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蝶雨短篇小说集】 静

2016-02-26 18:5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一
   那场千军万马拥挤着过独木桥的场景过去之后,她就一直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就算父母用不同于以往的口吻问她的成绩怎么样,她也不想说什么话。她只想静静地呆着,静静地在属于她自己的小房间里,哀哀怨怨地幻想着那个结果即将揭晓的日子。但她却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那个日子。

  丢开沉重的书包之后,她并没有 感到别人口中那样轻松的感觉。重回睡到自然醒来的懒散之后,她觉得一切都灰蒙蒙的。就连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父母,她也觉得他们神神秘秘的躲着自己。估计他们肯定在背着自己议论自己的成绩吧。

  她不想出去,什么地方也不想去。就算有昔日的同学打电话来邀请她去什地方玩。她也只是淡淡地拒绝了。不是她不想出去,她是害怕看见那些疑问的眼神。她明白自己以往的成绩,已经将自己推到了骑虎难下的绝境了。她不敢肯定自己这次高考的成绩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小雅,回来啦!这次能考上重点大学吗?”又一个声音掀开厚重的窗帘,将一种她无法摆脱的压抑直直地塞进这个狭小的房间。
  “回来了。这死丫头,一回来就把自己锁进房间不肯见人了。”那是妈妈的声音。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没有自信的压抑。
  “没问题的,咱们小雅是学校数一数二的好学生,考个大本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呀!嘿嘿!”那个人还是自不量力地干笑着,那种笑声让小雅想起,每晚都在窗前嚎叫的猫头鹰。
  “考不上也没有啥大不了的事,咱们没有上过大学,也还不活的好好的吗!”那是爸爸的声音,那声音就像一个放大镜,一下子就看穿了小雅内心的纠结。说实话,小雅对自己这次高考的成绩一点自信都没有了。从考场一出来,她就感到天旋地转般地眩晕。要不是同学搀扶,她绝对会摔倒在考场的门口。
  “那也是,那也是!”那个人怎么还没有走。他们还在小声地说着什么。但是小雅已经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她将自己的脑袋一下子埋在了刚刚叠好的被子下。心里怨恨地想,他怎么还不走呀!

                            二

  “让孩子出来玩吧!老捂在房子里会出毛病的。”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窗帘的缝隙里挤了进来。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生生地塞进小雅的耳朵里。她极力在记忆中寻找和这个声音向对应的面孔,但是那些面孔却十分淘气地跳开了。她们跳的是那样的轻快,迅速。这又一次让小雅想起那一大串等待被选择的答案来。这次考试,她最大的漏洞就出在那些选择题上,
  “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啦!怎么叫也不出来。”那是妈妈的声音,声音里已经有了一种责怪的语气了。
  “你千万别急,咱们小雅就是腼腆,平日里文文静静的不爱说话。要不你和她爸带着孩子出去玩玩吧!”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软绵绵地传来。这个声音像那些很难界定的判断题。她是妈妈的牌友呢?还是每天下午就来找妈妈去跳广场舞的舞伴呢?小雅用手指在黑暗的空间里,用手指不断地画着对号和错号。她木讷而执着地画着,仿佛这样一直画下去,就可以将失利的数学成绩画到让她可以应付这些关切的状态。
  外面刺耳的鼓点响起来了,那是广场舞的伴奏舞曲。这应该可以给小雅一点正确的提示,让她将那个女人归类到正确的对应选项中去。但是小雅却还是在黑暗中画着,画的是那样的专心。专心的就像她小时候做数学作业而忘记吃饭的情景。

                             三
   她还能想起来。从录取分数线公布之后,一切都变得静悄悄了。但是她却记不起来这种让人喜欢的寂静已经持续多长时间了。
   “雅儿,饭我给你留在锅里了,你吃完之后就将饭碗泡在锅里。等妈回来自己洗!”妈妈说完就急匆匆地出去。紧接着拖拉机突突的声音响了起来。
   “二雅,记得叫姐姐吃饭啊!”妈妈的声音伴随着拖拉机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小雅知道爸爸和妈妈又上山拉石头去了。想到爸妈为了自己上学,每天到山上将 那些沉重的石头抱到拖拉机上。爸爸开着拖拉机将那些石头送往石灰窑的时候,妈妈还要赶在爸爸返回之前,用大铁锤砸好下一车石头。
  小雅去过那个山顶上的采石场,每次去给爸妈送饭的时候,她总回想起村里那些翻车的事故来。那条通往山顶的路上,每年都会有好几辆拖拉机因为超载而翻车。小路的一边是几丈高的悬崖,另一边是几十丈深的山沟。一旦刹车失灵或者翻车,那些 开着拖拉机的人没有一个能逃掉的。
  为了让自己上学,父母和村里其他年轻小伙子一样,每天天不亮就上山,等看不见远处的路了才回来。每次想到这里,小雅就不停地掉眼泪。她觉得自己落榜实在是对不起可怜的父母啊!她明白,只有自己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才能回报父母的辛苦。她更知道,只有自己考上大学,才能将父母从危险的工作中解脱出来。
   “姐,你开门啊!”那是妹妹的声音。那声音有一种想哭的样子。二雅今年六岁了,为了省下一些钱让姐姐上学,二雅到现在还没有进幼儿园呢!
  妹妹抱着一大袋薯片出现在门口,她满脸委屈地看着小雅。
  “姐,你吃吧!”妹妹将那袋还没有撕开的薯片尽量举得离小雅的脸近一些,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姐姐有一点想吃东西的欲望。
  小雅看着妹妹满头乱糟糟的头发和脏乎乎的脸,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她将妹妹拉进自己的房间,让她坐在镜子前准备给她梳头洗脸。
  “姐,房子里这么黑,你咋就能看见呀?”二雅奇怪地问。这一问提醒了小雅,她连忙拉亮了电灯。
  一个满头乱发,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的人站在妹妹的背后。她正用枯枝一样的手指,在妹妹的头上摸来摸去。她用失神的眼珠子,僵硬地看着镜子里的姐妹两个。
   “姐,你的手咋这么冰呀?”二雅用微颤的声音胆怯地问。但是她却没有听见任何回答。房间里除了二雅的声音之外,静的让人难受。

                               四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只能让父母担心。也不要去补习了,自己如果再去学校读书,父母将会更累。她决定振作起来,等身体好一点,就像其他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子那样去上职业学校或者直接去打工挣钱。
   她打扮好妹妹,又将自己的头发收拾回原来的样子。虽然脸色那么难看,但是原来让许多人妒忌的美丽,却还是隐隐约约地将一个如花的少女呈现在镜子里。

  厨房里还能闻到树枝燃烧后特殊的香味,灶膛里还有跳跃的火星,但是锅却没有一点热气。她不明白妈妈怎么会那样粗心,明明锅里除了一大锅没有一点热气的凉水之外,更本就没有她所说的早饭呀!估计是自己这几天的表现,让妈妈担心糊涂了吧!想到这里,她不由的自责起自己来。都是自己不好,让可怜的妈妈担心了。

  她决定像以前那样给爸妈做好早饭,然后再将早饭送到爸妈砸石头的采石场去。可是黑漆漆的厨房里,一点青菜也没有。她决定带着妹妹去自己家的菜地里去摘一些豆角和茄子。
  “姐,天还没有亮呢!我害怕,我不想去。”妹妹坐在灶膛前,看着灶膛里冒出来的火苗,怀里抱着那袋薯片说。
  “那你一个人守在家里,我自己一个人去了。”她对妹妹说。但是妹妹像没有听见似的,依旧守在灶膛前,怀里死死抱着那袋薯片,像是害怕小雅抢去一样。
                           五
   她一个人向山上走去,天还没有放亮。黎明的清凉让她感到一丝久违的愉悦。她记不清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到村外活动了。从上高三开始,她的一切自由被被父母捆绑到了作业 和成绩上。她的一切世间只为高考服务。就连自己换洗的内衣,妈妈 也不许她去洗。她不能像以前 那样帮妈妈去做饭或者扫地了。她只能看书,做作业。
  “如果能永远这样一个人呆在这里多好啊!”她看着山脚下一片漆黑的村子,自言自语地说。
   “只要你愿意,你肯定能的!”一个声音从矮树丛中传来出来。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她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她竟然向着 那个声音走了过去。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从来胆小如鼠的自己怎么突然就胆大包天了起来!
  “你是谁,躲在那里像一个贼!”她走近那丛矮树,向着声音传出来的地方问道。
  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站了起来,他扶了扶脸上的眼镜。低着头一副羞怯的样子。
  “你从什么地方来的,叫什么呀,来这里干什么?”她又一次问。
“我就从对面那个村子里来,我叫二狗。来这里散散心,家里太闷了没法呆。”二狗小心地回答。那样子挺像一个贼。
“你该不是来偷我家的黄瓜的吧?”她一边问,一边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她觉得二狗这个名字和这个时代太不般配了。那么土,土的掉渣。不过他的模样挺像一个学生。
   “谁稀罕那些烂黄瓜呀,我家菜地里多的是。”二狗红着脸,像被激怒了一样地回答。她甚至能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声。她不由得细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他穿着中山装,留着锅盖一样的小平头。红着脸,低垂着双手。像一个受到老师批评的小学生。看着他滑稽的装扮和乖巧的样子,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啥,人家刚刚被爸爸揍了一顿,你还笑我。”他委屈地说着,脸上竟然出现了很悲伤的样子。
  “是吗?这么大了,还被爸爸打屁股。该不是偷看人家女孩子了吧!”她几乎笑得喘不上气来。
  “才不是呢!我这次没考及格。”他用很低的声音嘟囔着。但是她却听的很清楚。考试对于她来说,是一个 很敏感的词汇。
“每次考不好,你爸都会那样对你吗?”她关切地问他。
“才不是呢!我每次考试都是班上的第一。这次没考好是因为我头晕。”二狗幽幽地说。
“头晕?头晕······”小雅不断地喃喃着这两个字。她隐隐记起来,自己高考前几天就一直晕乎乎的。这是自己落榜的原因吗?她想不起来了。
“你也头晕吗?”二狗关切地问。
“没有。”小雅似乎还在努力地回忆考试时自己的状态。
“这么黑,你一个人上山也不害怕!”二狗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小雅漂亮的脸蛋,在小雅没有 发现前又飞快地低下头。
“害不害怕与你有关吗?”小雅觉得他关心过度了。
“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不爱听,就当我啥也没有说。”二狗依旧低着头,没有离开的意思。
“对了,你说你一直 考第一名,你在那个学校读书呀?”小雅觉得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附近几个高中里的几个第一名,以及他们 每次考试的成绩,她都能清楚地说出来。就像其他学校的第一名也知道自己的成绩一样。每次统考之后,班主任总会将这个考区的几个第一名的成绩用来和小雅的成绩做比较。那些人的成绩是小雅的压力更是超越他们的动力。只是她从来 没有听过前十名里,有这么一个让人难以忘记的二狗同学。
“就在我们村的小学,看就是那个学校!”二狗骄傲地指着山脚下那个破庙说。
小雅吃惊地看着那个破庙,她清楚的记得,那个破庙曾经是邻村的小学所在地,不过她上五年级的时候,邻村的小学就搬进了新学校里去了。那个荒郊野外的破庙,从此就沦落到让人毛骨悚然的传说中去了。她不止一次听村里人说,那个破庙每到放暑假的时候,总能在半夜听到一个小男孩的读书声和哭泣声。难道自己遇见鬼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向后退了好几步。
“你怎么啦?小雅!”那个人竟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小雅用变了声调的语气,战战兢兢地问。
“你别怕,我听我爸说过你的名字,估计现在他们还在商量咱们的事情呢!”二狗红着脸偷偷地看着小雅,用很羞怯的语气说。
“他们是谁?你和我有什么事呀?”小雅厉声问道。她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关系。小雅是一个很内向的女孩。
“算了,和你一下子也说不明白。咱们还是赶紧去你家 看看吧!”二狗说完,径自向着小雅的村子走去了。
小雅看见他走远了,这才远远地跟在他后面想自己家走去。

                                           六

  黎明的村道中突然就热闹起来,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小雅躲在一丛茂密的月季花背后,听他们都在议论些什么。
  “唉!花一样的女娃娃,才十八岁就这样歿了。这还不把爹娘给心疼死呀!”一个老太太抹着眼泪说。这个老太太小雅认识。小雅小的时候,常常被她背来背去的。于是小雅走到那个老太太面前大声问;”咱们村里谁出事啦?”小雅知道老太太耳朵背,就尽量用大一些的声音。但是老太太却像 没听见似的,自顾着和别人说话。就连她旁边的人也好像没有看见小雅似的,继续说自己的话。
“也怪小雅的爸妈,娃从考试前就不对路。他们只在乎娃娃的成绩,却不带娃娃去医院看看。考个大学还有娃的命重要吗!”那个中年妇女怎么就提到了自己呢?小雅觉得她们完全就是胡说。既然她们不理自己,那么就回家看看吧!她刚要走的时候,却看见那个二狗站在自己家门前的皂荚树下,笑眯眯地朝自己招手呢!
  “听说了没有,她爸将她卖给邻村的那个二狗做鬼妻啦,彩礼要了五万块呢!”那个中年妇女像对待空气一样对待就站在她面前的小雅。小雅愤怒了,她伸出巴掌狠狠地向着她的嘴巴抽去。但是小雅的手却被一个人给抓住了。回头一看,那个人是二狗。她想挣脱,但是二狗手上的力气很大,她竟然 被二狗硬生生地拽到了自己家的门口。
  只见自己家门前灯火通明,门前的席棚里摆放着一口没有上盖的棺材,棺材前面的镜框里竟然是自己的照片。彩色照片上的自己竟然是那样的美丽青春。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唢呐响了起来。只见爸妈被几个人搀扶着从家里走了出来,他们哭的几乎要晕过去了。然后几个人抬着一具穿着婚纱的尸体从自己的小房间了慢慢走了出来。小雅揉揉眼睛仔细的看那个穿着婚纱的尸体,她那样的眼熟,她就是小雅看到镜子里给妹妹梳头的人。跟在后面的是一脸委屈的妹妹,她怀里抱着一袋没有撕开的薯片。

                                         七

  小雅突然想起来了,自己上五年级的时候。邻村一个叫做二狗的小男孩,因为考试不及格被父亲揍了一顿。他在逃跑的路上,被一辆路过的拖拉机压死了。现在自己的手就被当年那个小男孩紧紧地抓住了。小雅想逃走,但是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像一阵风。难道是自己的老毛病又发作了?竟然无力逃脱,任凭他拽着离家越来越远。任凭她怎样呐喊,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回应她的呼救,一切就人们的眼前静静地发生着,人们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什么 也不说!一切都静悄悄的,好像 她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