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涛翻雲卷小小说】山花

2016-09-28 18:2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山花是个弃婴,因从小在山里长大,养父母便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山花,寓意山花将来就像这大山里的鲜花一样美丽娇艳,可认识山花的人都说她的命苦,其实山花也真的命苦。她出生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当时正是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最紧张的时间,从上到下都管理的比较严格,如果哪个单位的计划生育工作出了纰漏,尤其是出现计划外生育,其它工作做得再好,单位的的年终考核也会因计划生育工作而一票否决。
    养父的工作单位在大山深处,养父因身体不好常年有病,在家休养,养母是农村人,从小患有严重的哮喘病。抱养山花后,视其为亲生女儿,如同掌上明珠,百般疼爱呵护,山花的童年是幸福快乐,无忧无虑的。很快山花长到该上学的年龄了,养父的单位也因改革发展的需要而搬迁撤走了。养父母便搬出深山,在小镇上租了房子住下来,以方便山花上学。养父母本来身体就不好,又失去了生活来源,开支也愈来愈大,逐渐已感觉到入不敷出,这个三口之家的小家庭就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一只飘摇的小船,随时都有颠覆的可能。
    好在山花渐渐的长大,慢慢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很懂事,既然父母不要自己,肯定也有他们的原因和无奈,也没有必要再去寻找他们,养父母对自己的倾心养育之恩,自己也应该用自己一生来报答他们。在学校里,她从没有因自己和家里的情况特殊而感到自卑,她很清楚养父母拉扯自己长大很不容易,特别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刻苦努力学习,成绩在一直排在班上前列。有时,她也爬在课桌上憧憬着生活的未来,将来长大了,找个好工作,一定孝敬养父母,让他们有个幸福的晚年。
    在山花上学的必经路段,有一家小小的百货门市,有时山花也进去买个学习用具啥的。门市里时常能看到有两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替她们的母亲照看门市,这两姐妹对山花非常的亲切友善,看到这两姐妹山花也会感到有一种无法理解的亲切感觉,山花很是纳闷,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有时山花也会感到很孤单,多么希望有个姐姐或者妹妹能陪她玩耍,说说心里话。于是,如果放学早了,山花就会到门市里逗留一会。后来才听别人说那是自己的亲姐姐,两个姐姐的出现打乱了山花平静的心绪。山花很苦闷,养父母对自己付出爱是没的说,自己已经和这个家庭有着千丝万缕割不断的联系,已经没有办法脱离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养父母也没办法离开自己,自己也是养父母唯一的希望。自此,山花很少再走进这个小小的门市部。
    养母的病一直就没有治好,走路非常困难,每走一段路,就要停下来歇息,大口大口喘气。在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时常可以看到山花背着书包,和养母在路上慢慢的走着,太阳光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山花给养母讲着学校里发生的故事,说着她和同学们之间有趣的事情,养母望着山花,开心的笑着。
    养父的病情随着年龄的增长,病症表现的愈加的明显了,总是做出一些让正常人看来很滑稽而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来,有时看见他一手叉腰一手拿着一杆自己制做的长木枪站在公路中间,看着汽车是怎样小心翼翼从身边开过去,而他的脸上则露出洋洋自得的笑容来,有时司机也会从车窗伸出头来大声呵斥:“妈的,滚开,狗日的神经病!”可哪个司机又会去和一个神经病人做过多的计较,自己的车能开过去也就行了。有时病情发作则表现出一种暴力倾向,骂人打人的事情也会发生,山花便和养母给别人有说不尽的好话和赔礼道歉,求得别人的原谅。山花年龄太小、养母病歪歪的身体,只能由着他四处游荡,而且后来离家出走的次数愈来愈频繁,有时三五天不回家也是常事。有一次,养父出去十多天还没回来,养母和山花急坏了,可她们不知道该上哪儿去寻找,只能在焦急中等待。后来终于有了养父的消息,养父在县城犯病时将别人打伤,被精神病收容中心强制收容。山花和养母借钱坐公共车去看望养父,养父的状态极差,蓬头垢面,时而喃喃絮语,时而焦躁狂喊,养父彻底的疯了。山花对着养父哭着说“爸爸,你看看我,我是山花呀。”看着似乎不认识自己的养父,山花心里如刀割般的难受,这就是和自己朝夕相处、百般疼爱自己的养父吗?山花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在回家的公共车上,娘俩一句话也没说,虽然养父疯了,但毕竟给了自己别人不可替代的爱,她很无奈,她也明白,在这个家庭里,娘俩谁也没有能力来照顾生病的养父。看望养父从县城回来之后,养母大病一场。一月后,养母挣扎着起来继续操持着这个家,用她的话说:“日子再艰难也要向前走啊。”
    两年后,山花进入初中,开始了新的学习旅程。山花的情绪逐渐稳定平静了,下定决心准备着好好学习,想将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个家,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在这段时间,从县城传来山花养父在精神病收容中心病亡的消息,养母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虽然养父整天疯疯癫癫,还能算的上是一个完整的家,对生活还有个念头,现在养父去了,养母从精神上也彻底的垮了,躺在病床上,身体越来越差,越来消瘦,她把山花叫到床前:“以后我可能再也照顾不了你了,你一定要学会照顾自己,照顾好自己。”“妈妈,你说啥哩,咱一定会好起来的。”山花说。山花曾悄悄的瞒着养母去找过生母,希望能得到她们的帮助,可生母家里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微薄的帮助也只能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燃眉之急,生母哭着对她说:“如果不是当初万不得已,你也不会被送人的。”山花回到家里,一个人偷偷的流泪,默默的担起家里的重担,尽心尽力照顾着养母。但是养母最终还是没有熬过这一坎,在一个落叶飘零的夜里,静静的走了,去了那个没有疾病、没有痛苦的世界。山花抱着渐渐失去体温的养母摇晃呼喊,任泪水在脸庞肆意的流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穿破寂静漆黑的夜空。
    在众邻居的帮助下,山花掩埋了养母,山花由此也辍学了。后来,听说山花带着行李,挤上火车,去了南方某城加入了打工行列,此后十多年,人们再也没有看见过山花。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