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商山迪克随笔】河边的那块臭菊

2021-07-21 13:1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6月末,正是太阳火辣辣的季节,地里的玉米豆角两天不见雨,叶子就卷了起来。可臭菊默默地顶着烈日,尽量把叶子变得又细又短,减少水分蒸发,坚持昂首挺胸。两三场雷阵雨过后,臭菊欢快地,你追我赶地怒放了。河边公园,一大片连着一小片,五颜六色,姹紫嫣红,一时间引来了人们的惊奇,把目光从昨天的月季,早晨的荷花中吸引了过来,驻足,再驻足,一片沙石地一夜成了网红打卡地。
    臭菊真没有想到还有今天这样的局面,自己一身臭味,生长从没引起过人们的注意,从没见过园丁们来除草施肥浇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上面踩来踩去,自己如同野草自然的伴随着生命成长。于是,路过的人惊讶,什么时候还在这儿种了臭菊,怎么就成花海了?
    于是我静静的蹲在臭菊旁,和臭菊交谈起来。臭菊挺自豪的。“我臭,但我不丑。我的气味香着呢,蝴蝶、蜜蜂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的,在我的身上使劲儿闻,看把他们兴奋的。我的面庞,花开得最圆,花瓣排的最整齐,赤、橙、黄、紫,色彩都快占全了。人们给我点头,我就微笑,人们给我一缕风,我就跳舞。”
    “我知道我普通,但我能在沙石地生长,只要给我阳光、给我水,我就把脚插进石缝里,稳稳当当的把绿露出来。我把最好的位置让给牡丹妈妈、玫瑰姐姐,‘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和我一样的花多着呢,我还有名字叫臭菊,喜欢我的叫我万寿菊,还有更多的野花,连名字都没有,我的生活美着呢,看我今天多荣光,我喜欢为他们装台。”
    我笑了,装台?臭菊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一时语塞,“我就是一朵野花,没名字的,但我和你一样,我的生活美着呢,我也做庄顺子,叫我装孙子也行!”说着,我走了。当我挥手再见的时候,突然觉得忘了一件事,转回身,在一朵成熟的臭菊上,采回半把种子带回家。
 
 
    段开瑞,陕西商洛人,大学学历,中共党员,教育工作者,文学爱好者。先后有百余篇文章在《商洛日报》《商洛教育》《西部文学网》发表,2016年被评为《西部文学》十佳。著散文集《瑞雪片片》一部,主持编写《商洛市中小学安全教育读本》系列丛书一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