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海波小说】明天是除夕

2017-01-02 14:16 | 西部文学 |
我要分享
 

不知道闯了几次红灯,压了几次黄线,顾不上这些了。李涛双手紧握方向盘,脚狠狠的踩着油门,眼晴死盯着前面那辆Q7.

昨天听说吴胖子回来了,他半夜就开着自己五菱小面包在小区门口守着。早上看见吴胖子的车开出小区,李涛赶紧追上去。

今天死活都得把这事解决了,明天就是除夕,不能再等!心里想着,他看了一眼副驾座位上的菜刀。

吴胖子在兰州搞了一个劳务公司,专门从一些建筑公司承包工程然后分包出去。李涛去年经人介绍从吴胖子手上揽了些二次结构的活,从陕西带过去一帮老乡起早摸黑的干。终于赶在上冻前把活干完了。

天寒地冻,工地停工了,工人们也该回家了。李涛跑到公司去找吴胖子要工钱,吴胖子瞅了一眼他说 :

“小李子啊,工还没交呢,进度款也没批下来,再等等。过几天吧……。

“吴总,这活干完了,大家伙也都闲着,在这里等要吃要住的 ,工人们也等不起。都想尽快拿上工钱回家呢”李涛诺诺地说。

“那这样吧,先给你拿几万块,每个工人少给点让先回家,下周公司钱到帐了再给你。公司暂时有困难,你也得帮着扛一下嘛,好了好了,就这样,我还有事。”

无奈,李涛只好回到工地宿舍。一番解释,好在都是老乡,也就同意了每人先拿点钱回家,其余的赶在春节前付清。

到第二个星期李涛再去公司却见不到吴胖子人了,打电话也不接,公司里只剩会计小张,一问三不知。李涛只好每天去公司等,没等到吴胖子倒是等到一帮相同遭遇的小包工头。转眼春节临近,大家一筹莫展。

干外墙保温的老杜提议大家去找劳动监察大队,但人家说签的劳务合同没盖章,属于无效合同。不予受理。李涛这才记起当时合同是和公司刘总经理签的,签完字后刘总说公章没在,先干活,过几天补上不会有问题。没过多久刘总辞职了,后来找吴胖子说盖章的事总是推说过几天。工地已经开工,催得紧又怕惹人烦所以一拖再拖到现在章也没盖上。老杜他们也一样,看来吴胖子是故意的,给大家下了个套。

老杜又提议去工地堵门或者爬塔吊。但是现在工地停工,所有工队都撤了只剩几个保安在,不用堵门都锁着呢。爬塔吊更是个技术活,有人爬上去还得有好多人在下面起哄配合才能造成影响。工地偏避外面又冷附近根本没人,就这几个人爬上去没人理会半小时冻的自己都下来了。

还有人出了几个主意,一商量都不可行。大家只好继续等。又过几天会计小张也不见来公司了,大伙连公司门都进不去,打电话给小张才知道已经放假。几个人无计可施只好把吴胖子祖宗八代骂了个遍,约定一有消息相互告知,无奈散去。

两手空空回到老家的李涛,面对等工钱过年的老乡们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口说继续欠下去的话。和老婆商量后,夫妻俩分头找亲戚朋友挪借,又贷了一部分高利贷,最后除了几个关系好的工人表示不着急之外,其余的总算给人清了。


过完春节听说工地开工了,李涛赶紧又跑去兰州找到公司,但是小张告诉他吴总几乎不来公司,所以守在这里也没用。打电话也一直被拒接,李涛只好去工地守。第二天傍晚,李涛被几个不明来路的人暴打一顿,头上也挨了一砖,血流如注。那帮人打完后跳上一辆没牌照的车扬长而去。民警来问了情况让先去医院包扎伤口 再去派出所做笔录,最终不了了之!。李涛知道肯定是吴胖子指使人干的,但没证据。又守了几天依然没结果。身上带的一点钱也几乎花完,李涛只好又回家了。

借亲戚朋友的钱还好说,但高利贷的债主三天两头到家里来催债。父亲把自己辛辛苦苦攒的钱拿出来又把家里粮食卖了帮李涛还了高利贷。想想老父亲已经七十多岁,身体一直不好,这可是父亲以防万一的救命钱啊。李涛心如刀绞,别人的父母这把年纪都享清福了,而一生勤俭的父亲却因为自己不争气还得拖着多病的身躯起早摸黑出去打零工帮自己还债。每天想到这些李涛恨不得马上找到吴胖子宰了他。

此后李涛一直打听吴胖子的行踪,直到前天从一个朋友跟前知道吴胖子回了西安。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逮住了。

李涛边追边盘算着一会儿怎么跟吴胖子要钱,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拿起一看是女儿打的。

“爸爸,妈妈让我问你,今天能回家吗?妈妈说别和人吵架,多说好听的,能要回来多少算多少,以后再要。爸爸,我还和妈妈说了今年我不要新衣服也不要压岁钱,我等你回来陪我买个带小红花的发箍就好”

“好的宝贝,爸爸一会儿就回家,让爷爷妈妈放心,要到钱爸爸给宝贝买好多好东西”。李涛挂了电话,看了看手机屏,屏上就是女儿的照片。女儿今年才七岁,活泼,可爱,懂事。

唉,算了,只要能给,少给都认了。


这时吴胖子的车拐进了路边一个停车场,李涛紧跟上去。看到吴胖子走下车,李涛一把拿起菜刀藏衣服下跳下车追了过去。

“吴总,等一下”。

“小李,是你!你怎么找到这儿的?你想干嘛!”吴胖子瞪着李涛

“吴总,你能不能把那些工钱给我结了?求你了。”李涛央求道。

“现在没钱,拿什么给你!先回去,春节过后再说。”吴胖子有点不耐烦。

“吴总,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欠的帐每天都有人要,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求你把那点工钱给我结了吧,这样好不,我少要十万,其余的你给我,算你帮我了”。

“说了没钱,你听不懂人话还是咋滴!”吴胖子发火了,说完扭头就要走。李涛拽住吴胖子的衣袖“你不能走,今天必须得给我钱!”

“就你这样,有钱也不给你!你放不放手?放不放手?”说着吴胖子一拳打过来。李涛鼻子一酸,血流了出来。瞬间李涛心跳加快,喉咙发干,全身的血向头上冲去,冲的脑袋快要炸开一样。左手死死拽住吴胖子右手从衣服下抽出来抡起菜刀就向他头上身上砍去。血喷涌而出溅了李涛一脸。


李涛却只觉得眼前一片昏黑,昏黑中看到了身迈的父亲,憔悴的妻子,可爱的女儿…还有一个带着小红花的发箍…

 
  

作者简介 :
      杨海波:西安蓝田汤峪镇人,喜好文学,摄影,旅行。崇尚自然,个性。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