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西部文学 >

[碗泉歌 散文] 秋雨其实是一种心情

2015-09-16 19:5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秋雨“沙沙沙”下个不停,小城已不见秋老虎的尾巴,烦闷的暑热已成过去,秋的季节来到了,躲在水中,藏在山中,蛰伏在空调下的人们,一下子活跃起来,熙熙攘攘一齐拥向街道,逛公园、跑商场、进农家乐,全洋溢在幸福之中。
       一场秋雨一场寒,早晚温差已经增大。初秋,凉爽惬意写满人们的脸上,唐代诗人王维的《秋夜曲》描绘地淋漓尽致,“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经历春的萌动,夏的炙热,少妇的情怀犹如秋的淳厚。
       秋风阵阵,秋雨绵绵。中秋时节,月正圆,花正好,酒正浓,对月思念、邀月团圆,美好总在人间。宋代文人苏轼无人超越的名篇,醉了多少文人墨客,“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气势豪迈,气吞山河,使得我经常与诗人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作比拟,一样的超然,一样的浪漫主义情怀,我拙想,若二人同处一个时代,会不会“以文会友,对酒当歌”?
        随着当今社会风清气正,中秋节、国庆长假,人们已少了变味的月饼、迎来送往的干扰,到也安心享受中秋节本色的温馨,城里人或回父母家中团圆、或举家出游、或陶醉于微信中,心静了。
       秋天,庄户人迎来一年丰收的季节。“八月桂花香,九月菊花黄”。秋蝉声声,荷美蟹肥。瓜果飘香,米谷上场,核桃满瓤,稻谷堆满仓。小时候,就听老人讲,秋天“包谷吹了胡须,苹果涨红了脸,高粱笑弯了腰,辣椒红了墙。”又有“稻谷堆得圆又圆,社员蹬垛上了天,撕块白云擦把汗,对着太阳抽袋烟。”的俗语夸张。
      深秋的季节,秋雨淅沥,层林尽染。秋雨走遍城里的大街小巷,乡村的屋舍良田,沟壑小溪,雾起大地,霜染丛林,白莽莽一片,虚无缥缈,好似白沙帐。经过秋雨的漫淋,大自然色彩斑斓、五光十色的“秋色美景”,多少登山爱好者和游人如醉如痴。
      秋风秋雨愁煞人,总有人言秋,情绪低落。秋凉了,落叶了。但正如作家贾平凹先生的散文《落叶,欢乐时须尽欢乐》一样,大自然的循环往复,预示着新的生命的诞生。
      近读作家厉彦林先生散文《乡间秋雨》,一种淡然,一种豁达涌上心头。
      秋雨、秋色、秋景,从儿童时代到现在,年年经历,只是我们随着年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感受、感知也在不断变化。这就是秋雨的魅力。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秋天是承上启下的季节,人生从少年、青年、中年、到老年各个阶段何不如此呢?
   “  春天过去不是秋,何必为年龄来发愁?只要在秋霜里结好你的果子,又何必在春花面前害羞?”秋天正像人生中年一样,褪去青春年少的羞涩,等待收获成熟的未来。
       如果,人生是一本书,中年才翻开书卷阅读的中篇;
       如果,人生是一棵树,中年才枝繁叶茂、果实累累;
       如果,人生是一出戏,中年才进入情景叠韵的高潮。
       秋雨其实是一种心情。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