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秦方言小说】父亲的心思

2021-03-26 22: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李鼎谢过民警,从派出所院子往出走,看着身旁并排走着的父亲,心里是五味杂陈。    就在刚才,民警对正在谈话笔录上签字的李鼎说,“兄弟,叔报警说,他被软禁了。我们出警到你家,叔在客厅里看电视呢,他就不改口一直说,是你把他软禁在家里的。我看就是闲得慌,要不你看看叔是不是抑郁了?多陪陪叔。”又转身对坐在一旁像无事人一样的李鼎父亲说,“叔,你儿子对你好着呢,就没有软禁这回事,跟你儿子回去,好不好?”
     一小时前,李鼎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火急火燎的从单位奔过来。此刻,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父亲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这让李鼎哭笑不得。
     母亲过世后,李鼎接父亲进了城。平日里两口子上班,娃上学,父亲一个在家。大部分时间父亲都在家看电视,风和日丽时,父亲会出门去,在小区里转悠。
     有一天,父亲在小区里看见一位大妈穿衣妖艳,把嘴一憋,说“老黄瓜刷绿漆,装啥嫩呢!”当大妈从他跟前走过时,只见父亲“呸!”吐了一口唾沫。路过的大叔看见了,说父亲脑子有毛病。父亲说人家大叔“管闲事,胡骚情,护啥短,难道她是你老婆!”大叔说,“人家骑驴呢,压了你的脊梁杆子?”这样你一句他一句,俩人竟然吵起架来,父亲甚至有动手打人的架势,让周围的人给劝住了。结果那天晚上,大妈的女儿找上门来,非要父亲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下班回家已经是一身疲惫的李鼎,给人家又是赔理又是道歉,好不容易,才把大妈的女儿劝说回家。
      李鼎家里的阳台上,养了许多花花草草,媳妇视它们如自己的生命一般,浇水施肥从不含糊。尤其那君子兰的叶子,绿油油的发着亮光,最得媳妇喜爱。一天在家待着的父亲,不知咋的,竟用烟头把君子兰的叶子烫了一溜溜、成十个窟窿眼,气的媳妇在李鼎跟前痛哭流涕,看着梨花带雨的媳妇,听着她的数数落落,无奈的李鼎只能给媳妇陪笑脸,连哄带劝说,最后给媳妇发了个红包,算作赔偿损失,让媳妇买盆新的,媳妇的脸才由阴转晴。
      一回,儿子贪玩没有完成作业,媳妇发现后就开始教训儿子,父亲站在远处说,成才的树树就不用扩,还不停的打岔,问个这要个那。气的媳妇打儿子下手比往常更凶,罚的更重。完了媳妇后悔把儿子打重了,抱怨说,都怪多事的父亲。
     李鼎越想越心烦,拿出手机刷刷抖音解解闷。
     突然看到抖音里说:一个老人,每天在湖边钓鱼,他的钓竿上没有鱼线,也没有鱼饵。过来过去的人,看见他这奇怪的举动,都会停下来跟他搭话。一个记者知道这件事情,采访了老人,问,这是为啥?老人说,钓鱼不挂鱼线和鱼饵,人们就会觉得奇怪,就会主动过来跟他问话,他就是寂寞,想找人说话呢?
     李鼎恍然大悟,原来父亲不正和钓鱼的老人一样,因为孤单寂寞没事找事呢嘛!
     李鼎带着父亲来到公园,春天了,到处都是柳绿花红,白云飘在蓝天上。平静的湖面上,几只鸭子悠闲的在水面上嬉戏。李鼎觉得自己好像几年都看见过这么美的景色了。跟父亲聊天,父亲的话匣子打开了。
     父亲高兴的说起村里的人和事,说起母亲在世时的事情,甚至还说到他不喜欢城里,想回农村的老家。父亲的脸上是久违的阳光灿烂。
看着湖里倒影的朵朵白云,想起父亲以前在农村老家,跟交好的叔婶们在一起的欢乐、自在和畅快。李鼎心里想,把父亲接进城来,自己觉得是对父亲的孝顺,父亲为啥不高兴呢?父亲要的晚年幸福到底是什么?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