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文化资讯 >

【杜杜诗歌】话别2020

2020-12-31 19:5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致——2020”。  “再见——2020”。
    如果说“致”,那不过是一种对过往的礼貌。舞文弄墨的人首先得学会一个“尊重”。他先前为之挖空心思的,赋予生命的,给予灵魂的那一日日,他不能够不屑。他首先得相信自己,然后才能相信自己笔下的喜怒哀乐是发自深省的。从执笔到相信自己说的话,那是把一颗外在的,时时都想狂妄自大的心收敛起来,并低到尘埃里去。可要说“再见”,实在又有些难为人。跟什么再见?要再见的人早已不见,要再见的事年年重现。那么跟自己再见吧,是跟过去的一尊雕像吗?新的一年不过是又一次的灵魂出窍,带上同样的愿景——阳光、空气、水,至于人的祝福年龄越大往往越无福消受。    人初到中年,总有一种“安史之乱”的惶恐,我称之为“杜甫现象”。“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首先头发白了、脱了,满腔的热血还未燃烧,就要冷却了。常常是看着眼前的热闹风景,却不自觉得想到“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悲来。即便没有名人、伟人大起大落,跌宕起伏的人生轨迹。可行如“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里面爬满了虱”,那种痛痒难耐,又说不出的龃龉,也着实蚀骨焚心,难有一日的畅快。长大是容易的,成熟却始终不易。
    一个在你面前始终能够淡然,平和,并散发着善意的人,你不会知道他是经历了一番怎样的痛苦挣扎而最终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然后去经营它,他明白这一切与这个社会,与这个社会上的任何人都没有任何的关系。像一枚果子的生长,大家最终品尝到的只是它的香甜,对它的经历却一无所知。即便是美味,也不能长久的占据我们的味蕾。所以我们必须学会肃然起敬,对任何一个正在闪光的生命。
      学会欣赏,学会赞扬,是让我们更加能够心平气和,化解戾气的唯一方法。我们始终愿意心中布满丘壑,却不愿面部呈现沟渠。一个人能够看见自己在老去的路上,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因为你不会再乐极生悲,也不会怨从悲来。失去的青春,为你打开了一扇360度无死角的天窗,让你窥见人性的秘密——残缺,是永恒的失败。诚如快乐、悲伤仅仅只是一朵花上的一瓣,一棵树上的一叶。长久而能幸福的活着是放眼目之所及之处。
     这一刻不快乐,我们把目光投向下一刻。今天不快乐,把目光投向明天。命运多舛而大起大落的人活得潇洒自在的比比皆是。最喜的是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中所言:“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虽述报国无门,壮志难酬,衷肠难诉的情怀,但读来那散发着浓浓的烟火气息的味道无不宽人心怀,遣人怅惘,姑且也已此篇自嘲。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