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铁石散文】难忘老家的大锅头

2021-06-22 15:3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图片来源于网络)
      厨屋里的大锅头前,在我们老家也叫灶火窝,确实是一个可以偎依的地方,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
      小时候的老家农村,家家户户的厨屋上都有一个高耸的烟囱,屋顶炊烟袅袅,屋内热气腾腾,灶堂里红红火火。那时候的冬天特别冷,又没有可取暖的地方,常常是一家人偎在厨屋里,支起个小桌子,围在一起吃饭,厨屋很小,炭火烟草味很呛,但全家人其乐融融,那永远是记忆里最温馨最令人怀念的场景!
      大锅头,是用土坯或砖垒成的锅台,一般是大小两个,连通在一起的,大的锅台上放一口大锅,用来煮饭或蒸馒头,小的锅台上放一口小锅,常常用来炒菜或烧水,有的还在靠近烟囱的地方放置一个小锅,用余热温水。
      锅台的左边是风箱。它由一个木箱、一个推拉的木制把手和活动木板构成。箱子的前后两面各有一个带活动挡板的进气口,木箱底部中间靠近灶堂的地方有一个排气口。风箱内部的活动木板一般四周勒上鸡毛,使之与风箱紧密结合,当拉动把手时,空气从后面的风口进来,前面的风口密闭,压缩的空气被推进到中间的排气孔,输送到灶堂底部;反之,当推动把手时,空气从前面的风口进来,后面的风口密闭,压缩的空气也会被推进到中间的排气孔,输送到灶堂底部。这是人们在生产生活中发明的简单而又实用的工具,也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烧火时,坐在风箱和大锅台的前面,右手把柴火塞进灶堂口,用火棍挑到灶堂合适的位置,左手拉动风箱吹动点燃的柴火,呼呼呼的火苗就窜起来了。在推拉风箱时,前后的活动挡板会不停地开启和关闭,所以“啪嗒啪嗒”的声音就会有节奏地响起,和着灶堂里“噼里啪啦”的柴火燃烧的声音,和一股股浓浓的烟草味,这也是那时农村家家户户的生活!
      其实,垒灶台都是有讲究的,灶堂和烟囱相结合,可以形成“自来风”,既省柴节能又不回烟,也算是一个技术活。以前就有专门做垒灶台生意的,沿大街小巷地吆喝。我家的五叔就是个垒灶台的行家,那时候村里队里很多家的灶台,都是他给垒的。
 
      大锅头前确实是一个令大人孩子们贪恋的地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虽然饥饿的生活有所改善,但农村物质还是很缺乏,除了一天两顿饭外,基本上没有其它可吃的,更不用说零食了。但灶堂里有时也是一个制造食物(而且美食)的地方。夏天从麦田里偷偷地掐一把快要成熟的麦穗,扎成一小捆,伸进灶堂里燎麦子,得小心翼翼地翻动着,防上麦秆被烧断麦穗掉进火里,燎好的麦穗黑乎乎的,用手搓一搓,吹去麦壳麦芒,一股诱人的麦香味飘起时,麦粒早已进了嘴里,热乎乎甜丝丝的,不仅仅是麦子,还有秋天的燎黄豆、烧花生、烤玉米,那味道令人多少年都难忘!
      最难得的,是冬天的焖红薯,因为那时红薯也不是常有的。将没有了明火的木炭灰拨到灶堂的两侧,挑几个小点儿的细长的红薯埋在里面,焖上一会儿,再用小木棍翻过两三次后,扒出来吹去炭灰,用手按一按,红薯软了,就不顾烫手地剥开皮,焖过的红薯香、甜、面、软,简直就是灶前的人间美味!
      进入腊月过了小年,大锅头上,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声不断,是厨屋里最繁忙最热闹的时候。尽管过年没有多少东西,过年的仪式感是不能缺的,杀鸡、煮肉、蒸馍、炸丸子,还有大年三十在灶火窝里支上小桌,全家围坐在一起包饺子、吃饺子,腾腾的热气里,缭绕的炊烟里,一切都充满着对年的崇拜和渴望!其实,也就是一种氛围,但却总一种质朴和温情,一种淡泊和宁静,一种知足和幸福,深深地融在里面……
      如今,随着城镇城市化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大锅头和灶火窝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楼房里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再也没有了冻手冻脚冻脸的挨冻滋味;整洁的厨房里,燃气灶取代了大锅头,没有了炊烟和热气,微波炉、电磁炉、电饭煲等一应俱全,做饭做菜既干净,又快捷!
    但是,没有了烟薰火燎的味道,饭菜里总感觉缺少了些什么。是对生活的那份朴素的初心,是对亲情的那份无限的依恋,还是漂泊后的难以返回的归宿感?那些失落了的,也许就是乡愁!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