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刘代重小说】辞职

2016-07-01 19:4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清晨的医院,被抹上了一层金色的阳光,花坛中的花草树木清新美丽,到处都是匆匆忙乱的行人,只有保洁员还在慢条斯理地清扫着休息凳旁的垃圾。
   外科住院大楼里,也是一片繁忙。病人家属有的忙着买早点,有的从家里送来早点,有的早早地拿着交费单,化验单,到各个不同的交费和办事地点去排队等候。漂亮的护士小姐也是来回地奔波,有的去病房取体温表,有的正在填写记录,有的已脱下护士服,换上便装,从精制的小坤包里翻出口红和眉笔,对着镜子描画一番。
   “阿萍,十二床的点滴才挂到一半,估计还半小时就该换药了。”
   “好的,知道了,去吧!”
   “阿丽,你知道吗?毛大夫这次晋升副主任职称又没评上。”
   “是吗?太不公平了,能力比他差的都评上了,他和李副院长还是大学同学呢,怎么老在背后整他?”
   护士们正在说着话的时候,突然间都不做声了,大家一看,毛大夫走了过来。毛大夫叫毛福民,毕业于西北医科大学,在医院工作有二十多年了,还从没出过任何的医疗事故。他有一副国字脸,剑墨浓眉,鼻正口方,一脸的朴实中厚,可细细审视,骨子里透着一份精明。他在科室里虽无一官半职,可是有绝对的权威,凡是有高难度手术和突发情况,无论是护士、科室主任都以他的意见为准。对待病人也是一视同仁。他不管你是当官的或是平头百姓,在他眼里都是病人。他和医院李木桥副院长是同学,一块分到医院来的,又在同一科室。李木桥医术不怎样,可会钻营,一路高升到副院长。而他还在原地踏步,比他后来的都当科室主任了,只有他,凭着医术评了个主治医师就再也升不上去了。可他的论文和知名度在外单位知名度很高。
   毛大夫很快换好了白大挂,带着一帮医生开始了每天的查房。当查到四十四床的时候,毛大夫查地非常仔细,最后回过头说:“给四十四床的病人做过青霉素皮试吗?”小马大夫说:“没有!病人家属说要用最好的药……所以……”毛大夫听了只是做了一个阻止小马大夫再继续说下去的手势。
   回到办公室以后,毛大夫才对小马大夫说:“小马呀,我们都是大夫,治病是我们的事,如果都听病人家属的要我们医生有什么用?你没仔细看四十四床已经加大剂量了,可收效甚微,这就是典型的抗药性反应。而如果用青霉素的话,可能会产生奇效。看病一定要对症下药,不是所有的新药,贵重药才能治好病,有时一些廉价的老药,有时非常有效。还有就是农村和城里相对来说是有区别的,农村的病人,一般小病就抗过去了,一般用青霉素和头孢等类的药就能见效。而城里病人,一般在家都备有抗菌药物,对他们就得用更好一点的药,所以查房时多和病人交谈,多掌握一点信息,对我们分析病情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小马大夫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可有时药剂室里没廉价的老药,这个你是知道的。”毛大夫听后,也确实无奈。
   接下来,毛大夫就开始填写病历,有时也停下来指导其他几个实习生填写病历和开处方,对每一份处方他都非常仔细审核。刚进行到一半,就有护士长来通知又有两个病人住院,毛大夫叫了小张大夫去处理。小张有点犹豫:“毛大夫,这……”毛大夫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望了小张一眼,接着说:“去吧,我最近有事,暂时不便接收病人,你大胆地去吧!”
   一直忙中午十二点,有的小护士已将饭菜打回,有的自已用微波炉在热从家中带来的饭菜。这时毛大夫才走出来向着餐厅走去。
   小张大夫走到陈主任办公桌前:“陈主任,毛大夫怎么了?他好长时间不接收病人了,现在他只有一个病人,这……”陈主任面无表,也许是为安抚张大夫吧才勉强挤了一点笑容:“小张啊,也许是毛大夫想多给你们一些机会吧,你就多担代一点。”小说急忙说:“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他好象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比以前沉默多了。”
   陈主任看了看小张大夫:“唉!一言难尽,不瞒你说,我也算是他的学生了,我来医院就是他带的我,我现在都是主任职称了,他还是主治医师,这事放谁心里面也不会好受。”“哦,那为什么呢?”小张大夫刚到医院也就半年时间,只知道毛大夫名气不小,但对于医院内部的事不是很明了,所以才有此一问。陈主任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毛大夫是个好人,医疗技术也顶尖,可是思想很传统,见到危重病人,他不管交钱没交钱,都立即抢救,有的救回来了,这还好说。可有的抢救不过来,有的死者家属不但不给钱,还倒过来大闹医院。也有的人救活了,家里穷,没钱!这种情况每年都有几起发生,毛大夫经手的是最多,医院帐面上已挂了几十万元烂帐,百分之八十都是毛大夫经手的。院长也头痛,拿他也没办法。”
   到了晚上,毛大夫疲倦地回到家,洗了一把脸,刚准备进书房看书,他爱人说:“今天有个姓纪的人找你,说晚上要到家里来找你谈事!”“姓纪的?不认识,别管他,凡是送礼送红包的一律不见!”毛大夫最烦送红包的,医院的收费已经够高的了,还要再送一次红包,无形之中又有增加一重负担。这种风气再滋长下去,医生的形象就不再是天使了,简直变成吸血鬼了。
   “叮咚,叮咚。”正说着门玲响了,毛大夫向爱人一咧嘴,他爱人就问:“谁呀?”只听门外有人说道:“是我,纪中纯。我爸叫纪成正!”
   “噢!老师的儿子,快去开门!”毛大夫赶紧让爱人开门。
   宾主就座以后,纪中纯首先切入正题:“我这次从海外归来,办了一家私立医院,叫广济医院。现在己开业了,我邀请了海外五个同学,也邀请了部分我爸的学生,这次来就是聘你做副院长兼外科室主任,不知毛大夫意下如何?”
   毛大夫没有立即表态,只是问了一句:“你们的办院宗旨是什么?”纪中纯很快就拿出了申办医院的全套资料,有计划书,申办报告,批复文件,一应俱全。毛大夫大略看了一下,最后很平静地问了一句:“如果遇上穷人,缺钱是收治呢?还是赶出医院?”
   纪中纯听了这话微微一笑:“不愧是老爷子的学生,放心吧!老爷子早想到了,创办初期他就计划让我把挂号的百分之四十的收入转入贫困医疗救济基金帐户,专款专用,并且写进了章程。”
   接着纪中纯又说道:“广济医院,是老爷子起的名,不言而喻,老爷子对当前国内医疗体系制度颇有看法,只是无力回天。他最痛恨的就是医院靠山吃山,靠着病人赚黑心钱。所以我们这次办医院思路不同,我们打算吸取国外医院先进经验的同时,也注重符合我国国情的需要,把实体医院和电子远程医疗纳入到一起,同时建立医疗实验室,让更多的实习生到我们医院实习。我们赚钱的方向不再是以病人为主,而是以电子医疗这一块,面向全社会,医学院等等。好多学生在教学时和实习时,找不到地方,我们正好填补这个空白,医学院,和学生也会高兴。所以实体医院这一块我想你主持,电子医疗这一块,由我的同学主持。”
   现在真是信息时代,一夜间,毛大夫要跳槽的消息传遍了医院。
   第二天清晨,还是一抹金色的阳光,把医院装扮得分外妖娆。毛大夫和往常一样,带着一大帮医生查房,当仔细查看了他所经手的最后一个病人后,很高兴地对病人说:“祝福你!安复出院!”病人也很激动地说:“谢谢你!毛大夫。”
   大约十点钟,毛大夫就把手头工作做好了,把随手用的属私人物品装在一纸箱里,脱下白大掛,向院长室走去。
   “毛大夫,等等!”护土阿萍叫住了毛大夫。
   “毛大夫,听说你要去广济医院?我和小丽想跟你一块过去,行吗?”阿萍小声对毛大夫说道。毛大夫用审视的眼光看着阿萍,发现阿萍是认真的。
   “你们可想好了,我去的是私立医院。再者,你们进院时少说也花费了将近二十万吧?这都是公开的秘密,不托关系找熟人送点钱财是不可能进医院的。这才两年,本还没挣回来吧?家里人也不回答应吧?”毛大夫也是很认真地说道。“放心吧,家里也知道,他们说你都能放弃这里,估计这医院的风气也不会好到那里去,我爸妈很钦佩你的为人,他们说,跟着你走,他们放心。”阿萍低着头小声说着。“好吧,只要你们愿意,我没什么说的。”毛大夫说完,继续向院长室走去。
   毛大夫一进院长办公室,院长立即起身相迎:“毛大夫啊!你来的正好,我有两个喜迅要告诉你:一、院里研究决定,由你担任外科室主任一职,今天下午我就去宣布;二、你的高级职称,我厚着老脸去要了一个指标,这次肯定百分之百通过!你耐心等几天,绝对没问题!”
   毛大夫听了院长的话,还是无一点兴奋的表情,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份辞职报告,很郑重地放到院长办公桌上,然后一句话没说,转身而去。只是身后传来院长重重的叹息声……
   清晨的医院,依然被一抹阳光照耀着,花坛里的花草依然是那么艳丽,还是那些匆忙的人。外科住院部里多了几新来的年轻漂亮的护士,她们一脸地兴奋,只有护士长的脸上少了笑容。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