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伍永尚随笔】“未央方言”史话

2021-06-24 17:2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最近,@龙首原网友微信发来《陕西关中方言的消失已不可逆转 ,列举部分方言词汇及发音》,@咏雪网友发来某报刊登的《我省建立陕西方言数据库》,对其内容本人无资格评论,尤其是“列举的方言词汇及发音”中的用字,有错有对,不做甄别,只想简单说说“未央方言”的特殊地位和在西安方言里的特殊地位。
   西安未央区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人文历史悠久,水陆交通便利,得天独厚。从记载看,史前未央区的西边就有滮国,旁边有滮池,为争夺地盘发生过“滮水之战”。它的东边在灞河东岸曾经有一个很小的国家叫“蕞尔国”,此国留下的文字不多,但“蕞尔”载入历史,形容“很小”。未央人把小孩叫“碎蕞儿”,把小东西也叫“碎蕞儿”,史书形容蜀国“蕞尔小国,地狭人寡”。未央区的南边属于“沣滈流域”,唐尧时代,这里有一个国家叫“崇国”,尧帝封一个叫鲧的人当部落领袖为“崇伯鲧”,时年为公元前2357年,他就是治水功臣大禹的父亲,因为大禹后来当了夏朝的国王,也称鲧为“夏鲧”。《史记·夏本纪》索隐:“皇甫谧云:‘鲧,帝颛顼之子,字熙。’又连山易云:‘鲧封于崇。’故《国语》谓之‘崇伯鲧’。” 
   鲧有一功一过,功:据《吕氏春秋•郡守》所说:“奚仲作车,仓颉作书,后稷作稼,皋陶作刑,昆吾作陶,夏鲧作城,此六人者,所作当矣。”《吴越春秋》:“鲧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居人,此城郭之始也。” 就此说来,作为“城郭之始”,鲧建造的“崇国城”池应为中国第一城。崇国从公元前2357年鲧为第一任,到公元前1136年最后一个“崇侯虎”被周文王杀掉灭亡,存在了1221年,《史记·周本纪》讲的很清楚:“伐崇侯虎,而作丰邑,自岐下而徙都丰。”正义注: “皇甫谧云:崇国,夏鲧封。虞、夏、商、周皆有崇国。崇国,盖在丰、镐之间。《诗经》云:‘既伐于崇,作邑于丰’,是国之地也。”鲧的过失是治水不力,八年不成,后来下场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被舜帝杀死,一种是流放会稽山。后来令其子大禹治水,《诗经》:“沣水东注,唯禹之功。”并治理了南山七十二峪,嗣后关中风调雨顺,肥田膏腴。加上渭水河运,以及公元前129年汉武帝时修建的关中大运河“三百里漕渠”,支撑了我国历史上汉唐盛世的发展。官渡码头都在未央境内,《汉书·东方朔传》:“汉兴,去三河之地,止灞、浐以西,都泾渭之南,此所谓天下陆海之地。”唐·颜师古注:“高平曰陆,关中地高故称耳。海者,万物所出,言关中山川物产饶富,是以谓之陆海也。”
   公元904年,朱全忠杀了唐哀宗,挟唐东迁到洛阳,并对唐长安城进行了毁灭性的破坏,从此长安失去中国经济文化中心的地位,迅速被边缘化,但是1200多年帝王都邑流行的官话被原汁原味的保存下来。以周秦汉唐“未央方言”就是经典。有这么几点不容忽视:
   未央方言与中国语言文字的奥妙关系,归纳起来有六点: 

第一、陕西是中国语言文字发祥地,是中国语言文字的宝库。

第二、长安话是中国遗留最全的古汉语,字里行间都蕴藏着远古的信息。

第三、长安方言是中国保留口传文化最多最标准的方言,是中国语言文字的天然留声机。

第四、中国很多的语言文字不用长安话根本解释不通(包括权威工具书错)。

第五、长安话与普通话有固定的转换规律,两分钟就即可掌握。

     第六、长安话是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国家推广的标准语言,即“雅言”,也就是当时的普通话。有人说古代工具书有些字音有错。我认为不是工具书有错而是后来人读错,因为《说文解字》《康熙字典》里的“反切音”都是用长安话做基准音的,用今天的普通话无法读准。
   其实普通话最早也是一种方言,而是用这个“方言”来统一或取代其他各地的方言。如今国家推广的标准语言是采用河北省滦平县的方言,并对其中部分语言文字进行修正和调整,如果没有长安方言比照,很多文字是无法解释清楚的。
    下面是我对网友的回复。
    “未央方言“是中国古代官话的经典,有人说《康熙字典》里有很多错误,这是他们不懂,该字典严格保留了汉代《说文解字》里的比照读音。而《说文》的作者许慎编写过程中,得到他的导师贾逵的精心指导,贾逵就是咸阳人。比方“我”在《康》典里比照读音为“俄”。尽管《康》典的编辑者不理解,并“存疑”,但也不敢随意改动。比如大明宫太液池的“液”,反切音为“乙”,携手的“携”古读“系”。“做作”读若“奏作”与未央话一致,“偕”字古读“该”,比如“某某偕夫人来访”,就是他该夫人来。近几年媒体常用的“纠结”,未央人读“叫结”,老人说“把人叫结的“,“纠”字古代读“叫”,有的小说写作“绞结”,意思相同。未央人常把差不多叫“傍肩儿“,其实就是“并肩”,“比肩“,“并”的原字是“並”,“並”的本字是“竝”,唐代以前“並”也读作“傍”,《唐诗》就有。这个“竝”是两个“立“字组成,“立”字是由“亣(大)和“一”组成,是一个大人站在地上,故称“立”,两个大人站立就叫“竝“,“亣”就是一个形象字“大人”,陕西人把“爸”,“叔“都可叫做“大”或“大大”。不多举例了。所谓推广普通话就是用一个地方的方言为标准语,取代其他地方的方言。《颜氏家训》说“以帝王所在都邑的语言为折中”,西安就是千年帝王都。训诂学家齐佩瑢说得好;“语言文字本无雅俗之分,古之俚语今之雅言”。“雅言“就是”标准话。现在国家推广的普通话是以河北省滦平县的方言为基础的“人造语言“。并非北京话。离开未央方言,很多文字无法解释。
        我认为,离开“未央方言“的根基,靠在“普通话”环境里长大的人,对方言读音的准确程度很受影响。譬如“我”,很多人读“额”,写成“额的神呀”,这个“额”就很不正确,未央方言和关中把“额”读作“诶(ei)” ,陕西人不可能说“ei的神”吧。“额”也是“估量“的意思,如权衡利弊此事可以办,未央人说四个字“额(ei)起能成”。另外像“捊”,普通话标注pou,陕西话读bao(包,见《康熙字典》),就是拨,卖菜剩余的“捊堆堆儿”,有个词叫“捊治“就是石器时代没有金属工具,先民们种地用石斧木棍把土捊开,点上种子再把土捊过来埋上,下雨了捊个渠渠儿让水流到根上浇灌禾苗,直到成熟,叫捊治。从字形看,人用手(扌),兽用爪子(孚),组成捊,有谁把他读pou?我早就说过,西安话字里行间隐藏着远古的音信,这就是实例。再说“阿房宫”,它本不是宫名,《史记》有记载,宫未成,没起名,等盖好再命名。只是一个方向,未央方言叫“喔傍”,就是站在渭河的北岸秦都咸阳,望见河对面建筑工地,称其为“喔傍”,就是河那边,并非宫殿名字。唐代史学家颜师古讲的很清楚“因其离咸阳很近,故称’阿房”,注音“喔傍”。“阿”字古时就读“喔”,如唐代佛语“阿(wo)弥陀佛”,现在读“呃(e)“,都是错的。这里牵涉到“反切音”——乌何切。乌字声母是w无异,“何”字怎么读?未央方言里没有“he”音的字,除了“赫”读“黑hei”,其他所有的he音的字都读“活(huo) “,那么“何”字的韵母尾就应当是“o”,“阿“切出来的音就是“wo“ 读“喔”才对。我曾因工作关系到全国各地走的多,经常进寺庙,老小和尚都读“喔弥陀佛”。有人还解释说建宫殿时,旁边有个大土包,大土包古称“阿(e)”。远古时工具原始落后,渭河冲击平原上谁用什么办法在那里堆个大土包?就像《辞海》介绍大明宫“太液池”的水是由北边的漕渠供给。笑话,太液池海拔高度400米,北面漕渠是海拔374米,之间的距离有十五里远,通过什么办法让水流上去到太液池。
     研究长安未央方言,任重而道远,必须抓紧,不然老人们谢世,原始资料就难补充。
作 者 简 介:
伍永尚,男,生于西安市北郊伍家堡。传为伍子胥后裔。曾于1961年应征入伍,历任战士、文书、班长、排长、书记、团部战勤参谋等职。1971年因为腰部摔伤转业到黄河机器制造厂,历任工人、科室主任、销售经理、销售副处长、信息广告处处长等职。2004年退休后,又从事民俗、方言的研究,著有52万字的《原生态的西安话》,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已被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台北图书馆以及国内不少省市、大学和陕西省图书馆收藏。现为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民俗学会理事、西安群众艺术馆特聘文化研究员。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FM101.1《西安乱弹》的《长安大讲堂》直播节目主讲"语出长安",受到听众的好评。新华社、陕西电视台、陕西日报、西安电视台、西安日报、西安晚报做过多次专题报道。他的研究,从民间基层搜集、考证、长安用语、长安成语、长安俚语,以及它与中国古汉语的深层关系,结合古文献,对很多难解的文字,站在长安方言的角度,进行剖析论证,有独到的见解,可以给专业研究人员提供不可多得的丰富资料。他的新书,五十多万字的《寻觅长安文化的原点》,正在紧张的整理修改之中。
   
十几年来,他对古老的秦腔也有触及,发表了两万字《探索秦腔之谜》,《战斗剧团易俗社》、《陕西人不能忘记孙仁玉先生》,并以亲身经历验证西北五省广大群众热爱秦腔的实例,发表了《秦腔的故事》尤其在西安晚报发表文章《说说秦腔那遥远的故事》,受到不少读者的关注。

伍永尚先生军人出身,在工厂从是生产、销售管理工作,成功的为黄河机器制造厂策划了"黄河电器"的销售宣传和广告策划工作,曾使黄河彩电、黄河冰箱在全国立于不败之地,受到该厂领导的充分肯定和褒扬。他已成为陕西改革开放号最早的企业广告人。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