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商山迪克散文随笔】入夏,州城请你来听风

2021-06-20 19: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当热辣辣的太阳坠入西边山峦的时候,当火烧云的魔术表演结束的时候,当广场上跳舞的大妈回家的时候,州城就静了下来,你听,风就来了。
    坐在丹江边的长条椅上,身上一会儿就清爽了。头发不再耷拉在额前,轻轻挽起就蓬松了起来。脖子似乎伸长了一节,再没有僵硬的感觉,伸伸懒腰,衣衫舒展的垂下来。脱掉鞋子,索性把脚也放在椅子上。远处高楼上、江边流动的霓虹五彩缤纷,这座城成了为你搭建的舞台,你就是今天这台晚会的贵宾。
    风呢?河对岸《楼外楼》的烧烤味儿漂了过来,昏昏然的头脑马上清醒了,似乎一下子欢畅,做出拥抱风的姿势,张开的嘴却咬出了幸福的味道,大脑轻易地就分辨出这是烤羊肉的味儿、这是烤鱿鱼的味儿、这是烤面筋的味儿,还有那各种醉人的酒香。诱惑总是悄悄的袭来,美味和减肥让人痛苦了许久,咽下了数次的唾液才管住了自己的双脚。
    风呢?街道旁《耍成都》的歌声流泻了过来,“酒瓶瓶高来,酒杯杯低,这辈子咋就爱上了你!”一位走过你的步行者,裤兜里传出了手机的音响,“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还有一对情侣在追逐嬉闹,今夜晚会的节目真精彩,想看什么就有什么。
    风呢?江水始终是醉的,倒影的波光变幻莫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橡皮坝蜂拥下来的水“咚咚、咚咚”的响,赶集似的向下奔流。大水车不知疲倦的转动,把一箱箱水“哗哗”地倒在自己身上,闭着眼如同坐在海边,潮水不断地涌过来。
    风呢?风就在身边,走到哪里跟到哪里。送走了坐在廊桥上老者,送走了树丛里亲昵的恋人,可你还沉浸在这台晚会中,继续听风,甚至想携一缕风——回家。
 

    段开瑞,网名: 商山迪克,陕西省商洛市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教育工作者,文学爱好者。先后有百余篇文章在《商洛日报》《商洛教育》《西部文学网》发表,主持编写《商洛市中小学安全教育读本》系列丛书一套,被评为2016年《西部文学》十佳。著散文集《瑞雪片片》一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