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黒板报

2020-12-05 18:0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25日晚,不知怎的做了个梦,梦的很奇怪,早晨醒来还记得,而且特别清晰。
    梦的是余在某校看黑板报,嫌人家办的不好,却指挥起一干原媒体的同事,驴唇不对马嘴地从标题、内容、版式,甚至如何落实、把关、考核及支出,谁来负责一一布置。
    俗语讲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近日刷屏,大多是美国大选川建国和马云被约谈等扑朔迷离的狗血消息,怎么大脑皮层中的记忆细胞,将人呼唤到黑板报呢?想想哑然失笑,到底是上了年岁,眼前的事搞不清爽,以往的事记得真切。确实在那个年月,黑板报的印象太深刻了!
    与余同龄的人,恐都难忘读“小人书”的经历。我自小迷恋连环画,尤以临摹其中人物为趣,常被老师于课堂上揪起罚站。故而中学时被吸纳入“大批判”“小评论”队伍,来办黑板报。
    记得余与牛群 、孙天明是班上办黑板报的主力,我负责内容和插图,他俩写美术字且也能画画。我们班主任姜仲芬老师,用现在的话来说是绝色的高冷美女,主要教年级的俄语,对男生特别严厉,一度带71级九和十两个先进班,所以对关乎班集体荣誉的黑板报就格外重视。
    她常将我仨叫到她办公室兼宿舍,耳提面命讲下一期内容,这一期的优缺点,提示社会现象和班上同学的动向,如何宣传“莺歌燕舞”的大好形势,有针对性地批判“读书无用论”,引导怎样进行“斗私批修”,甚至板书、大小标题字体与插图的要求。有次图快想早点回家,抄写的字迹潦草,姜老师命全部擦掉重来。教训:“知道不知道‘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也许是那时的积淀,牛群下乡招工后进了科室,又考入省电视台扛上摄像机;孙天明以特长入伍,当了文艺兵;我免下进厂做木工学徒,十个月后当了宣传干事,辗转多载后到媒体舞弄了一阵。其中极大可能缘自大南门外木器厂,这段十多年办黑板报的历练。
    我是1972年底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第二年十月“工代干”作宣传工作。那阵子“批林批孔”“评法批儒”“评水浒批宋江”“反击右倾翻案风”“揭批四人帮”和拨乱反正、批判两个凡是,解放思想等运动一个接一个,工厂的黑板报少不了要反映这些内容。无非是人云亦云地跟形势,同时也结合生产情况刊登些好人好事、星期六义务劳动、技术革新、合理化建议等厂内消息。
    厂部的黑板报设置在厂区大门内,是有教室黑板那么大三块连在一起的,旁边还有一个十五六米长的墙报栏,加上对面两个两米长的玻璃橱窗,就是所谓无产阶级必须占领的重要阵地。由于当年家具还属紧俏产品,来厂检查蹲点的各级领导、购买和参观学习的人比较多,他们第一眼或第一印象就停留在黑板报上,所以厂领导十分重视这个门面,要求一周更新一次。
    这样一来,就忙不过来。因为余还兼仼团总支书记,除了组织每周的理论学习、工人理论组、团员和青工活动,每天中午的广播、每周一天的干部下车间劳动,还有厂里的文体活动。好在有厂办主任孙乾元、工会主席张介民参与,有时还请字写得好的罗德裕、吴一中帮忙,基本上也应能支应下来。
    有回厂里还承接了钟楼邮局前宣传栏制作的任务,我们几个加班加点忙了整整两周。由张介民总体设计和写美术字,孙乾元、吴一中抄写,余负责内容和插图。我斗胆用水粉画了幅“英明领袖”,堂尔皇之地展现在市民面前,为厂里争得了荣誉。
    为解决黑板时间长了光硬、着色较差的问题,我试用黑汁将三块黑板刷了一遍。这样一来无论是在上面写字画插图,粉笔的颜色就比较明快艳丽,而且蘸点水就可将黑板擦得很干净,就像新刷的黑漆一样。同时为提高效率,我和张师一起用尺子和锥子在黑板上划出横线,这样就不用每次写黑板报时费劲地打格子了。
    某日,余正在厂门口换黑板报,姜老师和教化学的黄爱玲老师来看我。由于当时通讯落后,事先并没联络,将我一时搞得手足无措。姜老师一反常态地和蔼叫着余的名字:“你不要紧张,我们就顺路来看看,怎样还好吧?”“你字进步多了,画也越发好了。”我搓着双手的粉笔粉末,半天憋出句“谢谢姜老师!”至今,还常会想起那天她的教诲:“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