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读书小说】雪后

2016-12-22 19:3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昨夜,低沉阴霾的天空飞舞着雪花,懒洋洋的洒向地面。山川、岭塬、树木、河流、房屋在夜的静谧中,接待着天上来客,它们带着寒风,带着阴冷,落到地面时发出了瑟瑟的响声,大地毫无怨言的被动的接受着。

翌日清晨,推开门窗远眺,天地白茫茫一片,浑然一体,变成了粉装玉砌的世界。雪总算停下了,可脚下的的雪足有五十公分厚,人走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公路上的雪被来来往往的车辆辗压过而所剩无几,而温度的急速下降在公路的周边出现冰冻,人走在上面,如果不小心,极容易滑倒。

雪下在了地上,也下在了人们的心里,农人们心中高兴,这下好了,明年丰收在望了。而住在玉田镇上的孙冬梅老人心急如焚,大清早就坐不住了,操心着儿女。

孙冬梅今年七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走起路来麻麻利利,精神状态也不错,可就是人年龄大了,记性特别差。两年前,老伴去世了,对她是个打击,她一个人生活着。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现在都成了家,并且在蓝山县城参加工作,儿女们都忙,回来看她的次数不多,为了不给儿女添负担,她一个人生活着,相反她常常惦记着自己的儿孙们。这不大清早,记不起把儿女的电话号码放哪了,于是拿着儿女给她买的手机穿过十字路问电话号码给儿女打电话,昨晚下雪,问儿女们是否回家来取过冬御寒衣服,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她踩着积雪,穿过十字路口,对门商店老板知道儿子的电话。她要了电话拔通了儿子电话,正穿越十字时,突然从远处行驶过来一辆大货车,在这关键时刻,地上有冰冻,司机是万万不能刹车的,急中生智,猛打一把方向,避过老人,急驰而去。可孙冬梅吓坏了,她先是一惊,脚踩在冰上一滑,眼前一黑,这下跌倒了,手机摔出了老远。

老人跌倒了,周围没有一个人。恰好,这时有一个骑电动车的小伙子李中华去上班从此经过,一看老人跌倒,赶忙扶起晕迷的老人,而老人旁边的手机还喂喂的响,他拿起手机,说老人摔倒了,得马上送镇卫生院,你们快来吧!他将老人赶紧送往玉田镇卫生院。

卫生院是玉田镇医疗中心,高大的门诊楼后面是住院部,住院部二楼病房里,孙冬梅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头发灵乱,屋顶上悬挂着的吊瓶向下垂着,点滴一点一滴注入她的血管里,似乎有点知觉,眼睛紧闭,小声的呻吟着,因为她疼啊!

老人的儿子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通知了两个姐姐,都放下手中的工作驱车来到了玉田镇卫生院,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打着点滴,询问医生得知母亲年龄过大,腿骨骨折错位了,还要手术医疗,家人必须配合。其间有一个长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女护士杨春兰为老人换了药。

老人儿子张旭辉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和两个姐姐商量,母亲现在急需要手术,咱先问问是不是骑电动自行车的那小子撞的,得让他负责。

母亲躺在病床上,儿子问是不是这个小伙撞的,迷迷糊涂中母亲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弄得儿女们不知事情真相。

“是你骑车撞我母亲吗?” 张旭辉表情严肃问李中华。

“我是上班路过,你母亲跌倒,我把她送到医院,安顿好她住进医院,你们还冤枉我。” 李中华说。“真是好人难做。” 中华补充着。

“哟,把你说的跟雷锋一样,肯定你撞的,要不然你早都走了,还肯花钱为我妈看病。” 孙冬梅的大女儿张夏荷说。

“对,就是你,我妈的住院费、医疗费、护理费、食宿费,我们三人的误工费你必须承担。” 孙冬梅的二女儿张秋菊毫不客气说。

“绝对不是我,当时我远远望见过去一辆货车,你母亲惊吓跌倒的,你们冤枉好人。” 李中华愤愤不平的说。

“你骗谁,有那个人撞了人说自己撞的,肯定是你,还想狡辩。” 张夏荷在一穿撇着嘴说。

……

旁边没有一个人为他作证,这下李中华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几个人吵闹声,惊动了护士杨春兰,她来到病房,以为老人的药完了来换药。可她听说整个事情的始未后,说你们都别着急,我把此事发到网上发动群众寻找目的证人,或许能弄个水落石出。

杨春兰的文笔不错,将此事写成文章发表在幸福蓝山微信平台上,这是全县有名的微信公众平台,大家都喜欢看,而且都在评议。有的说现在好人难做,雷锋现在做不成了,会被人家粘住的;有的人说贼喊做贼,自己做自己不敢承担,干吗要推托,该咋样就咋样。全县议论纷纷,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

当然这件事也惊动了玉田镇镇政府领导,镇长开会时说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对此事要严格查处,发生在我们镇,我们有必要给社会一个交待,还原事实真相。会上,有下属提仪,既然事情发生在咱们镇十字路口,那儿有监控摄像头,何不去查查。

冬日的积雪,一时半会很难融化,温度的变化常常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就在这件事情发生以后,镇政府通过公安系统监控查看了视频,镇政府通知了卫生院,护士杨春兰带着救人者李中华,当事者的儿子和女儿踩着积雪来到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打开了视频让在座的人看了一段视频资料,看完视频,在座的人脸上表情有了不同的变化。

孙冬梅老人的儿女看完视频后不同程度的“啊”了一声。


 

涛声依旧,原名冯读书曾用名冯健民,陕西蓝田人。喜欢阅读,爱好写作,现为西部文学网论坛会员,文学爱好者。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