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刘国飞小说】色字头上是把刀

2016-03-13 00:1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阴道是男人通向女人灵魂深处的唯一通道!连知名的作家都这么说。你不愿碰她,你们永远只是普通的朋友。”高艳梅知道马三一直暗恋许老板的妻子,于是想做做‘好事’。   “不,她是我的嫂子,我不能那么做。”马三反驳着高艳梅。
   “好吃不过饺子,好日不过嫂子。”高艳梅说马三你就是个假正经,肉吊着了,狗看着了,你就活活的受死罪吧。
   “我当初也不是你的嫂子吗……”高艳梅又不厌其烦的数落着马三。
    张丽丽是许老板的妻子,长得好看,但恪守妇道,从不水性杨花,这让很多想吃‘肉’的男人垂涎欲滴而又爱莫能助。张丽丽洁身自好,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她知道许老板跟很多女人不清不白。她好几次抓住了许老板的丑事,但是从来没有让许老板当众难堪,这让许老板甚是感动,他多次在公开场合给人们讲自己成功的经验时提到了自己的妻子,说自己的成功归功于有一个无人能及的好老婆,激动的时候泣不成声。
    张丽丽是个好女人,大家有目共睹,马三也是这么认为的。
    高艳梅和张丽丽是好姐妹,高艳梅比张丽丽大一岁,两家住的又近,于是两个人没事的时候经常去对方的家里拉家常。两个女人的外貌和身材不分上下,只是高艳梅的老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工,身子骨不好,从不沾花惹草;张丽丽的老公是个大包工头,身强体壮,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高艳梅和张丽丽两家的关系随着两个女人往来的日益繁多而日趋密切,一家人去另一家人的家里就像去自己的家里一样。
    有一年冬天,张丽丽的父亲生病住院,张丽丽就去医院照顾生病的爸爸去了。这许老板自己不想做饭就跑到高艳梅家蹭饭吃。
    一天夜里,张丽丽回家后发现自己睡觉的床上睡着两个人,打开灯一看,她惊呆了……
    高艳梅连衣服也没有穿就跑回了家。许老板害怕老婆闹事,下跪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干对不起老婆的事儿了。张丽丽冷冷的说你怎么搞我不管,只是别让我看见,看见了就没有你的好果子吃。按照常规,许老板保证替老婆做一年的家务了事。
    第二天,张丽丽跟没事儿似的,继续去医院照顾生病的父亲。
    高艳梅吓得好几天没敢出门,夜里做梦都梦见张丽丽在撕她的头发。他的老公在油田上寻了份看护油井的差事儿,两三个月才回一次家,一个孩子要么在外婆家,要么在爷爷家,三室一厅的房子几乎就她一个人睡。半夜里猫头鹰发出杏虎杏虎的叫声,叫声凄厉,悠长,加上前几天发生的事情,高艳梅总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发短信问许老板事情怎么样了,也不打个招呼,吓得她这几天连门都不敢出。许老板说没事,我的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对我那是铁打的好。许老板问高艳梅怎么样,想不想再来一回。高艳梅说不想,就是半夜里杏虎的叫声太吓人了。许老板说你别怕,我过来陪你睡会儿。高艳梅说你不用过来,叫人知道了可不好,许老板说你把门打开,我这就过来。许老板翻墙进去,轻轻敲了敲门,高艳梅勉强打开了门,许老板进去后一把搂住高艳梅,高艳梅反抗着把灯打开,说咱们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多不好。许老板指着高艳梅家客厅旁边一副印有观音菩萨的油画说你看呀,观音菩萨看着我们呢,还笑呢,你看,她右手做的那个手势,就是英语OK,OK,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可以的意思,高艳梅不由得看了看那幅油画,噗嗤一声笑了,许老板顺势将她放倒在沙发上,连灯也忘了关。
    许老板和高艳梅一发不可收拾,第二年春天工地开工,许老板干碎雇佣高艳梅到工地给工人们做饭。就这样,高艳梅白天给工人们当厨娘,晚上给许老板当老婆。没到夏天,高艳梅就怀上了许老板的孩子。
    高艳梅的老公直到高艳梅把孩子生下来之后才知道老婆背叛了自己,一气之下跳楼身亡。出人命了,高艳梅的公公把高艳梅和许老板告上了法庭,许老板赔了几十万的款了事。赔款结束后,许老板又找了新的女人,把高艳梅和生下的孩子扔在一边不管。高艳梅找许老板理论过几次,许老板每次都是一沓子的钞票,不碰高艳梅一根头发。
    高艳梅领着一个小孩,供养着一个上大学的女儿,独自一个人守家,过着实实在在的寡妇生活。虽然生过两个孩子,高艳梅的身材和相貌依然令很多饿狼们眼馋。逢年过节送礼的,抢着给她生活费的比比皆是,高艳梅渐渐的成了公共厕所。
    第一个跟高艳梅搭上的就是马三,因为暗恋张丽丽的缘故,他知道自己吃不了张丽丽那块肉,就把目标放在外貌和身材都能够与张丽丽媲美的高艳梅身上。
    马三成功与高艳梅好上之后,许多想接近高艳梅的男子就找马三取经,马三就总结说老祖宗说的没错,女人果真是三四十岁如虎狼,尤其是像高艳梅那样的女人。之后那些男人就给马三拜师费,马三收了钱之后就把他们介绍给高艳梅。高艳梅欣然接受,她知道马三喜欢的是张丽丽,因为马三好几次和她在最兴奋的时候喊出了丽丽-丽丽的声音。
     高艳梅的孩子还小,是个女孩儿,夜里爱哭闹,直到五岁时还叼着高艳梅的奶头,不喜欢吃饭,常常因为吃饭的问题被高艳梅打的嗷嗷大哭。有一天晚上,市公安局长的外甥正和高艳梅做苟且之事,不懂事的孩子哭着要妈妈给她买口香糖吃,高艳梅推开趴在身上的男人,穿上衣服买口香糖去了。这个兽欲未尽的家伙借机把小女孩按在床上强奸了,孩子满身是血,慌乱中的他害怕女孩的哇哇哭声就用手把孩子的嘴死死的捂住,等到高艳梅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断气了。
     市公安局长的外甥奸杀幼女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一年多以后被枪毙。
     失去了女儿的高艳梅无精打采,生活没了规律,饮食起居随遇而安。她开始抽烟,喝酒,没钱花的时候就找和她相好的男人要,没人给的话她自己跑到黑猫旅社卖身。高艳梅堕落了,有的女人背地里叫她公共插座。
     高艳梅的女儿大学毕业后第二年夏天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回来看望高艳梅,说她跟一个很有钱的老板生的,老板答应每年给她一百万生活费,她有了那一百万就不用去上班了,就不用再看其他老板的脸色挣钱了。高艳梅没有详细过问。
     有一天,高艳梅的一个相好告诉高艳梅,她女儿的孩子其实是许老板的孩子。高艳梅差点儿气的晕死过去。她恨透了许老板,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她不想把真相告诉自己的女儿,其实是不想把自己和许老板的事告诉女儿,更不想让女儿知道她的亲生父亲就是被许老板气死的。她痛苦极了,尤其是想到自己的闺女还被许老板那头饿狼继续糟蹋着的时候。
    她不想活了,但又离不开这个万恶的世界,离不开马三,离不开那些隔三差五来找她的男人们,离不开女儿,离不开年迈的父亲母亲。是啊,女儿还小,还涉世不深,她不能丢下她不管。
    对了,为了女儿,为了女儿的将来,她必须要活下去。她决定将一切告诉女儿。等高艳梅把一切告诉女儿的时候,她一把推开自己的妈妈,抱着孩子飞奔出去,十几分钟后,她从最近的一栋二十层楼上跳下。高艳梅对女儿的希望破灭了,梦想也破灭了。她恨这个万恶的社会,尤其是许老板,她决定杀了他。
    还是马三比较聪明,她在一天晚上和高艳梅睡觉时得知高艳梅的想法,他说你既然那么恨他,一刀杀了他不是便宜他了吗?还不如想个万全之策,让许老板活着比死还难受。高艳梅听信了马三的话。其实马三也是一时想安慰高艳梅,害怕高艳梅一时想不开真的弄出什么法子杀了许老板。因为许老板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对他马三一家人还是蛮好的。
    马三的家境一直不好,许老板隔三差五的接济马三,马三曾经算过一笔账,许老板给他们家的钱物总共加起来等于马三全家人三年不吃不吃不花销的总收入。因此马三人前人后一直把许老板当做哥,把张丽丽当做嫂子。这也是马三一直暗恋张丽丽,宁愿找高艳梅这个替身也不愿去找张丽丽的原因之一,否则,凭着马三那副德行,还不知道弄出什么风言流语了呢,就连马三自己也经常这么想。他有时候想如果有一天许老板比张丽丽死得早,而且那时候他也恰巧没去见马克思的话,他一定会找张丽丽,了此终身心愿。
    高艳梅受马三的启发,谋划着实施报复许老板。她开始打破多年的隔阂,主动找机会接近张丽丽。由于高艳梅的主动示好,张丽丽也就放下过去的恩怨,两姐妹重归于好。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又开始无话不谈。高艳梅在一次谈话中有意把马三暗恋的事情告诉了张丽丽。张丽丽说都四十多岁的人了,提那些干啥,自己好多年都没跟男人脱过衣服了,咱们这个年龄做那些事不行了,男人还行。高艳梅说那是你不行,你看我,现在每隔两天不跟男人来一回就像丢了魂似得,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过了五十坐地吸土,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如果把我用过的男人的东西割下来放在一起,足够两大箩筐。你不动,你那个死鬼可是天天在外面鬼混。张丽丽突然睁大了眼睛,高艳梅突然止住了话语。张丽丽叹可口气说男人都那样,吃着锅里的瞅着碗里的,属狗的,总是吃不够。就是亏了我们女人,白白的为他们守身如玉。
    高艳梅告诉马三说她把暗恋的事情告诉张丽丽了,马三大吃一惊。张丽丽对你也有感情,只是你迟迟的不肯动身。高艳梅故意挑拨马三。马三说他绝不能做对不起许哥的事情,这些年,他一直把张丽丽当做自己的嫂子。
    是啊,嫂子,对,就是嫂子,是嫂子就不能对她动非分之想。但想起高艳梅的名言‘好吃不过饺子,好日不过嫂子’,马三不知如何是好。
    高艳梅不断的教唆马三,马三说她虽然喜欢她,但是不了解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跟她好上。高艳梅说你首先要跟她干那个事情,否则你怎么了解他,高艳梅又用那句作家的箴言催促马三。马三还是很犹豫,他说张丽丽是他的嫂子。高艳梅反驳说我也是你的嫂子,你也不是照样趴在我身上老半天不下来吗,马三无话可说。
    高艳梅不断地撮合张丽丽和马三,张丽丽说你这个老不正经的。高艳梅一本正经的说她只是想补偿朋友,因为她曾经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张丽丽听了高艳梅的话,脸蛋儿红扑扑的。
    有一天晚上,高艳梅煮了一锅火锅,专门叫了马三和张丽丽来吃。吃饭的时候,他把早已下过催情药的饮料递给了两个人喝,没过半个时辰,两个人就开始喊热,表情也变得越来越不自然。看到时机成熟,高艳梅主动躲了起来。马三勉强笑着对张丽丽说一定是高艳梅在饭菜里搞了鬼,张丽丽抿嘴含笑低头不语。马三站起来走了过去,一只手轻轻的试探张丽丽,张丽丽躲了几次后就一头扑倒马三怀里,两个人迅速黏在了一起。
    高艳梅成功了,她激动留下了眼泪。第二天傍晚,她在县城的十字路口画了一个圈,半蹲半跪着,颤抖着手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的阴钱。
    高艳梅私下通过多年的相好把马三和张丽丽的事情捅了出去,消息很快传到许老板的耳朵里,许老板花钱雇了几名黑社会的打手,几次差点儿把马三打死。马三跟许老板弄僵了,他就把那些过去介绍给高艳梅的男人逐个儿介绍给张丽丽,许老板的绿帽子戴的越来越多。他让黑社会打断了张丽丽的腿,马三得到消息后开始跑路,但还是被许老板的人逮住了。马三又被打了个半死。
    马三还是和张丽丽藕断丝连,只要有机会,他绝不放过。许老板没办法阻止,他决定除掉马三。
    几天以后,马三在一个巷道里被许老板用枪打破了头颅。
    案件很快告破,一年多以后,许老板被处决。
    许老板死了以后,张丽丽和高艳梅两个人住在了一起。有一天,他们买了一只羊,做了满满的一大锅羊肉,肉里面下了八千块钱的砒霜,然后邀请了各自的情人,等着他们来吃。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