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杨志河随笔】按摩女

2021-07-19 15: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按摩技师是一项专业的技能职业
人首先得生存下去,才能谈到尊严的问题。对于一个地位低下,既无学历亦无资源可利用的女人来说,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力气了,她要靠自己微薄之力养活家人!
有人说,如今这社会好什么都能享受到,只要你肯花钱。也有人说这社会不好,一切都以钱为衡量标准,没有钱什么事也干不成,所以,这社会是有钱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当然,社会是由形形色色的人构成的,自然各有各的想法,不足为奇,只要听听就好,世态人生经历过就好,放心过自己的日子才好。
现在城市里到处有按摩店,也有随处可见的洗浴店,自然社会上就有一种职业,叫按摩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让人想入非非。怀着质疑的心态也有不少客人光顾其所,一探究竟。
"您好!我叫刘叶,大家都叫我叶子,工牌15号,见到你们很高兴,愿意为你们提供满意服务。"这是她的职业习惯用语,向每位客人都这样介绍着自己,也总是这样开头的。
听着她的话,总有点暧昧的味道,但在你还没有回过味来的时候,她又认真地说道:"我们是全程正规服务,是经过严格培训的,我有两年的从业经验。"这是强调她的服务水准,让你放心她的技能,是不用怀疑的。
她高挑的个儿,佼好的面容,就这样站在你面前微笑着。看上去很甜美,也很舒服。一身职业装,紧身超短裙,火辣的身子向你靠近,你还有什么选择的,就是她了。这是某公司副总老高接待客人时,自己也跟着享受了一下。
自从有了疫情之后,公司接待客人的方式全改变了。过去那种吃喝玩乐的方式也在跟着改变。企业要发展生存是第一要务,为了公司生存和发展,老高和他的团队可谓想尽了办法,投其所好地接待客户,目的就是为了留住客户。今天接待的这几位是大客户,与眼下一桩生意直接相关,非常重要,谈得不错,明天就要签约,所以老高安排来这里放松一下,权当休息。
决定今天的活动,可是颇费了一番脑筋。如今请吃不能用,明显违犯规定,要被查实或抓住,那就要受惩罚,公司利益受损,本人颜面也要扫地,自然是不能这样做。经过与办公室的商议,才决定来这里洗浴的。采用这样的休闲方式好,既能让客人放松一下,客人当然满意,既不违规,又得大家高兴。所以,把客人高高兴兴地安排好之后,老高也选择自己的服务对象,进入放松享受。
老高是正统的人,长期的职业素养,让他养成了凡事谨慎的习惯,决不做违规的事。如果那样做,将葬送他一辈子的好声誉,这样的事打死他也不敢干。
老高穿着衣服躺在棉垫子上,尽管心里有点发虚,但还是按照要求进行。叶子开始按摩,很快老高就感受到了她的厉害。按摩由轻到重,从头部到身体,手法娴熟、老道、轻重缓急掌握得恰到好处。不一会儿,他紧张的神经就不由自主地放松了,感到很舒心。
在这个过程中,老高有意无意地跟叶子聊天。找一些话题,问她家在哪里、成家没有、生活怎样等等。叶子很健谈,是那种自来熟,这与她的工作有关,勾能能力超强。经过三言两语后,她就娓娓道来。
随着她的按摩手法,话说的声音有轻有柔,有急有缓,让你感到在身体放松的同时,身心也在同时享受一种按摩。这是一种高级的享受,也是一种单纯的心理治疗。
叶子说她是莲花村人。老高就说:"你们是桃花乡人啊,怪不得长得甜美。"叶子很高兴,说她家有爷爷、父母、弟弟、妹子,她是家里的老大,出来工作很多年了。干过很多工作,做好服务员、销售员、开过小饭馆。疫情开始后生意难做了,这些行业都歇业了,她才转行干这个的。
"这一行也很辛苦啊,你也不容易!"老高宽慰道。叶子回说"这一行虽然辛苦,但收入高,一个月能赚五千多,我很满足。"她用这些钱供孩子上学,供还房贷款一部分、寄给父母一点,自己留下花的钱,说够用了。
说到她的孩子时,她非常自豪高兴。她们结婚四年了,孩子三岁,放在老家公婆帮着带,她每月都要去看孩子一次,给他买玩具,陪伴一两天,每当离开的时候,总觉得心里难受。她眼里有泪水流出,漫漫地无声了。老高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靠你的勤劳会改变生活现状的。
当她再向老高说她的老公时,有点伤感。她的老公在省城的酒店做厨师,工作是固定的,没有时间来看她和孩子,只有她带着孩子去看望。老公赚的钱全部用来还房贷款,十分不容易。老公比她小两岁,在她眼里始终长不大,她既痛他,又恨他,说他不理解她的心思,只知道自己开心地玩,除了工作不太会关心她们娘俩。
所以,他们之间不冷不热,就这样没滋没味地过着。她不时地在叹气!
叶子是那种懂得生存的女人,她十分地要强。出生在农村,从小养成了不怕吃苦的劲头,在家里种地、干家务活,都是能够提得起放得下,是非常能干的姑娘。出嫁后,她也十分地顾着娘家。除了把赚的钱给一部分供弟妹上学,还时常回娘家帮着干家务,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
她说爷爷对她最亲,感情也最深。她从小在家都是跟着爷爷奶奶干活,父母常年外打工,一年难得见上几次面,有点隔膜。但爸爸每次见到面,总是偷偷地给她给点零用钱,她出嫁后回家也把地里买的桃子钱,给她一千,让她非常感动。但妈妈也痛她,就是从不给钱,娘重男轻女,认为出嫁的女子是人家的人,给钱就是倒贴,不划算。
过了一会,叶子用坚定的口气说,她会依靠自己的力量过上好日子的。她计划在这里干上一年,积攒一些钱,就打算不干了。她还是想去干自己的老本行,开家小饭店,经营着给自己当老板,既自由又收入高,不再干这下苦力地活了。
如果饭店经营好了,就让老公也回来,他有手艺,他做菜,我做面活,夫妻相互配合默契,定能把生意做活了-----说到这里,她不说话了,而是陷入深深地幻想之中。老高十分同情叶子的生活艰辛,只能说些鼓励地说:"你的想法很好,也有一定的实现条件,一定能成功!"
叶子听到老高的称赞话,很是欣慰。把自己平时为顾客服务的最好手艺拿出来,为老高服务。
在不知不觉中,时间到了,叶子的服务也完了。她说请你为我今天的服务打分,我们要给公司反馈的。老高给叶子打了十分,真心地给她以最高的奖励。
老高认为她是出色的按摩女,也是好女儿、好母亲,虽然干的活上不了台面,但老百姓需要这个行当,就是好的存在。她是凭着自己的手艺挣钱,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值得受人尊敬!
说明:此文写于2021年元月,经修改后发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