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文化资讯 >

【赵华奎诗歌】一个人的战争(组诗)

2019-07-03 09:3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烈焰

夜色伏岭
时间呈天文和作战两种形态,匀速行进
沙盘、地图和指挥平台
在同一频道上
部署千军万马,输送粮草辎重

青纱营地挑起的灯火
像一束又一束锐利的目光
阵位之上
卧伏的火炮和战车,都是我沉默的兄弟
体内埋伏着粒粒火种

这个时刻,我站在300高地
借助一架夜视仪透视着远处的山体
也借助几枚照明弹,突破黑夜的围困
动荡的心间
早已打响了一个人的战争

就像一朵朵烈焰
在大地的眉梢滋滋灼烧,肆意漫延

◎隘口

我写到大漠、关山和箭镞
一抬眼,就看见将军驾驭一阵秋尘
八百里急书
比北风率先抵临城下
白云千朵,被天空过早地虚构成饰品

长河在记忆中悬起,又从记忆的断崖处
直泻而下,向历史的深渊飞奔
打开结满厚尘的线装书
我仍能翻出一朵有象征意义的浪花

再次写到落日下的烽烟
当它比语言更瘦时
灵魂就将出现乱码,在身体的版图上
横冲直撞
如果你读不懂我的目光,你就不会受伤

而有些人,自始至终都在生活的隘口
把关,抵御人间洪流
像一扇石门
执行着大地私自下达的一道命令

◎雷雨

闪电撕裂天空
像一把斧子,劈开人们心间窝藏的石头
雷声是这个季节的英雄
用一句句震响,催赶着大地上匍匐的梦

善于借势的雨水
把人间当作任意驰骋的疆场
每一条雨线,都是它射击的弹道
每一株草木,都是它眼中的目标

一些人用语言挖掘的河流,又被语言
开拓成一片汪洋
而另一些人却如舢板,在急流中飘摇
惧怕陷入深深的漩涡

只有我还在他乡的岸边,举伞行走
被河水吞没的倒影里
我无法分辨自己,是否还能
用一截脆硬的肋骨,测出内心的降雨量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