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挺直的松小说】力量

2016-10-04 18:0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饮牛,饮牛,你把妈促个,妈就翻不过身么。”
     饮牛听见母亲喊叫,赶紧披衣下炕,来到母亲房间,拉着电灯,将母亲平睡的身子翻向一边。这事不知一夜要做多次。
     母亲,自他记事起,就浑身疼,那是年幼时患的风湿病。
    “啊吆”“啊吆”,翻动时母亲痛苦的叫声,慢慢地尽量减少激烈翻动带来的痛苦。待母亲安详地睡下后他才离去。
    每当病情严重的时候,她就要准备一些香火去还愿,在她认为这是欠人家的没有还清,可是香烧了纸化了病情还是没有减轻。有一次,听朝山的人回来说,山上有个洞,里边的水是神水,能治百病,就叫嫂子去弄了一罐子回来,可是水喝完了病还照样折磨着她。 
    家境的贫寒迫使饮牛早出晚归跑小生意。正逢计划生育时期,村中的育龄妇女一帮一批地被拉上四轮拖拉机去做手术,乡政府会议室和医院全住满了人。
    饮牛的妻子也是计生对象,每次计生干部光临,饮牛都能巧妙周旋。可是他不在家时就只能是妻子面对了。
   年迈的母亲白天就是坐在门口的碌碡上搂着孙子,儿媳做家务。这时计生组又来了,母亲一看急了,抱着娃从碌碡上站了起来,向屋里走来。
    “娃,快快。”
    “啊吆”,听见叫声的儿媳从藏身的柜子背后跑了出来。母亲已经连娃带她倒在了地上。
    儿媳先从手中接过孩子,放到炕上,再跑出来促母亲,费了很大力气好不容易促起来。“噗通”又倒了下去“啊吆”。这时刚刚进屋的计生们走上前拉着儿媳要走,母亲急了,抱着儿媳的腿不丢手。
    那些人一看,没办法只得离去。儿媳才慢慢地吃力地扶着母亲忍着疼痛向屋里移步。走不上两步又跌倒下去,儿媳使尽力气才避免了跌倒,没办法只得背着走进门去。   
    “啊、啊、啊”妻子的惊叫声把刚刚入睡的饮牛惊醒,他扬起头一看,妻子拾起坐在炕上,嘴里胡哇哇着,吓得饮牛不知所措。
    “妈、妈、”
    母亲被叫声惊醒,“忽”地拾起身子下了炕,来到炕边一看,大吃一惊,“腾、腾、腾”跑到门口,拉开了门关,向着外边喊叫起来,“快来人哪”。“快来人哪”。
   闻声而来的左邻右舍赶紧投入抢救之中,刺人中,一些老笨的方法都用上了,母亲也忙前忙后的不停点。饮牛在人们忙乱之时向村西跑去,当医生的二哥就住在那里。
    “不要紧,这是癔症。”二哥进门就说。
   抢救无效的人们纷纷离去,母亲唱起了主角。
   不一时邻居的人们来了三五个,架子车也摆在了门口,母亲又跑出跑进的掐被子拿褥子,这时的饮牛奇怪地看着神奇的母亲。
   “饮牛,快,把媳妇往出背。”
   “妈,没事,这种病没有啥危险。”二哥不着忙地说。
   这话母亲不爱听,病还有个不要紧的,早治早好。她瞅了一眼不高兴地来到饮牛身边说:“再甭听你哥的话,快送医院去”。
   “妈,没事,俺哥是医生,知道病情。”
    母亲还是不放心,硬是拉着饮牛背上妻子,眼看着放上架子车,又催促着快走。
    望着在夜幕中消失的身影,母亲转身向屋里走去,“啊吆”一声坐在了地上,再也拾不起来了。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