得不至于昏愦,不至于慵懒,不至于误了聆听自然的鸣奏曲。我的匆忙劳碌后的疲累,不至于耽于时间的挪移,不知不觉间消弭了生命的觉醒。
         春日的困倦里,我的一年之季的起步,总于夜雨的叮嘱下,在思想的方向上走着,在生活的高度上攀爬着。是该感谢窗外的车棚的,感谢它不停歇的絮语,在花开不到的旖旎之外,在灰暗杂乱的围堵里,以亲密而少有软化的清响,叫我突围于破旧构筑的残局。
         夏日的溽暑里,极易郁闷而腻渍了灵魂,极易躁了心情,膨胀了松懈的思想,散了精神的骨架。此时,恰有避了鼎沸,躲了念欲的鸟儿,栖落于人迹罕至之处,于我的窗棂之外,啾啾而鸣,潺潺而歌,清清亮亮,如乐音一般,拂动我沉抑的心弦。而急骤的雨,亦用了铿锵的金属之声,濯去浊重之尘埃与干涩,向我传递一种刚健的呼叫,让我的机体,兴奋得爽快。
        秋日的私语里,恰恰是车棚之所在,我的时常的观望,便少了凋残与陨落,少了怨叹与孤弱,少了结束前的失血的衰败。我听到的依旧是少年的叽喳的欢叫,青年的洪亮的力!我的回溯之河上,那些红枝绿叶葱茏茂盛的景观,依然在彼岸招展如旌旗猎猎。
        冬日的苦寒里,刺骨而尖利的风搅动的漫天纷扬的冷,难越车棚下层叠的阻挡,难侵我的安泰的圣地。就是那点枯草枝上的雪吧,亦为我的单调而寂寥的清日,点染了薄如轻纱的白,让我浑然的尘埃一般的岁月,有了分明如夜星的亮闪,而没有堕入四周一片沉寂的灰色。
        也怪,生活逼我于杂乱而充满污垢的一角,我却于无奈的开释里觅得思想的旷远与慰藉。
        如此想着,不禁达然,自然,于丑陋的人事中,觅得欢然亢奋的韧性!
作 者 简 介:

李文雅,陕西蓝田人,西安市第八中学教师,市区级优秀班主任。《西部文学》副总编,《中国诗歌报》陕西工作室编辑,《作家摇篮》责任编辑,陕西省少儿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宝鸡市文学创作协会会员。发表诗作四百多首。作品收入《中国当代乡土作家作品选》《中国实力派诗人诗选》《陕西诗歌》《西南当代作家》《大渡河》《诗中国》和地方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