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姜永学随笔】我心中的秀美如画的华清中学(

2020-10-06 22:48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中篇
如花的校园
2018届“放飞梦想”誓言墙,是18届华清学子留给华清校园最美的风景,也是他们在华清校园最美的一次华丽绽放。
四光楼远景,风景这边独好。左图是老办公院,当年的标志性建筑,已被临潼区文物局收编为临潼文物目录。
登上东云梯,进入视野的是,松柏掩映下的石刻“厚”,远景是“四光”楼。
昂头仰视是老办公院的北门,拾阶而上的一坡楼梯、人字形中央门庭、红五星和一样红色的为人民服务是注入华清人基因的标识,是融入华清人骨髓的魂魄。这里原来是会议室的正门,当年一代代华中人,就是从这里进进出出,沐浴党的阳光雨露,听从党的召唤,接受组织的安排,共谋华中发展大计,共绘华中的宏伟蓝图。
现在的校史馆,当年是大会议室,几十年华中的宏伟蓝图,都是从这里逐一展开,当年名噪一时的“龙凤”,都是从这里腾飞,“车马”(注:读ju ma,象棋用语。)也是在这里锻造……
是2005年召开的职工代会。下图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党员大会。
回不去的从前,
放不下的思念!
现在的办公院,华中的中枢。
圆形的“星月门”,古朴典雅,独具特色。
上世纪八十年校史座谈会纪念照:左一张骊,时任华清中学校长。左二张宏德,地下党,解放后曾任关山中学校长。左三是张中涛,延安派往关中的特派员,社会身份华清中学教师,经常来往于关中和延安之间开展革命工作。左四是孙巽山,地下党,解放前夕任华中校长,经常在县城与国民党要员周旋,保护师生中的共产党。有趣的是他和张中涛都是地下党,但不在一条线上,互相虽能猜个七八分,但不说破不接头。右二是尹省三,地下党,曾亲自护送李先念经临潼前往延安。解放后曾任临潼县委书记。右一是郑增辰,曾任华中教导副主任,副校长,临潼县政协副主席等职务,是安启元的班主任。
安启元,原陕西省委书记,陕西省政协主席,曾任国家地震局局长。陕西省,临潼县,零口公社人。早年曾在华清中学学习。
左,校史馆正南面的窑洞,当年曾做过教工宿舍和教研组活动室。华中现存的珍贵记忆之一,也被区文物局划定为文物。窑洞虽墙壁破败,像一位沧桑的老人历经风雨,满面都是岁月的划痕,与现代的时尚元素很不搭调,难以融为一体,但却是华中的灵魂,是一代代华中人最心驰神往的所在,也是遍布全国各地的华中人魂牵梦绕,无论如何跨越千山万水,都一定要回来再看一回的地方!
位于一字排列的八孔窑洞正中,因上面的花园栽植丁香花而得名。是现今保存完好的又一片华清记忆,一代代华中人很难找到的怀念。
多么希望时光倒流/让我们再回到当初/在丁香花开得最美的时候/我们走在幽静的小路上/依偎着 手牵着手
丁香花。丁香花相拥的“乐学”石刻。
久久地期盼/久久地思念/不愿惊扰脚下的丁香/却把一树桃花扛在上了肩
不为美景所沉醉,徜徉在书海的丁香女生。右,园中怒放的桃花。
我要如何修炼/如何还愿/才能在今生/与你有一次最美的遇见
桃花又红了,今年的桃花似乎比以往更娇艳,只是一树树怒放的花儿,更衬托出我的孤单!
要多少个等候/多少次回眸/多少遍人生轮回/才能换来/与你一生的相守
紫荆花开的最美,红里透紫。/我一直在想,/我会有大红大紫的那一天吗?/我也曾千万次地问过自己,/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万千赏花的人中有没有你?
我是一束石榴花/孕育在千年前张骞出使西域的路上/千年的时光轮回/千年的风雨沧桑/大汉的血脉在我的身上流淌/千年的翘首等待/年的敬仰期望/我对故土的热情如滚烫的火一样/因而我的蕾 我的花 我的果/我的每一丝毛孔/甚至我的基因全都是红色/我也有绿色的叶子/片片坚挺翠绿欲滴/那是我追随张骞走过广袤的戈壁荒漠/油然而生出对故国一方沃土的无限眷恋/我蓄于冬 发于春/怒放于万花尽消的五月/如果此时你对我的忠诚还有所怀疑/请在金色的十月/所有龙的子孙最值得骄傲的伟大日子/轻轻拨开我的躯体/那一瓣瓣,一粒粒/就是我千年的心血凝结/晶莹剔透红得像火/甘甜的汁红得像血
接下来我们离开中轴线,走东边上。沿东坡路一路向南,就是华中现在的操场,这里原来是华中农场的一部分。山门口的“学海”,以及当年华清人书于农场门口龙飞凤舞的“人间芳菲四月尽,山庄桃花始盛开”现在还历历在目。
来到操场,往事如旧照片一一浮现,我忍不住翻出几张在这里呈现,依稀自己也穿越到当年。
枕戈院,觉醒院,闻鸡院,都永远成了遗憾,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还是我们冷漠或者无视。
我真的好想/好想迎着绵绵细雨/撑起一把红色的油纸伞/在初夏的午后/在石榴花开的最美的时候/和你有一次最美的邂逅
蓝天白云静静的球场/当年撕杀对决的声音/还在耳畔一次次回荡/追逐跳跃的身影/依稀还在土崖边浮现/但我无论怎样努力地把记忆拼接/也终久无法还原出青春年少的你和我
上世纪四十年的华中操场,那时候的校门外是一条西北向的斜道,远处树木密集的地方应该是东城门外。更远处的渭河可以清楚看见。
你跳起的一霎那/所有人都惊呆/是姚明附体/还是阿联再现/要么就是大郅归来/黑人感慨/白人也感慨/科比来也无奈/奥尼尔只有歇菜/不知道乔丹能否挽败/橘红色的球/在蔚蓝的天空上/勾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径直空心洞穿蓝环赢得满场喝彩。
当年的跑道原始得除了土还是土,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终点连拉一根冲刺的红线也没有,但当运动员的学生和临时作计时员的老师们热情还是那样高,干劲也还是那样的足。
巾帼不让须眉”,看看这位靓妹绝杀地一掷,篮球能否穿越底线打破记录,并不是观众云集的理由,关键这飘逸优美的姿态,绝对是世界一流!
看这位帅哥奋力地的一抛,潇洒倜傥绝不输于前面的妹子,谁说不能超过了45度,她们要的是距离,咱要的是高度!
周围一群看客里,有许多熟悉又陌生,个个都有一幅令人嫉妒,又有几分可爱的面孔。真怀念那些逝去的青春年华!插图44
除过运动场上一决高下,争一回输赢、晒一晒奖牌、再合一张影外,当年的开学典礼也是在这土操场,虽土气但不失庄重,荣誉是至高无上的,拿在华清学子手里的奖状,是一样沉甸甸的有分量!插图45
上,时尚的塑胶跑道,下,2018艺术体育节。
再穿越回来,看看今天的操场,篮球场上的灯光抹掉了黑夜和白天的界线,晚上我们照样可以约姚明来练球!
红色的跑道比对着绿色的足球场,再配以白云蓝天做背景,美得如达芬奇笔下的油画一样!
走了一圈又一圈/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无法找回当年/无法找回记忆中你的笑脸
在2018科技艺术体育节,来自高原的卓玛们,身着藏族服装,为艺术节奉献了一场民族舞蹈表演的视觉盛宴。
让我再靠近你一些/我多么想再一次/感受你的温度/触摸你的心跳/看看你甜美的笑脸/再听听你那动人的的歌声
骊山脚下的追梦者,华清园里的描春人。
蓝天记得,/白云也记得,/翠柳也记得,/我们留在这里的脚步,/泪珠和汗水,/还有永远铭记于心的/你的笑容。
骊山是秦岭的支脉,横贯东西,如一道天然的屏障,守护在学校的南面。她是华中人的后花园,也是华清园的庇护神,更是华中辉煌走来的见证者。
红色的跑道绿色的草坪/让我们并肩携手/把梦想系在白云上/在蓝天里放飞
走西边从西坡路下,一路美景仍是应接不暇。刚下台阶,首先展现在眼前是,翠柳掩映下的雏鹰公寓,新盖的西藏内地学生宿舍。
华中是西北首座承担国家援藏项目,开设了内地西藏班的学校。84年初开始意向,下半年筹建校舍,85年下半年第一批学生进校。
从初一到初三, 算上预科班,藏族孩子要在这里学习生活四年。这些高原雏鹰离巢时几乎还不会飞,是这里的老师既当爸又当妈,教会他们日常起居,教他们学习文化课,教他们怎样去搏击长空,我想这就是“雏鹰”公寓的本意。
从85起年至今,华中为西藏的发展建设输送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为汉藏团结友谊描绘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图,雏鹰公寓早年的样子。下图,远望中老办公院。
再向下一路走一路看,向东看蓝天白云下,是红瓦黄墙的办公院,真像一幅精致的图画。
除了这蓝墙红瓦,绿草碧树,漂浮在蓝天上的,还是不是我们当年一同追逐的云?
亭台楼阁依旧,石几石凳依旧,曾经的誓言和约定还在耳边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回响,但观赏思念染红枫叶的却是另一个穿着一样红色衣服的女生。
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树荫旁/同一个蓝天上/同一个静而闷热的午后/只是不知道那朵云还是不是当初
内地学生公寓,近旁有休闲、纳凉的芝兰亭和花廊。爬满紫藤的花廊上一簇簇白色小花,就是令人无法释怀的七里香。
还记得曾经的约定吗?/一同去浪迹天涯,/看看外面的世界,/一同跨过好望角,/徒步踏遍非洲;一同用脚丈量海岸线的长度;/一同去稻城亚丁,/数游走脚底下的那一片蓝色的星星;/一同……
上图,当年部分领导合影。下图,芝兰亭。
华中又一个保存完好的建筑,也是华清校园唯一的一座,仿华清池建筑风格的亭台。
一代代华清学子/一批批华清人/曾在此/看书 遐想/赏月 纳凉/他们把自己最美的青春记忆/藏匿在这雕梁画栋中/把自己的七彩梦想/系在白云上/放飞在蓝蓝的天空
生活服务中心大楼
沿“曲径通幽”斜坡向下,就是位于风范楼正西的生活服务中心 ,大致地方就是早年的藏香厅。
生活服务中心集餐饮、会议和文艺汇演于一体。2017年改建后,一、二楼为师生餐厅,三楼为室内篮球馆,据说篮球馆设施超级棒,功能强大的你不敢想象。
原来的教工食堂,旁边是当年的总务楼。下图 ,原址上修筑的文化广场。
生活服务中心的北面,原来是总务楼和教工食堂,曾改做澡堂和职工宿舍,现在是文化广场,华清学子编织梦想和放飞希望的绝佳场所,也是他们读书遐思和小憩的最美地方。
文化广场“的华清园”石刻,原陕西省委书记安启元亲笔题字,他也是一位华清人。
绿树 ,白云 ,蓝蓝的天,初春绽放的嫩芽是我的思念,红的像血染。
也许因为走不出的记忆/也许因为太美的风景/也许因为今生有你/我才无法找回自己
作 者 简 介:
姜永学,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高级教师,1964年1月出生,西安市临潼区斜口街办芷阳村人。供职于临潼区教育系统,作品刊于《西安日报》、《西安晚报》和《西安民进》等报刊及网络平台。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