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丹水情韵小说】网虫宋奇

2017-03-15 21:4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喂——喂——”对方手机“嘟——嘟——嘟——嘟——”不停地连续响着,无人接听。
    高一(二)班班主任高大应非常无奈,虽然关上手机,但他又心有不甘。
    为什么他心有不甘,是因为事情紧急。他晚上去寝室查寝,发现宋奇没在寝室里,班主任高大应逐寝室查找,那里都没有人影儿。这可非同儿戏,他在心里思忖,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他想到了事情的严重后果,不敢怠慢,连忙往校长办公室方向一溜小跑。
    校长办公室在学校的西侧行政办公楼二楼,高大应穿过大厅,在大楼内靠北的楼梯间,抬腿就往台阶上跨,只听得“咚、咚、咚咚”的踏步声,震天价响,几乎整个大楼都在颤动。高大应急乎乎的上了二楼,顺着巷道没歇一口气还是小跑着。
    他来到校长办公室,门大开着。室内正好在办公桌前在书写着什么,看来并没有被高大应震天价地的响声所惊动,高大应踌躇了一阵,不忍心打扰校长,但是职业的操守,不得不举起右手,用微微弯曲着的食指、中指轻轻叩响办公室门边。“笃——笃——笃——”响了三下,校长对突如其来的叩门声,也有些深感意外。抬头一看门口立着的是一(二)班班主任高老师,满脸通红,黑黑厚厚的头发间还冒着热气,额头上渗满了绿豆大小的汗珠。
    校长有些诧异,急切地问:
    “什么事,把老高你急煞成这个样子了?”
    “魏校长,我还真有急事。”高大应气喘吁吁地说。
    “什么事?你尽管说吧。”魏校长关切的问。
    “是这样的,晚上我去寝室查寝,一(二)班男生寝室少了宋奇,没在寝室里,询问寝室里所有的同学,都摇晃着脑袋,说不清楚。”高大应一五一十向魏校长说着。
    “后来呢,找到没有?”魏校长有些着急的问。
    “我在学校所有寝室都查了个遍,就是不见宋奇的影儿。我感到情况有些不妙,马上来这里向你汇报。”高大应回答着。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出事了,我们谁都脱不了干系。”魏校长双眉紧锁,两道浓黑的眉毛中间,拧成了一个鸡蛋大的肉疙瘩。
    高大应从魏校长眉结的神态中,也从中嗅出了一丝不安和担忧。他曾经领教过面前魏校长是个说一不二、丁是丁卯是卯的过往。
    那时,魏校长也是任教一个班的数学兼任班主任。一次收学费时,发现一个学生悄悄拿走了他放在一旁的三元钱。他看到了是谁,但没有声张。上课时,他说是他粗心多找了一位学生三元钱,希望这位学生把多找的钱还给她。一天过去了,没有动静。晚上,他翻来覆去不能能入睡,三元钱不能算多,但是性质非同小可,如不及时教育,后果是不堪设想的。第二天,他悄悄把这个学生叫到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钱是多找给你了,你说是不是?”这位学生看看老师温和而又带着几分严峻的面容,低着头红着脸说:“是的。”并且把三元钱交给了魏老师。
魏校长说,当时他并没有强调钱是学生悄悄拿走的,更没有说钱是学生“偷走的”。学生也没有声明钱不是老师多找的,而是自己悄悄拿走的。
    从这件事的处理上,魏校长没有因为三元钱这件小事而姑息迁就学生,也没有因为教育学生而伤害了学生的自尊心。学生既没有“顶牛”,也没有因为交回了三元钱而怨恨老师。学生低下的头、涨红的脸说明他对过失的悔悟。师生之间就是这样心照不宣,谁也没有捅破中间像片薄纸似的“矛盾”。他达到了目的——教育学生;学生受到了教育——悔悟过失。
    学生也是人,他们有他们的人格尊严,尤其在伙伴面前,他们的人格尊严表现得尤为强烈。所以他在批评、帮助那些有过失行为的学生时,头脑冷静,讲究艺术。其中有一点最重要,那就是批评要个别进行,要给学生留有面子,搭个“梯子”,在老师的启发引导下,让学生发自内心地自己教育自己。
    魏校长沉思了片刻,眉头拧起的疙瘩,也放松了许多。望了望站在他对面的班主任高大应,叹了口气,说:
    “老高,你打算怎么办?”
    “我心里还没辙呢,主要是来请示学校领导,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是好。”高大应接着魏校长的话说。
    “这样吧!我看这也不是个小事。处理要慎重,你也不要在学生中张扬。”魏校长嘱咐班主任高大应。
    “嗯。那是一定的。”高大应点着头回应。
    “关键的是不知这宋奇究竟到那方去了,先在临江街租四辆面包车,一班人乘车去光长市,一班人乘车去隆兴县城,一班人乘车谷坊方向,一班人乘车去宋奇家住地华秦镇,临江街留一班人,分五班人马搞拉网式的搜查,重点对网吧、酒店、舞厅进行仔细查访。”魏校长像如数家珍般的,搬着手指一一安排。
    “好!校长这样安排英明,就这么办。”高大应非常赞同校长的办法。
    他们俩迅速消失在这茫茫的黑夜之中,分头去做准备去了。
 
 
    临江街的转盘路口,汇集了四辆面包车。因为是深夜,等学生晚自习下课后,学校临时决定,留了一个年纪较大一点的老师,看管全校一千多名学生,所有能调度的领导、老师学校都抽出来了。每辆车上挤进去了五名不等人数的老师,剩下来的五六名老师留在临江街。
    魏校长问了一下各辆车上的情况,清点了一下人数,见老师们都到齐了,连忙钻进第一辆面包车上,从副驾驶室窗玻璃伸出右臂,用力一挥说:
    “出发!”
    随即面包车启动的马达轰鸣声,穿透过暮霭,传向了很远很远。七八根车灯的光柱投向远方,交叉扫射着,形成了一片光亮的世界。大街上的人们驻足观望着,不知一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感到有些好奇,有的还在那里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
    去光长市,隆兴县城的面包车朝东方疾驰,一辆面包车朝南边的谷坊方向驶去,另一辆面包车是朝宋奇家住地华秦镇方向。
    特别是到光长市去的面包车,途径隆兴县城还要继续往东再行十多里路,进入崇洋高速公路收费站,往东北光长市方向行驶三十多公里才能到达市区,进入市区内宽阔的大街小巷,车子如流水般穿来插去,在茫茫的人海中寻找一个宋奇,真好像大海捞针一般,他们的车子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只要见到灯箱招牌上打着网吧,或者是酒店、舞厅的字样的,他们都要把车停在路边,车上除司机以外,其他人等都要下车,迅速走进店铺内问个究竟,查个仔细。尤其是网吧,他们都要逐台逐台电脑,逐台逐台游戏机查个遍,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直到天都快亮了,光长市整个市区像篦子篦头发一般,梳理了个遍,不说宋奇的人影,连他一根毫毛就没见着。看来宋奇根本就没有往光长市方向来。
    隆兴县城去的那班人马,也把整个县城查了个底朝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没见到宋奇的人。这也只能证明宋奇压根就没到隆兴县县城。
    朝南边的谷坊方向的老师们,一直穿行在深山峡谷崎岖的羊肠公路间,一直向前行驶了四十多公里,什么苏凉镇、长崎乡、廊苍乡也都挨家挨户进行梳理、查访也不见宋奇。
    留守在学校附近临江街查访的,也是一无所获。
    这三个方向查找的面包车无功而返,在凌晨五点多钟都陆陆续续回到了学校校园内。魏校长抓耳挠腮,在校园内来回踱步,少说踱来踱去不下于二十多个回合。他急呀,急得搓脚捻手,心中就像有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上面。这要是找不到宋奇这混小子,我们该是怎样向孩子家长交代呢?他在心里这样思忖着。淡定,淡定,说不准去宋奇家住地华秦镇方向的会有消息的。
    正在魏校长心有余悸、焦头乱额之际,华秦镇方向的老师打来手机:
    “喂!喂!老魏吗?”
    “嗯。是我,是老魏。你们这边是什么情况?”魏校长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放射出希望之光。
    “找到了!找到了!我们找得好苦呀!找了四五家网吧,最终在卢珊网吧把宋奇逮了个正着。”一位老师向魏校长汇报。
    “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魏校长在手机这头说。
    “我们带着宋奇,准备马上回学校”手机那头传来了回话的声音。
    “好吧,辛苦你们啦!不要着急赶路,慢一点,山路崎岖,把车开停当一点。”魏校长安慰对方的老师们。
    ……
    所有参加寻找宋奇的学校领导、老师们长舒了一口气,个个心里才算平稳了一些。
 
 
    宋奇被班主任高大应带进了学校政教处。他随高老师走进了政教处办公室内,高老师示意让他坐下来说。宋奇知道自己造孽深重,害得全学校的老师与他一样差不多一整夜未合眼,心里咚咚咚的像打鼓似的,又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但他又转念一想,死猪不怕滚水烫,反正我是案板上的一块肉,得任人宰割就是啦。他低着头,蓄着的“阿飞头”几乎把整个脸面都盖住了。
    可以想象得到,他在华秦镇“卢珊网吧”玩了一夜游戏没合眼,一定疲惫得很。微闭的眼睛,蜡黄的肤色,上嘴唇蓄着八字须,下巴上的胡子也黑漆漆的。穿着一件休闲黑色夹克,草绿色的锥子裤,脚上一双褐色网球鞋。
    他对高老师暗示叫他坐,并没有任何反应,既不吱声,也没有坐的任何迹象。只是呆呆的、木讷的立在办公桌旁。
    “宋奇——坐哇!坐下来我们慢慢说。”高大应老师再次提醒他。
    “嗯。嗯嗯。”宋奇极不情愿地挪着身体,侧着身子勉强在办公椅上坐下来。
    “你对目前的状况很不满意,想学习又学不好,白天想去打游戏,学校、家长又不同 意,你感到很烦恼是吗?”高老师一针见血的向宋奇指出。
    “是的。……”宋奇唯唯诺诺
    “你能具体谈谈吗?”高大应老师追问。
    “……”宋奇沉默不语。  
    “你读过什么书?对你印象深刻的书有那些?”高老师见宋奇沉默不语,转了个话题。
    “《三国演义》。”宋奇胸有成竹的回答。
    “能说说其中的人物吗?”高大应老师顺势问。
    “有刘备、关羽、张飞、曹操、诸葛亮、孙权、周瑜、黄盖、徐庶……”宋奇睁大眼睛,似乎来了精神。
    “能说说其中你最喜欢的人物吗?”高老师继续追问。
    “可以,我最喜欢关羽。”宋奇爽快地回答。
    “你对《三国演义》里哪个人物的描写印象比较深刻?”高老师步步紧逼。
    “是诸葛亮。”宋奇说。
    “我觉得你的记忆力是很不错的。”高大应老师不忘适时给予肯定。
    “我喜欢读的书还是记得住的。”宋奇轻声说。
    过了一会高大应老师问宋奇:你目前最想做什么?
    “打电脑游戏。”宋奇并不隐瞒,如实说出了自己的爱好。
    “玩过哪些游戏?”高老师又追问。
    “《星际争霸》、《红色警戒》、《帝国时代》……”宋奇根本就没去想,随口即出。
    “玩的怎么样?”高大应老师继续跟着问。
    “是我们高一(二)班玩得最好的。”宋奇回答。
    “你为什么能玩的这么好?”高大应反问。
    “我……说不清,”宋奇诺诺地说。
    “在玩的过程中,你有什么感觉?”高大应老师又问。
    “我非常开心,我有成功的感觉。”宋奇也毫不隐晦的说。
    “你经常上网玩游戏,家里爸爸、妈妈知道吗?”高老师转而问起了宋奇家里的情况。
    “我到网吧,曾经被妈妈觉察到过,也狠狠地批评过我,制止不许我上网吧玩游戏。”宋奇如是说。
    “那你这次出校门,跑回家上网吧玩游戏,天黑了,学校校门大门早就锁住了,你是怎么出去的?”高大应老师顺理成章的问起了宋奇。
    “……”宋奇又沉默不语。
    “你不说,我也猜想得到。”高大应老师说。
    宋奇本来是想把这件事瞒下去的,听班主任这么一说,见纸是包不住火啦。
    “是晚自习还没上结束,我就溜出了教室,见校门锁住了,不能出去,翻爬院墙出去的。”宋奇老老实实地说出了真相。
    “好吧!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你很好的反省反省这件事究竟是对还是错。”高老师深深地感到坐在自己面前的宋奇,一而再再而三不假外出,多次单独找他谈话,就是累教不改,很是有些沮丧。已经在心里想好了注意,等与宋奇家长取得联系后,把家长叫到学校把宋奇交到家长手里,再也不想留宋奇在学校了。
    宋奇听班主任这样一说,连忙站起身来,准备迅速离开。当他将要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被高老师叫住了。
    “对了,把你爸爸的手机号码给我报一个。”班主任高大应说。
    “我爸爸不在家,他在安徽打工。”宋奇回答。
    “那你妈妈的手机号码呢?”高老师又问。
    “妈妈也不在家,她在北京家政公司打工。”宋奇说。
    “那你现在回家住在哪里?”高老师问。
    “住在我舅妈家。他们的手机号码我没问过,也不知道。”宋奇说。
    “那你先走吧!”高大应叫宋奇回教室上课。
    宋奇这才转身迅速一溜烟的跑走了,高大应望着宋奇远去的背影,脑袋摆得像拨浪鼓似的。

 
    宋奇妈妈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后,不敢怠慢。迅速向北京群英家政公司领导打了请假报告,领导听她说的情况后,也是非常同情,当场就拍板准予请假。
    她赶往租住地收拾好随身带的衣物、日常用品,连忙往火车站赶。算她运气好,很顺利的买好了北京开往光长市的“和谐号”特快列车。开车时间是下午三点四十分,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离上车时间还有三十多分钟,提着行李包,一件外套搭在左边的胳膊肘上,手里捏着买好的火车票。进入到候车厅,顺便找了个空座坐下来,大厅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谈笑风生。背靠背排列着活动座椅,共七八排。座位上有看书的,有躺着打烊的,但绝大多数都是低头族,拿着手机玩着游戏。
    她坐了不到一刻钟,候车厅顶的喇叭响了:
    “旅客同志们,北京开往光长市的D319次列车马上就要开始检票了,为了各位旅客旅途愉快,请您收拾好自己随身带的行旅,带好车票,到进站口排队检票。谢谢大家合作愉快。”
    宋奇妈妈随着进站口排起的长队,缓缓地流向检票窗口,检好票后迅速走向站台从一排阶梯下行,来到了一列火车跟前,又拿着车票看了看车次,一看不错是D319次列车,再看车票是06车08F.她现在面前看到的是09车厢,又往西依次找,来到了06车,从车门进入了车厢内,找到了08F座位坐下来。没多大一会儿,火车启动了,由于她平时工作比较辛苦,一下子就打起了瞌睡。这一觉就睡了近四个小时,当她醒来一看,火车已经到了帽蔺这个地方,这里是光长市的近邻,估计还不要一个小时,火车就马上要到光长市。
    看车窗外夜幕拉下来了,远处隐隐约约看得见星星点点的灯光,光亮穿透周围的一排排胡杨林一闪而过。忽而又钻进到一个长长的隧道,除了车厢内的明亮的灯光,窗外黑乎乎的。火车约莫在隧道中穿了十多分钟,才出了隧道口,远处是黛色的乳丘,丘陵沟壑旁的有星罗棋布的农舍,从农舍窗口射过来的微弱的灯光。
    她正在注目这些美丽的夜景。车厢内的广播响了:
    “旅客同志们,D319次列车马上就要到光长市了。光长市是一座著名的旅游城市,是巴楚文化的交汇融合的地方,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素有巴蜀之咽喉……”
很显然,多不过四、五分钟火车就要到站。宋奇妈妈从车厢座位上方的货架上取回行旅包拧在手里,起身站在了巷道里。
    “旅客同志们,D319次列车已经进入光长市火车南站了。请您携带好自己的行旅,注意检查手机带上了没有。下车时请自觉排好队,依次下车,不要拥挤,注意安全。谢谢合作!”
    车停稳了。宋奇妈妈拧着行旅包下了车,随着推进涌出的人群,走到了出站口。远远望去,车站上人山人海,传来了阵阵欢声笑语。宽阔的广场四周矗立着一幢幢现代化大厦。
    她没多停留,径直赶到了火车站旁的客运站。还好最后一趟开往华秦镇的客运车马达已经启动,马上就要开走了。宋奇妈妈见车头前的挡风玻璃上挂着的牌子上写着“光长市←→华秦镇”,她也没多问,不管三七二十一,爬上车再说。
    她买好车票,靠客车左边窗口的座位坐下来,客车喇叭一声长鸣,迅即驶出了车站,进入到热闹的市区,还好在道路上之等了两个红灯,其它都是一路绿灯,出了市区,客车在群山峻岭中的公路上蛇形穿行。消失在了那茫茫的群山之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