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业界精英 >

【珊瑚树散文】老家

2015-09-07 14:5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老家本来就是家,只是因为自己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安乐窝,才把家称呼为“老家”。刚开始还不习惯这样的称呼,总觉得叫起来别扭,视乎和父母生分了,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后来的一件事情,使我不得不经常使用“老家”这个有愧疚感的名字。
    有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找我,我们在学校时关系很好,经常钻一个被窝,几乎形影不离,由于我在外地工作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一日他要来找我问我在哪里,我就随口说在家,你赶紧来我们多年没有见了,弄上一壶酒,于是让母亲做了几个家乡小菜,焦急地等着。过了好一会同学电话打过来了,说话的口气变的很生硬说我变了,不认他这个老朋友,明明没有在家,却说在家,害的他白跑一趟,说完不由分说挂断了手机。我也纳闷,你根本没有来就说我没有在家真是的,冤枉好人。直到临睡的时候和老婆通电话,老婆告诉我有人找过我。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怪我没有给同学说清楚。
        这件事以后,我只好把家称之为“老家”,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新家和老家其实都是家,只不过一个是生我养我的家,一个是和老婆建立的小家,父母给了我生命,赤裸裸的我就降生在这个贫穷却充满幸福的家,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爷爷奶奶的无限关爱,父母为之付出无数心血,都围绕着这个家,直到爷爷奶奶相继离去,我建立了自己的新家,它在不知不觉中,无可奈何中就变成了“老家”。
        慢慢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老家的次数就变的少了,孩子长大了上学了,家庭琐事就多了,看孩子的次数就多于看父母了,慈爱的父母也没有责怪我,时不时地打电话告诉我老家的桃树开花了,杏子熟了,葡萄熟了,苹果熟了,又下雪了。这时候老家的一切只能在父母的电话里展现,在我的梦里出现。遥远的老家不管我回不回去,它都在哪里伟岸地站着,父母都会盘腿坐在土炕把我念叨着,只有儿时栽种的那颗杏子树,迎着风雨烈日,时时刻刻在告诉我回家的次数少了。

        老家,其实不在于家,而在于给我无私爱的父母,他们为了给我减轻负担,一直在默默坚守着“老家”这片阵地。每每想起老家,想起年迈的父母,心就陷入了无限的愧疚之中,我愧对养我的老家,愧对生我的父母。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