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张海民小说】一对活宝

2015-09-23 21:2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邻居牛哥长得眉清目秀,聪明伶俐,就是身材瘦小。常被牛高马大、满脸横肉的牛嫂,扯着大嗓门呼来唤去,心里老大的不舒服、就嘴上占点便宜。两口子一天到晚的吵吵闹闹,隔条街都能听到。
       据说牛哥快三十才和牛嫂对上象,当时牛嫂不太乐意,牛哥的一句“别看我身瘦胳膊短,吃饭能端大老碗”,逗笑了牛嫂、事也就成了。事后,在街上闲聊有人问起,牛哥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说:“不是家里穷,谁能看上她那母老虎?”
        牛嫂在门前正要喊牛哥吃饭,听了这话怒气冲冲地吼起来:“谁是母老虎?看我不把你那张破嘴撕烂挂到耳朵上!”
         惹恼了牛嫂,人们更开心了“哈哈,牛哥回去又要跪搓板了-----”。
         牛哥也顾不上搭话撒腿就跑,牛嫂在后面边追、边喊。情急之下,牛哥手脚麻利的上了院子一棵大树上。牛嫂无奈,在树下一个劲的吼“有种你就下来”,牛哥得意洋洋的往树上一靠“男子汉大丈夫,说不下来便不下来!”
       牛哥吃亏就吃在他这张嘴上,和牛嫂大太阳下锄地酷热难耐,借口溜到大树下和人吹起牛来。说他在山里修路时,常和当地人挤在一起烤火、闲聊。山里人烤火男女混杂、越挤越热闹,你要不好意思那就太见外了。没想到和那家姑娘挤出了火花。
       众人听到精彩处,他故意慢条斯理的喝水、清嗓子,急的大伙儿一个劲地催,才颇为得意的说那家姑娘眼睛是多么的水灵、大辫子是如何的又黑又亮,更要命的是那迷人的腰身。可惜当时家里穷,订了牛嫂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尽量躲着。谁知那姑娘心眼死,竟然找到工队誓言非他不嫁----
       “修你先人,撒泡尿瞧瞧,就你那有色心没色胆的熊样,除了我瞎了眼,还有谁能看上!”牛嫂找过来好气又好笑,脏话一大串的骂他。牛哥也火了:“你还有完没完!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
       “有种你就来呀!”
       “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牛哥上!”周围人一起哄,牛哥不上也不行了。上去半点便宜没讨来,还被牛嫂三招两式撂倒,泰山压顶般的骑在身上。牛哥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直到筋疲力尽、老老实实了,牛嫂才放开。牛哥躺在地上孩子样的撒娇“我这男人当的窝囊,不活了”,众人的哄笑声里,牛嫂开心的笑了:“买二斤豆腐碰死去----”
       两人打完闹完,该干嘛继续干嘛。人们看了热闹还说风凉话,牛嫂觉得不划算,要吵要闹关上门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有次,刚怀上两个月的孩子“闹”没了。牛嫂就哭着、闹着要牛哥赔,牛哥忙不迭口的陪着笑:“赔!赔!加倍的赔!”
       这话不知怎么就嘻嘻哈哈的传开了,大老远就有人喊“赔!赔!加倍的赔!”牛哥哈哈一笑,牛嫂红着脸背后给他一拳。牛哥果然没有食言,一下子赔了牛嫂一男两女。儿子有着牛嫂的高挑个子,也继承了牛哥的一表人才,别人拿牛哥开心时,受尽牛嫂欺压的牛哥扬眉吐气地说“哈哈,如今我家改门换户了,儿子以后找个小媳妇一天打三顿,不信替老子争不回面子。”
       呵呵,他家还真的娶了个娇小的新媳妇,儿子哪舍得打?象伺候皇后娘娘一样,整天情呀、爱呀的唱个不亦乐乎。媳妇喜欢吃零食,无论刮风下大雨,都要大包小包的往回提;媳妇要出门,天大的事也立马放下,一踩油门,两人搂着抱着就飞出去了。牛哥痛苦地喊:“完了,咱这怕老婆的毛病也成了祖传!”
     “傻瓜,那叫爱,哪像你当年------”
     “哈哈,你当年那三八二十五的样子,谁能爱得起来?”这回牛嫂没有跟他急,叹了口气说:“为了过两天日子,欺负了你一辈子,娶了儿媳,我们也老了,就让你抖抖大老爷们的威风吧!”
    “哈哈,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才是害”
    “呵呵,天生的贱命!”牛嫂用指头戳着牛哥的额头笑了。从那以后,再没见他们吵闹,而且牛哥也从此牛起来了,牛嫂一脸的小女人幸福。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