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乔山人散文】传统与风俗

2021-04-19 11:4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正月初三日凌晨,九十三岁的大伯无疾而终。按照乔山子民的传统习惯,老人遗体在家必须搁置七日,也就是首期便是安葬之日,阴阳先生掐指一算,果然,是初十安葬。
一转眼,首七将至。大厨是周边有名的妯娌服务队,初九一大早就开始搭棚、切菜、煮肉、燷臊子,香飘四溢;乐人班是名扬乔山的刘高红秦剧团,现代化舞台车让村民大开眼界,艺人们吹拉弹唱令乡邻赞叹不已,洋鼓洋号统一服装的女子乐队更是为丧事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采;一百个白纸丧灯悬挂在街道两边,悲凄的氛围里透射出一股股庄重;重重叠叠五颜六色的大花圈整整齐齐地摆出街道五六十米远。万事俱备,只等客来。
按照关中风俗,明日安葬,客人们须在前一天下午就来,晚上还要举行祭奠、迎饭、烧纸等一系列祭奠活动,还有秦剧团的助兴演出。按照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每逢有人去世,其家人要在死者安葬的前日,在自家祖坟烧香点烛,焚化纸钱,告知祖宗,阴间世界,又添新人啦。而早逝的人们如跟集上会,前来观看死者热闹的葬礼。
祖先们在大年三十下午就被孝子贤孙们请回了家过年,正月十五下午才能送回坟茔,按说初十安葬大伯的时候,祖先们还在家,那么,明天安葬大伯,还要不要在祖坟给祖先们焚化纸钱呢?
“不用烧,先人们都在家呢,谁收纸钱呀?”当我咨询村里民俗土专家大爸(堂叔)的时候,他如此告诉我。
“先人不在家,保安可以帮忙收呀。”我开玩笑地说,“再说了,你不是经常告诉我们,村里有人去世了,祖坟里的亡人就会前来看热闹么?那先人们明天肯定会跟着送葬的队伍观看整个过程,万一阴间再有个摆地摊买油糕麻花、豆腐脑、罗罗粉什么的,先人嘴馋了,一摸口袋便会大骂,不孝子孙,也不知道送两个小钱来,好让我们解解馋!”我的一通玩笑话获得了乡亲们的一阵叫好,大爸无言以对,思绪半天后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先人们看完热闹,完全可以再随着送葬的队伍回家来呀。到正月十五时,咱们再送回去。再说了,礼多人不怪,烧一烧也好。”
我说完便忙去了,大爸却泛起了心思。
第二天凌晨,大总管就已将乡亲们招集到大伯家帮忙。大爸远远地就跟我打招呼,并神情凝重地说:“我昨晚一夜没睡着,思前想后觉得还是不能给先人烧纸。你想,咱三十下午就将先人请回来过年了,再让先人到坟地取一回纸钱,这不是在折腾先人吗?尽管你说的有道理,但几千年来,老先人给咱立下的规矩是铁的,可不能在咱这一代人手里给改了,咱要圆圆满满地将这个传统传承下去。”一边的乡邻听了,没有一个人吭声。
我没有想到,随口的几句玩笑,大爸却当真了。但大爸的话也引起了我的深思。老祖先定下的规矩真的不能改变吗?时代在进步,人们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科技越来越发达,老祖宗定下的许多规矩早已经不适用当今社会了。但要改变一个地方的民风民俗还真是不容易。
但有两件对我印象深刻的传统习俗,却被现实给整合了。
在古老的周原大地上,每年从正月初二开始就走亲戚,今天来我家,明天去他家,亲戚们你来我往相互拜年,经常会发生一份礼品传了一个正月,到最后发霉了却还在传着。年轻人耐不住性子,嚷嚷着要取消这个麻烦的传统习俗。他们本想着利用这个难得的春节长假好好休息或者玩一下,这下可好,天天忙着走亲戚,收假了,亲戚却还没走完。有人就宣布,今年正月咱家不待客了。亲戚们依然我行我素,你不专门待客也行,我随便选个日子去看望你。一来二去的,今天你来,明天他来,本来待一天的客,现在却要天天待客了,最后不得不宣布,明年按往年的日子继续待客。看来传统的习惯真的不易改变。
第二件,就是过年或者家里逢红白喜事时吃的“浇汤面”,也叫“臊子面”,是周原大地上待客的最高礼仪。一碗里只有几根面条,浇上调好的臊子面汤,一口一碗,俗称“一口香”。吃完面不喝汤,而是将汤回到锅里高温煮着重复使用,就有人称其为“涎水面”。城里人觉得不卫生,农村人却说,这汤越熬越有味,高温的熬煮,本就起到了消毒的作用,这可是老祖先流传下来的吃法,几千年了,谁也改变不了。
恰恰是这两件貌似谁也改变不了的传统,却让一场新冠疫情给改变了。
2020年春节之际,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气势汹汹地袭来,在政府的号召下,全民封城封村的果断行动阻碍了新冠的嚣张气焰。正月里家家待客的计划全部泡汤,蜗居在家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读书、看电视的轻松与惬意,一年来的奔波劳累得到了彻底放松和休憩,不走亲访友原来如此轻松,太美了。时光一晃,又到了今年的春节,尽管我们是低风险区,政府也没有强令不许走亲访友,但人们已经尝到待在家的甜头,竟然没有一家待客的,这个流传多年的风俗习惯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自疫情爆发后,每逢红白喜事邀请服务队时,主家总会一再叮嘱待客的臊子面不能回汤,而且要使用一次性碗筷。节俭惯了的老年人看到客人们吃一碗面直接将汤倒掉,心疼地连连摇头:“唉,浪费太大咧。”貌似浪费食材,大家的健康却得到了保障。从此,人们再也不吃“涎水面”了。即使平常待客,也纷纷仿效使用一次性碗筷,汤再也不用回锅了。时代沿袭的臊子面吃法得到了改革,这一传统习俗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稳固千百年年的基业却败给了初来乍到的新冠疫情。
看来,任何一种风俗习惯或传统观念的改变,机缘很重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也就是说,机会很重要。如同我们的人生,要把握住每一个机遇,把握住了,你的人生就会得到很大的改善或提升;把握不住,就会原地踏步,毫无建树。当今社会已经进入到信息时代,各种机会稍纵即逝,但愿我们能够秉承传统文化,去糟留精,抢抓机遇,成就自我,成就未来。
作者简介
乔山人,宝鸡扶风人。中国西部散文协会会员,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会员,扶风作家协会会员,扶风县诗词楹联协会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秦川》杂志签约作者,江山文学签约作者。2016年至今在多种文学杂志及网络先后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2019年出版个人散文集《留痕》;2020年4月,散文《地下六十米》被中国作家网收录《2019中国作家网精品文选》。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