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笑君散文】年轻,一样干练

2020-09-10 23:5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因为,一件麻烦的事,得找C。却没想到,这C……
一张清秀的脸庞,如同温室里生长着的一片绿叶,尤为稚嫩。身材又极其苗条,感觉是才出水面的莲枝。虽然,亭亭玉立,却又感觉无风都能摇曳似的。无论怎么看,不过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古语云:“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难道,说的就是她吗!
真真切切的,不能怀疑,C是某单位的副主任。
找她,是因为在她们单位,我们为大孙子买了某家保险机构的一份儿童成长保险。
本来,这事很简单。他们为保险机构代销产品,其产品的项目、等级,只要按保险机构的规定执行即可。买保险的人,若是看准了,选定了,办结了,便一了百了,万事皆休。
怪,就怪在这社会之大,事情之复杂,难以预料。尤其是保险这玩意,对于中国的普通百姓来说,还是很陌生的。其项目类别多、设计错综复杂,一般人根本看不懂。保险机构为了把“蛋糕”做大,还会不间断地推出新产品。对正在销售的项目,也在变着花样的调整、更新、升级,以达到最佳的销售业绩。
这不,我们去年买的这款产品,上市好几年了,是销售状况不佳,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目前,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开展着一系列的活动,力求创造更新的局面。
有活动,就会有承诺。然而,是考虑不周,还是忘了先前的“铺垫”呢。居然……
或许,在后期的销售活动中,其营销的手段与策略会更加灵活,实属正常,无可厚非。保险机构有利,销售商有利,消费者能够接受,当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但是,前后的标准不同,尤其是抛开曾经的承诺,顾此失彼,就会损害一部分人应得的收益了。消费者只要不是傻瓜,都不会自甘受损而无动于衷。
我们找了保险机构的相关人员咨询。原来说好的:同一款产品,不同时期销售,只要购买的档次不低于规定的标准,收益永远取最高点。可是,现在销售的,与我们购买的产品,属同一类型,同一档次,却提高了收益的点数。提高就提高呗,却又不含先期的顾客。岂不是俗话说的:只顾脑袋,而不顾屁股了。
这就是典型的违背诺言,不合理,自然不能让人接受。
保险机构的答复,那叫一个绝:先前是说过了,但合同上没这样写,只能按合同办。仿佛马三立老先生说的相声,语言精彩纷呈,包袱层出不穷。好笑吧,逗你玩呢。
好在,这份保险是在上规模的销售单位买的,也就只能找销售的单位了。找销售单位,自然先找销售的承办人。承办人立即与保险机构联系,对方的答复,跟回答我们是一样的。销售单位的承办人叹了一口气,说:“当初,你们怎么跟我们说的,我们就怎么跟顾客说。现在,你们不认账了。顾客是在我们手上买的,叫我们怎么办!我们也不认账吗?”
争归争,气归气,还得办事呀。承办人两手一摊,说:“怎么办呢?我也没法子了,找主任吧!”
安静的接待厅内,一张小圆桌子,四把椅子。
我在靠墙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看手机,听动静,不做任何表示。右手的隔壁,便是我太太。即便,她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一脸平静如水,心里却是满满的气愤。
C过来了,却没有坐下,只是把笔记本、自来水笔放在圆桌上。然后,一转身,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只见她走到茶水台边,拿出两只纸杯,从水壶里倒上水,双手端起一只水杯,直接放在我的面前。说:“叔叔,喝点水。”转回头,又端起第二只水杯,放到了我太太的面前。说道:“阿姨,先喝口水吧。不急,再大的事,我们慢慢聊。”
像是孩子对待长辈似的体贴,又像是老朋友相见般的熟络。立马,让我们的心变得暖暖的,有了踏实的感觉。
保险机构的承办人H来了。也是一位女士,四十岁左右,圆脸,眼睛不大。黑色的职业装,穿在她那还未富态起来的身上,很得体,显得精明强干。H就坐在C的右手边,也与我相邻。C称呼她为经理,在C面前,H似乎有些胆怯,说话小心翼翼地,完全与她的年龄、职位不相称。
C毫不客气地说:“就销售来说,我们只是代理的销售商。我们对任何一款产品的解释只要不超出你们机构规定的范围,就没有什么责任了。若是出现一些令顾客不能理解的问题,应该由你们负责沟通、协调,最终给予解决。”
说着,C的眼睛看了H一下。H点点头,表示赞同。C又说道:“但是,无论你们,还是我们,也无论是什么产品,更不论在什么时候,大家都要记住一点:那就是不能损害顾客的收益。现在,你们增加后续顾客的收益,却不考虑前面顾客的收益,是不对的。这是一个不能忽略不计的大问题,必须处理好。”说完了,眼睛盯着H,意思是:我要你回答。
H看了一眼C的脸,立即低下头去,不敢正面回答。只是怯怯地说:“我们也不想这样,阿姨她们咨询时,我是说过:今后的收益只会越来越高,不会受损的。可是,谁知道上级机构是怎么考虑的,我们也没办法呀。”说着,泪水都要盈上眼眶了,显得很委屈似的。
C不看她的脸,依旧严肃地说:“我的意见:一是即刻向上级机构汇报,要说清楚该产品在销售中,前后两个阶段出现的不同问题。请求上级机构,将前期顾客纳入目前的销售群体之中。二是计算一下,按现在的收益点,前期顾客的受损程度有多大。若上级机构决定不予考虑,那就你、我两家经办单位来想办法。总之,要保证顾客的收益能如期兑现。”
听着C的话,H不发一言。一看就知道,没有上级机构的同意,她是不敢表态的。
“这样吧。”C接着说道:“先将能够损失的收益计算出来,再研究解决的办法。”
H拿起笔来,在一张纸上涂抹了半天。却说:“不行,计算不出来。需要在计算机里,输入客户的相关信息,以及产品的起止年限,还有资金的适时使用等情况,才能显示出结果。”说的似乎很在理,也都是上级规定的,不能轻易改动。
但是,C不这样认为。她说:“不对!阿姨她们购买产品的时间、年限、等级是固定的,什么时候可以获得收益的预期也是明确的。而且,你们前期与后期的收益点数都清楚的列了出来,按照相应的方法,就能计算出总量的收益额度。”
C说着,弯下腰去,一手拿笔,一手翻看着一张表格,迅速地将几组数字抄在她自己的笔记本上。随即,列成一个公式,填上相关数字。打开计算器,一边看数字,一边指点着计算器上的摁键。只听嘟嘟的声响,像发报似的连续着。手上的笔,在本子上写着一串串的数字。三五分钟吧,结果出来了。然后,笔在一行数字的下面,重重地画上几道杠杠。对着H说道:“你看看,就是这么多,这是一年损失的收益。十年呢?不用计算了吧。”
H看看她,有些惊讶。因为,小圆桌子很矮,她只能弯下腰去,身体如同一张弓似的,曲就着。但是,她却轻松自如,似乎是一种常态的工作。而且,思路清晰,动作麻利,超乎想象。尤其是那双俏丽的眼睛里,荡漾着坚定与果断的光芒,丝毫不容怀疑。
C接着说:“你回去给你们领导汇报,尽可能地采取一种灵活的方式,给阿姨她们解决掉。”说完,眼睛看着我太太,也看了一眼H。
我太太点点头,表示同意。
H说:“我回去汇报,尽快给你答复。”
这事,就这么解决了。当然,最后结果还需要等待。
但是,C的处事风格,看起来风轻云淡,就像几个人聊天似的,聊完了,任务也就完成了。
我坐在那,完全是个旁观者。只是把发生的一切,收集在眼睛里,储存在心里。
C给我们倒好茶,坐下来,就没停着。像是开动起来的一部机器,从一个步骤到另一个步骤,如同电脑上的程序,紧凑、稳定、安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缺损与中断。她的整个人,看似柔柔弱弱,却又风风火火。既沉着冷静,不徐不疾,又合情合理,快刀斩乱麻,不留后患地解决了一直争论不休的难题。
我有些不信,这么单薄、年轻,却又这么干练、睿智。似乎是矛盾的,却又毫不掩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我的阅历、思想,应该比她丰富。可是,跟她一比,真的是相形见绌了
                                     2020年8月27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