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艺苑名流 >

吟爱咏情真男儿 ——读洛沙《情理诗歌》集

2015-03-19 15:16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吟爱咏情真男儿
——读洛沙《情理诗歌》集
  
     “诗”与“爱”都是“情”与“理”的化身,一个是艺术之情理,一个是人性之情理。诗人都是从艺术灵性的体验中,寻找“诗”与“爱”的踪迹,从个性的真善美中,提练“情”与“理”的逻辑。反复诵读洛沙的诗集《情理诗歌》,随处都感到一种强烈的挚爱在喷发,一种悠扬的激情在奔放,一种深厚的哲理在欢唱;让我更加确信,“爱不需要理由”,只需要真心真情;诗是情的产儿,诗不需要制作,只需要“知心话儿溢满腔,恰似春雨吟风流”;让我更加感悟,情是诗的生命,理是诗的灵魂。唯有情让诗意盎然,唯有理让诗意深沉。
反复诵读洛沙的情理诗歌——他的诗是不由得人反复诵读的。我虽未见其人,但通过反复诵读,仿佛与久违的故人互相对话,油然与他真切、纯情、清朗、绵邈的精神世界相往来,与他灵性的、阳光的心境相融通。面对诗集散发的真诚而饱满的生命领悟与刻骨铭心的爱情体验,我面前突兀挺立一个吟爱咏情的真男儿!
       我一贯认为,真情是美德之根,真情是人格之魂。鲁迅说过,“无情未必真豪杰。”但丁也说过,“爱是美德的种子。”不管是作文赋诗,还是做人做事,动真情才是力量的源泉,爱心才使人性的向往与憧憬升华到至善的崇高境界,有了爱才会有一切。伟人毛泽东对妻子的热爱就倾诉于《贺新郎•别友》之中,“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已吾和汝……重比翼,和云翥。”夫妻志同道合的恩爱所产生的力量,“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挚爱之情,无与伦比。以诗深情慰知已,壮志励骄杨,爱得气势磅礴,情能比翼冲天。这种豪放中婉约动人,泪别中豪情万丈,正是革命家的人格与精神境界的自然写照。同是诗人的普通人,只要情真意切,一样能抒发类似的情怀。洛沙《爱你》中吟道:“我只有把你藏在心房/让你化作一座美丽的山岛/我化作涧溪/生生世世/围绕着你流淌……倘若你是云/我是风/环绕着你的笑客/世世生生/相依相恋在云层中……”这不是一般的山誓海盟,而是从肺腹流淌出来的真情与遐想。在《我们的情义》中,洛沙吟道,“时光有尽/我们情义无尽/我们相互追逐/享受着爱的慰籍/任何物体也接近不了我们……我们的情怀冷暖/随着风儿飘逸/在相约的地方交融/相互倾诉着牵挂/互相珍惜着情义/共同说出一句话/今生不分离。”这样直抒胸臆的表白,精神对等的默契,相知相守的情义,言语纯粹而自自然然。这种清清淡淡中透出鲜活而率真的质地表达,某些心底委琐龌龊而又贪色狂放之徒,永远也不会触摸到爱的清纯,也永远作不出这样摆脱一切俗欲的纯粹诗句。洛沙的情诗在器局、豪放与大气上,当然不可与《贺新郎•别友》的境界相比。但在情真意切与心灵感悟上,却有着一个真正的男人有情、有义、有担当、有操守的共同人格与情怀,有着作为诗人对情爱忠诚执着的共同希冀。诗人总是以自己的心灵体验来抒写情怀;以抒写情怀,来融铸人格。只有饱拥爱心,才能挺起人格的尊严。这应该是做诗与做人一个规律。
       中国文坛,从来有着“是真名士自风流”的传统与佳话。陕西作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赵熙兄,在读了洛沙的诗集后写道,“纵览这一册多为‘寄情’的诗作,有一个字即可打动读者,产生共鸣,这便是‘真’,真情实感。”著有十部长篇叙事诗的《延河》文学编审雷乐长兄读了洛沙诗集后,赋诗赞道,“洛神怜才赋灵性,心源开处绽莲花。爱洒黄土尽情愫,草落诗笺织云霞。”我反复诵读洛沙的诗,感觉与他们灵犀相通,所见略同。洛沙正是一位“是真名士自风流”的真人。读他的诗,我总是被其中的真人生、真性情、真感觉、真思想被感染、被吸引、被撞击、被启发,常常发生自愧不如的心灵震颤。古今中外的真名士、大文豪抒写爱情的诗词歌赋,无以数计。洛沙作为业余写作的当代诗人,在这一前人写烂后人还在写着的亘古话题上,依然写出了自己的新体验、新视觉和新发现,开掘出了新的意境与哲理;体现着一种对人的精神心理的温暖与关怀。在他的笔下,爱如春声,爱如茶香,爱在竹筏,爱像路灯,爱如冰凌,爱如流水,爱如春情,爱如鱼水,爱如海韵琴声,爱如春雷阵阵、牛犊撒欢……山川河流、花草树木、春夏秋冬、人间万事万物,在他的诗句里,都赋于了爱的意象,情的寄托、思考与哲理。《花为媒》《你知道什么是爱》《情缘》《沙苑情怀》《雪融花》《你我有缘》等篇什,一篇篇读去,你会感到絮絮衷肠,款款情话,绵绵情意与勃勃诗兴,跃然纸上;你会被脍炙人口的美妙诗句和情到痴处浮想联翩的风流韵致所折服;你会受到诗句的物趣、艺趣、情趣和理趣的熏陶。我深深感到,洛沙不仅是一位草根诗人,而且是一位情感专家。
       汤显祖曾吟道,“世间只有情难诉。”诗尽爱情,感天动地,固然不易;而诗诉爱情,让每个不懂诗的人也能迸然心动,更是不易。因为生活本身就是诗,爱情本身就是诗。凡经历过恋爱、婚姻、家庭生活的人,都各自有着心知肚明,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情感、情绪和心理履迹。诗人的艺术责任就是把人人心中皆有,而人人难以言说的体验吟唱出来,引起人们刻骨铭心、身感同受的共鸣与咏叹,满足读者这种精神渴望与需求。让笔落纸上,比火柴点燃更多的火焰,这便是诗的意境和审美价值。不是人人都能读懂李商隐、李清照、柳永、李煜等这些言情高手的古诗;但人人都需要读距自己生活近的、能读懂的现代新诗。现实生活的信息化、娱乐化、快餐化以及精神荒漠化,造成了广大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智力需求,与我们作家、诗人们远离生活而日益浮躁麻木、愚钝和灵感枯萎的矛盾,更为突出。有人甚至叹息,在以经济为中心的物欲横流的市场化背景下,是一个“非诗的时代”。为此,我们的政府与文学界不得不联手举办大型“长安诗会”的活动,来推动诗的发展。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一大批网络诗人,短信诗人的应运诞生和崛起,就成为人文发展时代的必然。读洛沙的诗集,让我为这一文化气象而精神振奋,欢呼雀跃。洛沙的诗传承了中国古诗言情的优良传统,注入了个人人生体验与时代气息;同时适应网络文学与诗创作的发展形式,使自己的诗作爱心与匠意结合,古韵与当代语流融合,诗的意象与具像恰切,语言表达上明快、浓缩、凝炼、便捷、清朗、含蓄而隽永,短小精萃,朗朗上口,便于转发传播。《秋韵》像一幅画,《牵着你的手》像一幕小品,《沙苑情怀》像一曲信天游,《深冬梅花开》像一则深情的日记,《如果失去你》像久别重逢的恋人的絮叨……每首都不乏灵性的体悟,精巧的构思。优美的韵律和独特的感受。他的诗让爱借着网的翅膀放飞,传播,风行,据说在网上正在火爆。有数十首被翻译成英文,有上百首被制作成音像朗诵或被谱曲成歌,点击量成千上万,成为网友们的偶像。
       诗人是人类爱的鼓吹者,是人们心灵的守望者,是人们理想的诉求与生命表达的歌者。在日今物欲横流,低俗、庸俗、媚俗盛行的现实中,在不少人陷于小三、二奶、三陪、一夜情等情感危机与权钱色的交易与诈骗的污浊中,多些洛沙吟爱咏情的好男儿,多些《情理诗歌》这样格高、纯正、清朗、明丽的诗作,给迷惘的心灵拨亮灯烛,为放纵无度的狂热洒一般清凉,让人们的良知觉醒,呼唤人生命的诗性,呼唤生活的诗意,让人们的心灵更和谐友爱,那么,和谐幸福的社会就近在咫尺。
                                                                                              2010年12月28日
方 越 原名巨德印,陕西日报社专家组编辑,作家、评论家,《西部瞭望》《源流》杂志副主编,有《生命之根》《圣爱歌》等著作行世。

 

(责任编辑:洛沙)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