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王文琴散文】雨打玻璃

2020-09-30 23:5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雨是最寻常的,一年四季,不知要与多少场雨相遇。金贵如油的春雨,脾气暴烈的夏雨,连绵不断的秋雨,寒气逼人的冬雨。在成长的生命中,亦经历了无数次雨。冒雨前行,避雨、观雨。每次雨的大小和观雨的心境不同,自然也有不同的感受。
雨打玻璃,是司空见惯的情形,没有什么稀罕可言。但前几日,我前往山东赴大姐为外甥女筹办的归宁宴途中,在高铁上偶遇一场雨,不经意撞见雨在行驶的高速列车窗玻璃上敲打的过程。这次无意间观看雨打玻璃,却是一番动人的景象。
当列车刚过潍坊北,至夏格庄路段,天突降雨。玻璃上的雨珠与行进的方向相反。在风力作用下,与车窗的竖直边呈近60度夹角,形成一道道有着不均匀间距的细细斜纹,就像雨滴为笔,在玻璃上勾勒出的图画。这的确有别我平日所见的景象。也许因列车的速度,或者因玻璃面的弧度及平滑度,或者因玻璃材质的不同引起。这激起我观雨的兴致。
雨滴在高速风力的摔推下,在玻璃上推画出一条条钢笔似的细线,勾勒出一幅崇山峻岭的山脊线。这细细的雨迹线条,形成彼此有着一定间距的起伏变幻的不同折线。
接着,雨越下越大。这些细细的雨迹线条陡然间变得粗壮起来,像一条条小溪流,在奔涌向前。它们沿着刚才那个山脊的路径在不停地起伏流淌。又像一条条逶迤竞跑的细蛇。雨在玻璃上舞动,感觉雨滴这会儿,像一群小精灵一样,成了有形有脚的模样,具有奔跑的精神和灵魂。
雨继续下,在每条溪流的斜线中间部位,小雨滴也填满出大大小小不同的点,像手绘打点画出的草坪图。雨忽而小起来,雨滴小,溪流就越来越小。或粗或细,不停变化。过了一会儿,雨好像停了,水流慢慢变小,变细,又渐渐变回成初始的钢笔式的细线条。这类似夜晚,装饰楼外体轮廓的霓虹灯小灯串,在泛着银色闪亮的波光,像电波或者着涟漪一样向远处扩散。
雨越下越小,当一条条小溪断流的时候,玻璃上只剩下一些大的雨珠。雨珠在飞快的车速甩力下,像一个个圆头短尾的蝌蚪,在快速沿着无形的雨线折辄向前游动。玻璃上的小雨珠在后追前赶。后面的大蝌蚪一旦追赶撞上前面的小蝌蚪,瞬间合二为一,形成一个头更大尾更长的大蝌蚪,继续往车窗的下沿游去。
啊!不曾想,雨打高速列车窗户玻璃,竟是这样一幅美妙的情形,在飞速前行的玻璃上,最普通的雨滴幻化成神奇的马良画笔。真是难得一见的动人情景。
雨打玻璃的动景,让我心生惊喜。大约观察了有六分钟左右,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玻璃上的大雨滴变成了小雨滴,小雨滴快速推散成雾滴,接着倏尔风干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玻璃恢复了之前洁净的模样,仿佛雨未曾下过一样。一切又恢复了宁静。窗外近景是向后快速奔驰的郁郁葱葱的树木和充满秋韵的田野风光。远景是快速退后的楼宇以及起伏的丘陵。
观一场短暂的雨,在高速列车的窗户上表演,真是美妙绝伦。雨在高铁玻璃上的别样舞蹈,激荡人心。只可惜过于短暂,让人意犹未尽。

作者简介:王文琴,女,作品散见于《现代作家文学》、《西部文学网》、《当代文艺》、《现代物业》等。韩城作协会员。系《现代作家文学》签约作家。用文字记录生活。已发表散文、诗歌、短篇小说、专业类文章多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