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业界精英 >

【王宝成散文】酒徒孔保尔

2019-01-02 21:4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翻译家孔保尔先生好酒,隔不几天打来电话:该喝酒了。
提起喝酒,急不可耐似的,刚通知,马上命人赶赴某地,那种亢奋,难以自抑。
常常凑不够一席,急得什么似的,两手摊开,埋怨道:这么好的酒,竟没人喝!
实在找不到人,不惜降尊纡贵,唤来几个八零后,与童子三五人闹腾起来。
第一杯,碰得叮当响,说一声“见面高兴”,酒席开始。
好酒的人登徒子居多,七八人甫围定,有人就问:怎么又没有长头发?长头发指女人。酒酣耳热之际,若有一两个身穿葱绿色长裙的吴娃陪侍身边,就不会有人问“何以解忧”这样的村话。酒汗淋漓的男人间,一副静若处子的神态,两只睛盼分明的大眼足以让人销魂。
孔先生每在夜深人静时发微信,群发,一发就是一系列,大多是美女。他的微信搞得人心乱,空受其惠而实不至。“出见繁华盛丽而悦,入闻夫子之道而乐,二者心战,未能自决。”道德先生也难过此关。常有人问:这些美女是哪里搞来的?孔先生笑而不答,很有城府的样子。
突然一天,这些微信消失了,一个美女也看不到,大家有些不适应,见面就问:怎么不发美女了?
孔先生就是这样一个有秉持的人,说发就发,说不发就不发。
接着说酒。
孔先生对酒的态度也是妖而不冶,好酒,但很少为酒所困。
和他的健谈一样,有时滔滔不绝,妙语连珠,有时闭嘴不语,独自享受盛宴。
孔先生大快朵颐的情形,是可以给口腹不佳的人治病的。他旁若无人的转着菜盘,直向昂贵的佳肴下箸,大口饕餮,丝毫不放过任何一味。每看到他神情专注,苦吃不已的神态,都使人为他捏着一把汗,没见过比他更能吃的主儿。
孔先生上辈子一定是饿鬼,对美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渴求。他看到一盘心仪的美食上桌,自然流露出的欣喜,简直带有几分色迷迷。我想,这人无法救药了。
接着说酒。
孔先生常常声称,前不久又喝醉了,喝了足有八两。每当他这样讲的时候,大家就瞪起诧异的眼光,像看怪物一样看他,因为没人见过他喝醉,都想亲眼看看。
孔先生善喝文酒,每杯酒只注其半,就这半杯也偷懒,喝不到底,人家责他贪腐成风。一般酒仪,桌上人都要轮番敬酒,表示愿与对方交朋友,孔先生没有这份雅兴,他是不敬酒的。这不表示他倨傲,也不表示他道行深,好像也表示不了什么,他就是没有这个习惯。有时也站起来,郑重宣布自己要敬酒。他要敬的对象要么是“伟大的某某某”要么是“亲爱的某某某”,仅此而已,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见。
一个对酒如此悭吝的人竟声称自己经常喝醉!
孔先生一不小心失言,常常惹起众怒,把自己陷于危地。在集体意识的促使下,大家合起伙来,捉对灌他酒。这样,孔先生夸一次口,就真得醉一次。醉酒的孔先生一脸无奈,面部松弛,却也不忘对人笑,笑眯眯的样儿一如卸了妆的老妇人。大家不明底里,他之夸口多属这种情况。已经很长时间,他不再说孔乙己曾经阔过之类的话。
酒是孔先生的朋友,他敬为上宾,他与酒的关系十分缠绵,近乎暧昧,但也动不越礼,近而不乱。
酒是孔先生苦苦依恋的情人,他以酒为媒,结交了一些当途势要,也结交了一些不得志的文友。喝着酒的孔先生是不谈文的,他大约认为喝酒时谈文学是一件不适宜的事。路遥曾骂了一句,狗日的文学,狗日的文学害孔先生不浅,故而他避而不谈。
喝天下酒,交天下朋友是孔先生惬意的事,故而他看见人比看见酒高兴。
任何事在孔先生眼里都可以酒的名义解决,他喜欢大家围炉而坐,春意满室的氛围。一桌人端起酒杯,郑重其事地样子仿佛结党。酒至兴处,三三两两对饮的情形又仿佛酝酿一件壮举。每此时,孔先生局坐一隅,有滋有味地欣赏。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酒当与好人共之,虽然孔先生酒力不胜,然而这份情怀远胜杯中物。好酒,好茶,好女人都应该共同分享,这是孔先生朴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很少见到孔先生携妻赴宴,如夫人不出场,不表示他金屋藏娇,实际上他对女人有一种酸葡萄味觉。在孔先生感染下,酒友们恍惚也都无家无室,江湖浪人一般,两肩托一首,双臂夹一身,出门就是自己,出门就是天涯。酒友中偶尔有携妻赴宴者,大家都会表示出不屑。
周末想和家人静静吃顿饭,冬至想和家人包顿饺子,当你这么计划着的时候,孔先生电话来了,他是决计不让你安静的。孔先生不愿做家庭小男人,我们也不愿,毕竟这个世界属于我们这些老男人的快乐已自不多,朋友与酒就成了仅有的依恋。杯觥交错中,一群老男人相继进入迷狂状态,谈天谈地,谈美女,唯独不谈自己。谁都可以是谈话对象,唯独自己不行,谈自己觉得羞愧。人可怜到一定程度,就会无我。
兴奋与落寞相形,快乐与孤独相伴,多情与失落相成,酒能提供人的,仅是春风一度,良宵一会,曲终人散,剩下的还是自己。孔先生喜欢酒后夜行,我也喜欢,黑黢黢的大街上,只有我们两人踽踽穿行,一直走个不停,好像要走到黑夜的尽头。
作者简介:王宝成,西部文学作家、西安市作协会员、签约作家,著有《史记札记》《三余堂随笔》,曾在《延河》、《各界》杂志及多家报纸发表过百余篇散文、诗、词等。好史书,须臾不可离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