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艺苑名流 >

“高路入云端 沿黄枣乡行”采风诗词五首

2019-10-08 15:12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01、七律~游壶口
几度此间无妙句,重游壶口雅怀开。
排空浊浪分岩壁,激宕岚烟漫壑台。
万里洪涛收仄隘,千翻湍瀑响惊雷。
终归滚滚东流去,碧海扬波不复回。


02、小重山~说道情
羽氅衔云天地行。妙心涵海宇、自澄明。手摇简板鼓敲声。源金宋、劝化万民听。
本是度苍生,却兼融俚语、更充盈。曲词唱尽世间情,愁和喜、終了意牵萦。


03、登唐王寨
晨起天光暗,悠然峁上行。
登临唐御寨,平望鬼方城。
无定如游蛟,丘原似卧鲸。
居高宜放眼,莽莽势雄宏。


04、七律~游碛口古镇有感
湫水冲沙堆二碛,惊涛骇浪罢行船。
宗宗货物屯圩埠,阵阵驼铃向赵燕。
今渡黄河寻旧迹,慢游老巷话从前。
黑龙古庙依然在,不见绅商奉纸钱。


05、江城子~枣乡感怀
酒筵过后坐山庭,月澄明,晚风清。几曲欢歌,唱罢意萦萦。何故人人多喜色?枝头看,枣丰荣。
忖思昔岁少收成。苦中情,泪零零。开放以来,新政助农兴。更有巨鹰舒奋翼,携桑梓,共蒸蒸。

张刚,1973年出生于陕西岐山,汉族。现为陕西省诗词学会理事;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教育书法研究会会员;西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西安市碑林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张刚先生主攻楷书、行书,擅诗文。其书法、诗词作品多次发表在《陕西画报》、《阳光报》、《西安晚报》、《西府名人》、《百合》、《陕西诗词》等报刊杂志上。曾入展“世界佛教书画展”、“渭水流韵书画展”、“诗酒墨香名家作品展”等。
 
张刚小传
文  霍忠义
张刚,名刚实柔。体格魁梧却性格温和,外刚内柔,形刚质柔,刚柔相济于一身。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张刚深谙其道。
其张者何也?练武术、玩太极;祭关羽,抡大刀;健身房,汗水抛。不可谓不张扬也!
其驰者何也?善经商、守信道;练书法,欧楷调;入协会,自执教。不可谓不弛缓也!
张刚生于岐山京当,比邻周原遗址。长期熏习,得周文化之精髓;从小目染,见周王国之重器。故而移居西安,经商而爱文。
张刚的朋友圈大,有武道、书道、茶道、商道,道道显现人道,谓首道!
张刚的朋友圈小,交老乡、交文人、交书家、交商家,家家只此一家,谓方家!
他走路四平八稳,不急迈一步。大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意!
他说话不急不躁,不忙抢一语。大有围困万千,我自岿然不动!
在大学授课,头头是道,深得学生欢心;
与朋友交往,侃侃而谈,确乎敞开心扉!
世间二三友,张刚不可少!
 
大隐于市耕砚田
文  李西岐

西安南稍门位于南北东西交汇的交通要道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此地有一处闹中取静的小院子,清寂幽然,绿树成荫,鸟儿在枝头上任性地歌唱着,跳跃着,怡然自若的样子。进入二楼的东头,有一间不太大的房子,地上放置着老板桌,皮沙发,茶海子,墙面上挂满了色泽各异的书法作品,这大约算是张刚先生的办公室兼书法工作室了。

西安曾是十三朝古都,历史积淀深厚,文人雅士云集,有趣的是城里城外的老板兼书画家为数不少,舞文弄墨者宛若过江之鲫,张刚先生也乐在其中。那么,怎样评价这种多彩多姿的社会人文现象呢?它是泥沙俱下的泡沫?抑或一种扎势的炫耀?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却没有得出准确的判断与结论。在我眼里,张刚心静似水的沉稳劲儿,以及身上铜臭味儿寡淡,倒是显得文人气儿十足,诗词歌赋样样都能操弄几下,太极拳亦打得行云流水,这足以证明此君与其他老板们的扎势做派还是大相径庭的。他有一首打油诗自嘲道:“从商偏又爱文武,天赋无多各三分。若是三道融一悟,便是十分自在人。”张刚年富力强,正处于事业与书艺双丰收的要紧处,进一步海阔天空,这就有了言说的由头与必要。

我是在一次书画笔会上偶然认识张刚的,他的书桌被围得水泄不通。我偏着头,悄然在一边仔细地欣赏。众目睽睽之下,张刚弯腰凝神,一笔一划地书写了四个大字“厚德载物”,方圆兼施,铁钩银划,稳健疏朗,力透纸背••••••哦!我不由得轻轻发出一声感叹,好字!君不见,眼下这一类撂地摊式的笔会随处可见,大多为装腔作势者东施效颦,俗不可耐,几乎极少能见到有如此深厚欧体功底的书家了。
欧体有中国书法史上第一楷书之谓也。他是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创作的一种楷书字体,其特点是方圆兼施,以方为主,点画劲挺,笔力凝聚,既欹侧险峻,又严谨工整,欹侧中保持稳健,紧凑中不失疏朗。张刚的学艺始于少年,与一般早慧的书家应该没有多大区别的,爱好加勤奋,聪慧且努力,以及长达几十年持续不断地努力学习,方才有了令人称赞的资本。张刚曾经告诉过我,他最初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见啥帖临啥帖,类似狗熊拌玉米棒子的节奏。而如此这般的书写效果,必然是要大打折扣的。而寻寻觅觅属于自己书艺的终极目标,这个过程既是漫长的,也是痛苦的。当他静下心来,终于在欧体中找到自信,并有幸得到当代欧体大家田英章先生的悉心指导,颇有点石成金,继而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意外之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三年多时间里便将欧体临写的像模像样,足以乱真。张刚是性情之人,他每秉笔心静似水,凝思静虑,必在圆正之间运足气力纵横重轻,四面停均,八边俱备,长短合度,粗细折中,自然备体,此乃最要妙之处。欣喜的是,我们在张刚着力为之的诸多欧体书法作品里,譬如《心经》《道德经》,既能感受到华夏千年书法正脉流传有序的严谨工整,又能体味到当代名家延绵不断探索的劲挺疏朗。

作为一家企业的老总,张刚先生要为自己家人和员工的衣食着想,他虽然要在企业的生存发展与书艺的提升拓展之间徘徊,并且找到合情合理的平衡点,双翼齐飞,一个也不能少。在我看来,张刚值得点赞的可贵之处是心泰身宁,永不满足,他能在一片赞誉声中时刻保持着清醒的警觉,彰往察来,穷尽要妙,业已成熟的真书依然,继而着力研习的草隶篆书依然,“中和之美”的儒雅书风,当是他不断追求的终极目标。  

张刚先生的聪慧之处在于天赋极高,且领悟能力强,又能舍得下苦功,临帖时常常专心致志,废寝忘食。他近年来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奋力追慕宋代苏黄米蔡书风的天真烂漫与沉着痛快,企望达到思逸神超和笔势纵横的大美境界。譬如,他临写米芾的《蜀素帖》《笤溪诗帖》《方圆庵记》,跌宕多姿,天趣盎然,颇见功夫。

元•盛熙明说过:翰墨之妙,通于神明。故必积学累功,心手相忘。当其挥运之际,自有成书于胸中,乃能精神融会,悉寓于书,或迟或速,动合规矩,变化无常,而风神超迈。古代的书家,无一例外都是满腹经纶的学问大家。张刚先生在习字之余,阅读经典,以增强自身的文化素养以及书法的“法外之功”,必将登上风景如画的更高山峰。

(责任编辑:海洋)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