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子军散文】偶遇“王木犊”

2020-10-16 15:1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2020年10月,因为群星奖评选,承办方邀请石国庆老师担任评委,我与石国庆老师有了当面交流的机会。
提起石国庆,或许有些陕西人还感到陌生,但提到他的艺名“王木犊”,出生在70年代以前的老陕,几乎每个人都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频繁出现在广播、电视里的艺人,绝对不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明星,而更像是身边的一个熟人或者老友。
那几天有雨,气温稍有点凉。初次见面的时候,石老师在一行人中并不出众,他戴着深色的帽子,穿着灰色的衣服,话语也不多,见到工作人员,礼貌性地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唯一引人注目的,是他手中的拐杖,提醒着我要多关注这位老人,在必要的时候给予照顾。
那一天的节目以曲艺类为主,观众掌声不断,但我却一直在担心评委的专业,会让演员的表演成为班门弄斧的笑话。在会后的评比环节,石老师在其他老师发言之后,简要地谈了自己的看法。他对演员的表现给予肯定,强调在专业人士的眼中,群众文化工作者的技艺虽然不够专业、功夫几乎为零,但能够在带给观众欢声笑语的同时,能够传递一种价值,就已经足够了。他的语言简单明了,干脆利索,完全不像是一位八十岁的老人,思维和语言丝毫不输给二十岁的小伙子。他的发言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同事告诉我这就是“王木犊”,我恍然大悟,那种肃然起敬的感觉一下就变成了“受宠若惊”,刚入文化这个行业,就见到了“大家”,让我想到余秋雨的那句话:“人生最大的享受,不是华宅美食,而是与高人相晤。”
评审结束的时候,天上继续下着小雨,我们几个人搀扶着石老师乘车,一边走一边交谈。石老师告诉我,他从小开始学习表演,“也没有当成什么事业,就是闹着玩的,一玩就是一辈子。”他还建议我把工作也当成玩一样,开开心心地去做,就能把工作做好。
我生性淡然,也没有追星的习惯。但那天,却非常真诚地希望能和石老师合影,石老师非常痛快地答应了。站在这位健康快乐的老人身边,我在想,岁月的变迁,或许人们已不记得他的模样,又或者像我一样,早已忘记了曾经表演过的节目内容,但艺术家用灵魂带给我们的快乐,却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人,也让这个王木犊这个亲切的名字,成为几代老陕人心中永恒的记忆。
这是对文化的褒扬,更是对艺术家执著追求的最好回馈。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